笔趣阁 > 黑暗王者 > 第二十四章:孤独

第二十四章:孤独

        “小鬼,我看你能撑多久!”佝偻老者戴着一个墨绿色面罩,只露出一双阴冷目光,紧盯着工作台,手指按在弩弓上面,随时准备射击临死反扑的杜迪安。

        徒然——

        嗖!

        一道黑影从工作台后骤然飞出。

        佝偻老者本能地手指一按,咔地一声,弩箭弹射而出,短小箭矢飞速驰出,却没有射中那个黑影,而是钉在后方的木柜上。

        这时,那黑影落到了佝偻老者脚边,竟是雄黄粉瓶。

        他脸色一变,急忙抬头,只见杜迪安从地上猛地蹿起,却没有绕过工作台扑向他,而是转身跳到侧面的柜台上,两手胡乱抓取上面的瓶瓶罐罐,其中碰到几个瓶罐,掉落在地上磕破,洒落一地粉末。

        佝偻老者看得怒火中烧,这可都是他辛苦收集而来,并且精心研磨而成的实验材料,竟然就这么被打翻在地,他咬着牙,飞速补上弩箭,瞄准杜迪安。

        然而,在他重填弩箭的短短功夫,杜迪安已经再次缩回到工作台下。

        “该死的小鬼!!”佝偻老者愤怒得眼中几乎喷火,但几次的失手,让他对杜迪安产生了几分忌惮,并没有愤然持弩上前。说起来他自己都不信,可是他却实实在在地从这个小孩身上,感受到了威胁。

        “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佝偻老者望着弥漫在密室中,没有飘散的绿雾,目光阴寒如霜。

        “抓到了!”杜迪安抱着一个大玻璃瓶,里面是半瓶硫磺粉末,这时,他感觉到肺部的氧气越来越少,窒息地感觉越来越强,不禁脸色铁青,飞快地四处张望,寻找引火的火镰石,然而,佝偻老者的东西虽然摆放散乱,但附近却并没有火镰。

        “没有火!没有火!”

        杜迪安心中有些绝望,好不容易想到了办法,却没有火,徒然,他看到了头顶的影子,那是油灯映出来的,刹那间,他猛地睁大眼睛,望向油灯的地方。

        不偏不离,正好在佝偻老者的桌边。

        那油灯显然是他工作照明用的,挨得不远。

        杜迪安心中的绝望,顿时烟消云散,而这时,他感觉胸口已经要憋得爆炸开来,急忙脱下自己的内衫,将下摆打结,然后将大玻璃瓶中的硫磺顺着领口倒入,立刻有满满一内衫的硫磺粉鼓起,他咬紧牙关,生死成败在此一举,心中低吼着将内衫甩了出去。

        嗖!

        佝偻老者看着一大团黑影飞来,本能地再次扣动扳机,弩箭瞬间射出,射中内衫一角。锋利的弩箭瞬间穿透过去,钉在后方木柜上。而圆球一般鼓起的内衫却落向佝偻老者,他脸色一变,担心有诈,急忙抬手一挡,嘭地一声,内衫被他手臂挡开,恰好落在他手边的桌台上。

        嘭地一声,油灯被打翻,火芯随着打翻的油水燃烧起来,这油水流淌到内衫上,立刻燃烧起来。

        杜迪安早在听到弩箭钉在木柜上时,就抬起头来,知道佝偻老者一时半会儿没那么快填充第二支弩箭,恰好看到内衫燃烧起来,他脸色一变,急忙卧倒。

        嘭!!!

        猛地一声惊雷般的爆炸声响起,密室内顶上的木板垮塌出几块,大量沙尘流泻而下。

        杜迪安只觉前方的工作台被一股巨力掀倒,撞在他的身上,边角处磕在他的肋骨处,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险些昏死过去。

        这时他的闭气早已无法维持,虽然在极力克制,但还是吸入一股空气,充满腥味和硫磺的味道,那腥味跟先前闻到的绿雾异味一样,顿时脑海一阵眩晕,四肢酸软。

        这时,头顶垮塌的地方,冷风卷入,将空气中的硫磺和绿雾卷了出去,杜迪安瘫软地贴在地上,收紧胸腔,极缓慢地将空气一丝丝地吸入,先前的硫磺爆炸,将密室的绿雾也冲散不少,此刻又随着硫磺的尘雾飞入到外面,味道淡了很多,他贴着地面一丝丝地吸入,并没有再闻到那腥味。

        过了一会儿,杜迪安感觉勉强能够行动,立刻缓缓爬起,这密室已经被炸开,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完全垮塌,他可不想被沙尘活埋!

        先前的爆炸,将密室的油灯全都吹灭,此刻这密室就像荒漠中一个深坑,里面一片漆黑。

        杜迪安微微咬牙,借着微弱星光,摸索着走向那佝偻老者方向,一路上脚边磕磕碰碰,全是倒塌的木柜和桌子。他依靠先前记忆的距离和地形,很快摸到了佝偻老者所在位置,首先触碰到的是侧翻的桌子,他顺着桌子摸索过去,立刻摸到一团湿黏黏的东西,又仔细摸了摸,立刻脸色变得难看。

        那湿黏东西里面,竟有硬物,就像是骨头。

        虽然在黑暗中,但他却仿佛看到眼前躺着佝偻老者被炸得四分五裂的可怖模样,只觉遍地发寒,没想到这硫磺爆炸的力量如此可怕,要知道,这硫磺还没有被制成黑火药,之所以会加热爆炸,完全是「粉尘爆炸」原理。

        “我杀人了……”杜迪安心中微微颤栗,这可是一条人命啊,虽然他在这个世界见到太多残破和贫穷,以及扭曲不全的律法,但亲手杀人,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一时间,只觉这周围黑暗中,似乎有对方的阴魂,在看不见的背后阴冷地盯着自己。

        他微微哆嗦一下,咬着牙,心中暗暗道:“我是自保,怪不得我,我只是自保,没有犯罪……”想到这里,他忽然握紧了拳头,心中充满悲伤,他所遵从的律法,早已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就算犯罪了,又有谁能给他定罪呢?

        他涩然一笑,在这黑暗的深坑中,在这星光照耀不到的地方,他忽然觉得是如此的孤独,就像被整个世界所遗忘,这份落寞的孤独,渐渐让他颤栗的身体松弛了下来,心里忽然不那么害怕了,反而有一种淡淡地漠然,他默默地望着佝偻老者尸体的黑暗处,过了许久,才缓缓挪动身体,却不是离开,而是弯下腰,在地上摸索起来。

        他在找那把弩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