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历史咨询商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荀文若登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先生这边请,我家家主身体不适,不便迎客,接待先生的是我七叔荀肃,还请先生见谅!”

    荀谌一副一路上礼数做的十分周到,要是这放在以前,刘志估计会有点应付不过来,还好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因此礼数上面的东西也已经基本学会了,不过在荀家人的面前,刘志还是很小心,免得落下一个失礼的坏名声。

    “友若兄客气了,小弟此次登门来的唐突,事先也没有打声招呼,冒昧得很,又怎敢劳烦贵府这样礼遇,子山心中惭愧啊!”

    “刘大人客气了,里面请!”

    “请!”

    两人相继走入了荀家大院,荀家的寨子在当代算得上是豪宅了,荀府占地面积很大,府内又分为大小十几个院落,每个院落都是由六七间房子组成的类似于后世的四合院的布局,分别住着荀家的上上下下上百口人,而整个荀府是按照中轴线布置和设计的,尽显大气和端正。

    汉代的建筑比起明清时期要高大和豪迈的多,而这不仅仅是体现在王公贵族的上层阶级的住宅和宫殿上面,就连底下的名门望族的府邸修建的也十分大气,根据后世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分析,西汉时期的都城长安城的规模比现如今的西安城还要大,而汉朝的皇宫未央宫的规模更是比明清时期的紫禁城要大出整整六倍,到过北京故宫的人就知道故宫的规模,想想看,在故宫的基础上乘以六,是个什么概念。

    而西汉的宫殿可不止是有未央宫,还有长乐宫和建章宫,其中长乐宫比未央宫还要大,因此,在汉代,建筑物的规模都很大气,这在荀氏的宅院之中也能体现。

    由于民间的限制,他们没有使用琉璃金瓦,而是用的普通黑瓦,荀家以前出过像荀淑这样的候相,在建筑的规格上有一定的放宽标准,因此荀家的建筑的高度比不上州牧和刺史一级,但是却比郡守一级的要稍稍高一些。

    刘志对这些虽然知道一些,但是知之不深,他也没办法一眼就判断处这其中的区别在哪里。

    荀谌带着刘志穿过正院,来到了大厅,而刘志带来的五名卫士早有人见他们接待招呼了。

    刘志走近大厅,见荀家上下来了不少人,而坐在正首位的是一名年过六十的老者,按照荀谌的说法,这个人应该就是荀肃了。

    荀肃是荀爽的弟弟,他的才华不如六位兄长,但是毕竟出身与荀家这样的大环境之下,所以学问也很不错,因此和其他七名兄弟被称为荀家八龙,不过荀肃为人很低调,他喜欢研究学问,不喜做官,因此名声不显。

    “刘志不亲自来,叨扰了各位,还望各位多多包涵!”

    一番见礼之后,刘志坐在了左边的第一的位置,这是主人家对他的礼遇,他的年纪不大,官职也不大,因此首位是坐不了的,但是自周代以来,一直都是左尊右卑,所以荀家便他坐在了左手的位置,以示对他的尊重。

    “刘大人不久前在天下联军共讨董卓的时候有过多次的出色建议,我家家主也对先生极为好评,认为先生乃是旷世奇才,国之栋梁!”

    说话的这个人刘志不认识,不过他的这一番马匹拍下来,只拍的刘志面红耳赤,自己都感觉不好意思了。

    “公子抬爱,刘志愧不敢担,不敢请问公子大名?”

    “不敢劳大人过问,晚辈荀绍,家中排行第九,家人都叫我老九!”

    荀绍?这是谁?刘志想了一会,还是没有下头脑中将这个人对上号,估计这是一个在历史中不怎么有名的人吧。

    “原来是邵公子,果然年少有为,荀家不愧是颍川乃至天下的第一大族,族中子弟英才辈出,让人好生羡慕!”

    “刘大人言重了,荀家人一心求学,名声都是世人赠与的,当不得真!”

    说话的这人看起来年近三十,身材高大,但是体型偏瘦,外表看起来十分俊美,仪容颇好,刘志从他的年纪就已经大致的判断出来他是谁了,于是开口说道:“文若兄果然与众不同,世人皆追求名利,兄台却似看破凡尘,这作何解释?”

    这人就是荀彧荀文若,他就是日后曹操手下的那个“王佐之才”在戏志才死后成为曹操手下的最厉害的谋士,有人说他的计谋补给鬼才郭嘉那样出彩,但是荀彧在大局和治理国家上面的建树却没有任何人可以轻视,或许他和郭嘉之间的区别就在于后者更善于谋略军事,而他则擅长于治理国家。

    荀彧对他认出了自己显然有点吃惊,荀彧虽然在日后享有盛名,但是在这之前,他的名声不显,而他出山还要等到明年,由他的四哥荀谌带着他去了河北,他这才开始登上历史的舞台。

    荀彧看了刘志一眼,说道:“非也,荀彧并非是看破凡尘,不然为何这般用心去读书、举孝廉?庄子曾曰: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如果一个人的能力只能管理一乡之地,甚至是县之地,那么这显然不是荀彧的追求,荀彧以为,乱世之际,正是君子投身报国之际,所谓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也!”

    荀彧引用了庄子逍遥游里面的一段话,刘志对逍遥游不熟悉,但是却读懂了荀彧的意思,他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说像现如今这样的乱世,正是给像他这样的有才华的人所准备的舞台,这话听起来十分的狂妄,让刘志不禁产生了一种错觉,他眼前的这个年轻时期的荀彧,还是后世历史上他所熟知的那个稳重,老成的汉之栋梁荀彧吗?

    荀彧的话说完,刘志还没有反应,坐在首位的荀肃便重重的咳了一声,显然是对荀彧的这番话很不满意,在这个时代,君子自谦是一种美德,而狂妄的人往往是不被人所接受和喜欢的,更何况这还是他们荀府的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