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走枭雄路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重生
    周游再次醒来,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间大约20平米的房间,一张实木打造的木架床,床上是有些破旧的被子,有些地方,棉絮都已经露了出来。就在床边不远处,是一张宽大的木头书桌,书桌上还摆着几摞书籍和一些试卷。

    看到房顶那倾斜向上的房顶,在中间形成了一个人字形,他越看越觉得这里像自己二十年前的老家房子。

    等到他注意到墙上贴着好几张李小龙的画报,他终于确认了,自己现在的确是在少年时期的家。可是这里不是在十年前就被拆了,买了自家房子的二伯,在原地建了一座两层小楼了吗?

    他一时之间有些迷糊,可是很快就清醒了过来。不管是老家的房子,还是自己能清醒过来,这都显得如此地魔幻。自己现在应该是在加勒比海,他最后的记忆是伊森手握柯尔特的情景,也就是说,自己倒在了伊森的枪下,自己现在应该是个死人了!

    他伸出了自己的双手,这不是他那双久经风霜的手,细嫩的皮肤也跟他的肤色相差甚远。难道是借尸还魂了?他忍不住一下子从床上翻身下来,一步就跨到了书桌后面墙上镶着的那个镜子前面。

    镜子里的人虽然鼻青脸肿,还是自己的样子,却又不是自己。

    自己应该已经是个36岁的沧桑大汉,长期的海洋生活给了自己黝黑的肤色和强健的身体,以及一脸胡茬的沧桑。

    可是镜子里的自己虽然鼻青脸肿,却依然可以看出是个青葱少年。这长发中分的造型,这还是十几岁的时候,迷恋郭富城的时候留的跟他一样的发型。

    自从上了海员学校,自己就再也没有留过长发。而且上船了以后,他的肤色就再也没有白皙过了,大海造就的古铜色皮肤还帮着他勾引了不少少女少,妇。

    他急切地想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当他看到镜子旁边的挂历上,那写着的一排大字“苦熬一百天,考上好大学”的时候,再看看周围这熟悉又陌生的环境,他终于确认,自己回到了18岁那年,自己将要参加高考的时候。

    自己这是怎么回事?重新读档回到了自己的18岁?那自己那将近二十年的记忆都是怎么回事?那个世界难道都是虚幻的吗?

    自己那泡过的超过一个连的小妞儿,****的超过一个团的世界各地美女,难道都是假的?

    还有自己的儿子,虽然跟自己不亲,可是也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啊,老子一把屎一把尿地也养到了两岁,花了上百万终于看到他长大的啊!

    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从堂屋里探头进来看了一眼。见到周游呆立在镜子前面,自己反而吓了一跳。

    “什么时候醒的?不是我说你,就是喜欢争强好胜,你也要看个时候。你爸刚去世,你熬了一个星期都没有睡觉,还要去跟别人打架,这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我爸?”周游回过神来,认出了这个中年人是自己的二叔周金成。再看了看挂历,上面的倒计时被涂抹的日期最后一天是四月十三号。也正是这一天,他失去了自己的爸爸,从此变成了一个孤儿。“今天几号了?”

    “你是不是还没有清醒啊?前天你爸刚下葬,今天你都忘记时间了?”周金成板着脸说了他一句,又说道:“既然你醒了,那就出来坐会儿,我也有话跟你说。”

    “好,我马上就来。我先清醒一下。”

    周金成回到了堂屋里,周游听到了他翻找茶叶罐,倒水的声音。这才真的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难道自己真的重生了!

    可是老天你既然让我重生,为什么不让我重生早几天!如果早几天,自己怎么也不会让爸爸去买肥料,自己爸爸也不会被车撞死了啊!

    周游欲求不满了一阵,又面对现实了起来。自己重生到了十八岁,将要面临高考,还有自己脸上的伤……

    周游的记忆终于集中了起来,想起了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爸爸出了车祸,直系亲属就只有他的亲二叔周金成了。周金成虽然不是第一届的大学生,但是也是第一代的大学生。当初鲤鱼跳农门,毕业了之后,被分配到了羊城海事局。

    由于周游小时候就跟他分隔两地,中间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感情并不深厚。不过毕竟是亲叔侄,周金成从羊城回来帮着办了丧事,就提出了要自己高考之后就去羊城跟他一起生活。这样一来,老家的房子就要处理了。

    周游的老家位于鄂省西北襄城市的南郊,虽然距离市区不远。但是襄城的城市中心是在江北,江南被定位于教育中心和行政中心以及旅游中心,所以发展被严格限制住了。

    南郊的房子虽然东边有江,西边有山,但是经济发展一直比较滞后,这里的房价一直到20年后,都没有多大的提升。

    周游家的宅基地足有三百平米,三间大瓦房,还有两间厨房。本来跟二伯家谈好了一万块钱,但是另一个远房的四伯家也想买,他们家有四个儿子,房子一直紧缺,所以递了一个一万二的价格。

    不过他们家没有现钱,想要先给五千,剩下的年底再给。要说都是周家人,他的价格给的高,卖给他也无所谓,但是他们家的家风不太好,耍痞赖账的时候多,周游不相信他们的人品,坚持要卖给二伯家。

    就因为这个,今天在谈数的时候,一言不合,他跟那个四伯家的两个大儿子打了起来。平时那两个小子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他也忘记了自己因为丧事熬了一周没有睡觉,精疲力尽,结果被那两兄弟教训了一顿。

    想通了这些事,周游走出了他的房间,来到了堂屋。二叔一个人低着头坐在门口,望着外面的空地发呆。看着他有些消沉的脸,紧皱的眉头,周游的心里泛起了一丝愧疚。

    前世的他,不能体会二叔的为难,到了羊城之后,给他添了不少麻烦,现在想起来,要是没有他,自己还不知道以后会混成什么样呢!

    周金成的性格比较木讷,但是相貌堂堂,即使现在也能称得上是一个帅哥。因为这点,他娶了一个羊城女人,靠着老丈人的帮助,现在升了一个科长。

    不过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在家里的地位一直不高。这次为了周游的事情,家里的老婆给他下了通牒,他要照顾侄儿可以,但是绝对不允许周游住到他们家里去。经济上,帮点生活费也可以,大钱就不要想了。

    想到周游才18岁,成绩也不怎么好,考大学肯定是没有指望了。这要是花钱上大学,就要花不少钱,可是一个18岁的孩子,现在不让他上学,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哥哥!

    看到周游走了出来,他用脚踢了踢面前的小板凳,让周游在他面前坐下。周游坐了下来,他却又过了好一会才说道:“下午我去了一趟交警队,把你爸的赔偿金也谈好了,一共八万块钱,明天到交警队去签字。”

    周游嗯了一声,这个数额他早就知道了,只是又经历了一遍这个场景而已。现在98年,对于车祸赔偿这一块,没有法律规定。说起来,这八万块钱也不少了,这还幸亏是撞他爸爸的车是公家车,要是私人的车,或者是没有保险的,能有两三万就不错了。

    虽然说起来有些可悲,但是现实就是这样,一条人命往往都是几万块钱就可以赔偿了的。

    见周游兴致不高,周金成继续说道:“我是这样考虑的,你爸也攒了一些钱,加上这八万块钱,等你高考结束了,去了羊城,我帮你买一套房子。听说你爸的存折都是放在你那里的?”

    周游的爸爸周金德跟周金成一样,都是属于那种三棒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人。周金成好歹上了大学,见多识广一些。周金德却一辈子窝在农村,加上老婆死的早,后来高不成低不就,一直没有找到老婆,自觉低人一等,所以显得更窝囊了。

    不过也是因为他的窝囊,周游从小就比较好强。不管是学习,还是打架,都比一般的小孩子要肯拼的多,从小在村子里就为自己博出了一份名声,也没有多少人敢惹。

    上了中学之后,他也找到了一帮志同道合的的同伴,学着刘关张在诸葛亮隐居的地方拜了兄弟,从那以后,也成了一个小霸王。

    中学以后,周游就在家里当了家,掌握了财政大权。

    周游的同龄人里面,当时家家户户好几个孩子。他们家却是爷爷奶奶,爸爸三个人赚钱,他一个人花。他爸又是个老实肯干的,所以给周游留下的家底,在当地来说,没有几家比得上。

    周游点了点头,说道:“这次的丧事花了六千多,礼金也收了四千多,我现在手里的钱加起来,还有五万多。”

    “比我想的还多一点……”周金成沉吟了一会说道:“这就有十三万了,加上这房子还可以卖一万块钱,等于就有了十四万多。按照十万块钱的预算,在羊城也可以买一套六七十平米的两居室,你一个人住,也足够了。剩下的钱,等你成绩出来了,找个大学上。以后要是没钱了,二叔这里也能帮你一点,等你大学毕业,也就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