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历史咨询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杂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方才杜镖总说起你的师兄,敢问杜镖总的师兄是否是人称快枪如龙的杜如风杜景?”

    主座之上,杜威的表情微微一愣,旋即点了点头:“不错,公子果然见识过人,我师兄真是人称快枪的杜景!”

    刘志点了点头,没有在说话了。【愛↑去△小↓說△網w  qu 】

    他之所以会记得这个杜景,实则跟他当初编排这分琅琊榜有关,当时天底下的猛将好手层出不穷,而能够上榜的人却不是很多,这其中有一个叫做杜景的使长枪的家伙曾经让他头疼了一阵,这家伙原本碌碌无名,谁也不会注意到他。

    当时就在琅琊榜出来之前的一个月的时间里,这杜景单枪挑了潼关附近的一个叫做三水山的匪寨。

    这个三水山名气不响,山也不大,当时位置比较好,靠近潼关附近的商道,从潼关出来路过,前往长安和洛阳两地的商贾多半都是要从这条路上经过的,而这个三水寨中有一伙强人,他们占据了三水山,在这里建立了山寨,专门打劫过往的商队,引得天怒人怨,过往的商队每当经过这里的时候都不免提心吊胆。

    而官府得知这消息之后,便派军前去征讨,不过当时整个国家已经有糜烂的迹象了,军队之中军心涣散,难以做战,讨伐三水寨的军队被债主栾铁生给打败了,这个栾铁生人长得五大三粗,心思却很细腻,他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所以这一次的军队进剿之后,很快又来了其他的军队,但是他却总是能够见机行事,能够很顺利的逃掉,一时之间倒也没人能够拿他怎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叫做杜景的侠客,单人单枪,杀上了三水山,一人挑了山寨,杀了栾铁生及一群匪徒,让这一带的治安情况又恢复了过来。

    一人杀上山挑了对方整个山寨,这样的事情听起来都觉得夸张,对方人虽然不是很多,三水寨也不是像水泊梁山那样的大寨,但是山上至少有百十个小喽啰,加上栾铁生这个人也是个高手,以一敌百,这种事情听起来就让人热血沸腾,最后杜景不仅做到了,而且哈全身而退了。

    也正是在当时,刘志有些犹豫,不知道要不要将这样的一个猛人编进他的琅琊榜中去,不过最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个想法还是做了废,但是这个杜景在他的心中也留下了一些比较深刻的印象,这个时候杜威提说起来,刘志就马上想到了之前的那人。

    杜威对刘志知道自己大师兄的事情感到很好奇,不过这也只是好奇而已,他师兄在洛阳闯出了偌大的名声,虽然不是说名满天下,但是也算得上是远近皆知,所以对方听说过他的名气,也算不上是奇怪的事情了,所以他也只是微微的吃惊了之后就恢复如常了。

    “杜总镖头,我们这一次来是想要拜托贵镖局替我们压一次镖,不知贵镖局是否方便!”

    这一段时间长安城的生意其实并不好,潼关被封了之后,商路就断了一半,加上巴蜀荆襄之地还在打仗,就又有一些商路受到了影响,偏偏这个时候来自西域或者想要去西域的商人也减少了不少,据说西域来了一只大军,目前局势有些复杂,很多商人还在观望,不敢轻易过去,以免财产和生命安全得不到保证。

    所以这个时候有生意找上门来,除非是特别难做不划算的生意之外,他们福威镖局基本上是不会拒绝的。

    “哦?公子您要押镖?还请您细细说来,走哪条路,压什么样的货物,路程有多远,这些情况您得说的仔细一些,这样的话我们这边才好根据您说的情况为您估价,您看呢?”

    杜威见对方是来做生意的,便摆出了一副做生意的样子,开始在商言商了。

    “嗯,理应如此,是在下这边没有说清楚,杜总镖头莫怪,莫怪!”

    “哪里哪里,公子您请说!”

    刘志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我们这一趟是要去高昌,随行的货物不多,只有一辆马车的辎重,走的是西去的古路,杜总镖头应该比我熟悉,路程的话,来去一趟大概需要半年多的时间,杜总镖头,您看如果能接这个单的话,那就开价好了,哦,对了,我们大概需要五到八名镖师!”

    杜威心中微微有些失望,他原本见对方气势不凡,想必是来了一个大单,却没有想到对方只是一队游客,没有什么货物,只是三人要去高昌,这一路颇远,而且路上的条件很艰苦,一路上很艰辛,赚头也不是很大,没有货物,即便是他要去一百个镖师,那也没有什么油水,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有生意总比没有好。

    因此,想了一会之后,杜威便表示没有问题,这一单生意可以接,只是价钱方面有些高,他要价是三百两银子。

    一百两银子大概就是后世的七万多块了,这个价格倒不算是很贵,他们如果是押货出关的话,这个价钱只怕是要涨上十倍,当然,这是往西去的价格,如果在中原内部走动的话,价格是远没有这么贵的。

    西域五十五国,情况复杂,道路凶险,这一路上押镖行走时要冒着生命危险的,真正是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所以这个价格刘志能够接受。

    本以为对方或许会刁难一番,却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已经谈妥了,这个时候时间还早,三人便决定先在外面吃了午饭再回去,反正回去之后也没事,说不定吃了午饭之后还可以去看看戏,听听曲。

    隋唐时期的青楼酒馆虽然没有两宋那么繁华,但是毕竟已经有了这种发展的趋势了,像一般的酒楼,客人在大厅吃饭的时候,店家都会安排卖艺的艺妓过来弹奏几曲,而像那种包下了雅间的贵客,多半会挑选一些姿色才艺都很不错的年轻女子进去献艺,这些女子多半都是卖过身的艺妓,年龄都不大,多半在十二三岁到二十岁之间,古代女子成婚的年龄早,一般十四岁就开始出嫁了,过了十八岁还嫁不出去,那就成了大龄剩女了,甚至还会因此触犯律法,被官府强制拉去婚配。

    两人来到了西市一家酒楼,酒楼的名字倒也没有注意,好像叫做什么泗水居,名字倒是有些古色古风,不过里面的客人却风雅不去来,西市本来都是市井之间走卒贩夫们出没的地方,他们没有念过多少书,加上关中之地,百姓都比较豪放,所以酒楼的一楼十分的热闹,甚至是有些吵闹。

    三人来到了三楼,这里靠近栏杆的位置视野很好,在这里吃饭神情舒畅,这种感觉刘志很喜欢,方行天跟小君如看起来也是喜欢的。

    “公子,那杜威骗了你!”

    小君如似乎一路之上都对什么事情耿耿于怀,这个时候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倒是刘志,之前还很好奇她心里面到底憋得是什么事情,一路上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他自己都觉得有几分的好玩,心中想到:倒要看看你到底说是不说,又是什么事情令你这般介怀!

    “哦?是吗?他是如何骗了本公子我?”

    三楼虽然人少一点,但是他们私底下却也不再称呼刘志为“阁主”,这话要是让有心人听了去,多半也会对刘志的身份产生怀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谨慎一点比较好,所以刘志之前给他们两人叮嘱过,出门之后一律喊自己公子,不能喊自己阁主,免得露馅。

    “哼!他欺瞒您不知道走镖押运的行情,于是便狮子大张口,开了三百贯的天价,这在洛阳城都是难以想象的,这人很是贪心!”

    小丫头似乎对里面的事情很了解嘛?不过她才七岁半,加上以前她又是那种家庭出身,她是怎么接触到这种事情的?刘志很好奇!

    刘志不动声色,给自己倒了一碗茶,也给小君如倒了半碗,这茶水喝起来比较苦,但是却能解暑气,喝了之后先苦后甜,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此去高昌,一路之上都是险途,关塞之外的地方,比不得关内、中原等地,他要价三百两,其实也不算是特别贵,此时是战争时期,跟和平时期不能相提并论,若是和平时期的话,他的这要价我当然是很不乐意了,但是现在不是特殊时期吗?没办法,就只能这样了,实际上如果不是去西域的话,我们根本就不用雇镖师,自己走去也没危险。”

    小君如之所以这么在意,主要的原因刘志却是知道的。

    原本以他自己跟方行天两人的武艺的话,这一趟要去西域,根本十分的方便,两人骑马快行,大概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就能赶到,但是因为带了她在身边,她能骑马,但是显然是不能久骑,而且她年龄比较小,又没有武艺,身体较弱受不了一路上的颠簸和苦寒,所以需要带上各种齐备的物资,什么帐篷、厚毛毯甚至是马车这样的东西,可以说都是为她准备的。

    如果他们两个出发没有她跟着的话,自然是不用叫镖师,所以她感觉是自己拖累了刘志两人,又见到那杜威收了比平时多了好几倍的价钱,心里就愈发的不舒服了起来,本来是生杜威的气,后来想想又觉得自己是个累赘,也开始生自己的气。

    刘志是能够看穿这一点的,对于小丫头这样想,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但是这件事情呢,说实在的,也确实是跟她有关,不过自己这一行去西域,也不是非常的着急,走慢一点,沿路看看风景,走走停停,就当是一场旅行吧!这个时候河西乃至高昌这一带的土地沙漠化还远没有后世那么严重,沿途的风景是十分的怡人的,走得慢一些,看一些风景,也还算是不错,所以他心里并没有责怪或者是嫌弃高君如的意思,倒是她自己想岔了,钻了牛角尖。

    拍了拍她的头,刘志说道:“你不要多想,我们两人去西域,一路上净顾着赶路去了,很多风景都欣赏不到,而且风餐露宿,自然是没有准备的妥当的舒服,而且有你在身边的话,我们三人的乐子也要多一些,你就是我们的开心果,就像那唐僧师徒西天取经的猪八戒一样!”

    刘志开了一个善意的玩笑,不过小君如很不给面子,一脸疑惑,仰着小脸问道:“公子,唐僧师徒是什么人啊?西天取经又是怎么一回事啊?这个猪八戒?是个东西还是个规矩?”

    刘志一拍脑袋,西天取经确有其事,不过时间上倒是差了一点,那是贞观元年也就是公元627年的事情,现在才614年,还差的愿,还有十好几年,玄奘虽然已经出生了,不过才十几岁,去取经自然是不可能的,而且这个世界跟历史上的世界似乎稍稍有些不同,玄奘去不去西天,倒也还说不好。

    “呃,这你都不知道啊?这是封神榜里面的故事唉,你看你,肯定是小时候没有用心读书,居然连这都不知道,你太让我失望了!”

    刘志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小君如脸上的神情更加的奇怪了,刘志刚才说的一堆东西她都没有听说过,她小时候读书时读了很多的,所以不会像刘志说的那样小时候没有用心读书,而且她现在也还是小时候啊!还没长大,书籍也还在读,不过最近一段时间读的书却不像以前爷爷让她度的那些先贤的思想文化精髓之类的书籍了,而是换成了刘志推荐给她的一些杂论,这些东西看起来不是什么有名的书,但是里面的内容倒还是蛮有用的,她读了之后就喜欢上了,而且刘志对这方面的研究显然很深刻,她便经常缠着刘志,让他给自己讲解,所以这个时候想到,或许他说自己没读书,是不是说的时候这方面的书没有读到?

    刘志此时却在心里暗骂自己,才说了一个西游记,又说了一个封神演义,这两者都是明朝时期的小说,而且都是神话小说,此时距离现在还有八九百年,小君如知道才怪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