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走枭雄路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匹夫之勇
    (感谢老朋友武盟·落红尘,一个贱男人,机油党总xx,长大一小卒的支持,还有新朋友ziyecangqion子火日,cynicism0619,是否懂我的支持。最后还要感谢我的编辑梧桐,我没有想到竟然会接到你的打赏,实在是个惊喜。谢谢你们,谢谢大家。新书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周游骑着车回到了家里,看到紧闭的房门,刚办完丧事凌乱的院子,心里就有了一种逃离的想法。红砖与泥巴垒砌的大锅台,因为大锅已经被搬走,剩下了两堆灰烬,院子到处都是鞭炮的碎屑,食物的残渣,让这里再也没有一点记忆里的温暖。

    他在院子里楞了半晌,才打开门,换了一身脏衣裳,开始干起活来。

    先将锅台拆掉,红砖一块块被他码到了院墙边,随后就拿起了扫帚开始打扫。正干的起劲儿,只见四伯拎着一条肉,还有几包点心走了进来。

    看见周游正在干活,他赔笑着说道:“小游,脸没事了吧?”

    周游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礼品,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了,东西你拿回去吧!”

    听到周游这样说,他笑的越发灿烂了。“昨天的事情真是四伯对不起你,我回去也骂了你两个哥哥一顿。不说以大欺小,以众欺寡,就是看在你爸刚过世,他们也不该动手。都是老周家的人,总不能自己窝里闹,让别人看了笑话。”

    “我说了没事了,以前我也不是没有打过他们,哪能都往心里记仇!”

    “说的是,咱们打断骨头连着筋,再怎么着也不能伤了和气。这是四伯一点心意,不值几个钱,权当四伯跟你道歉了。”

    周游停下了手,看着他说道:“明天我就去学校了,在学校吃喝,你拿这些东西我也用不上。”

    “那这房子……”他笑了笑,没有把话说完,就将礼物放在了门口,自己走进了屋,搬了一个凳子出来。点燃了一根香烟,他才又好整以暇地说道:“说实话,你家这房子,四伯还真是想买。你也知道,老大虽然结婚了,但是还跟我们一起住,现在老二也找好了人家,就等有了房子办喜事。你总不能让你二哥结了婚也没地方住吧……”

    周游冷笑着说道:“瞧你这话说的,那是我二哥又不是我儿子,难道我还要操心他结婚的事儿?这房子卖一万块钱,也是看着都是家门,要是卖给别人,少了一万五都不会卖。你钱拿过来,明天我们就可以去办手续,没钱的话,我也只能卖给二伯家了。”

    “这不是马上就要割麦子,插秧了嘛!为了你二哥的婚事,我可是把老底都掏光了。我这心里想的是,等收一季麦子,再收一季稻子,到了秋天的时候,这钱也就转开了。”

    周游打断他的话说道:“四伯,你家什么光景,村子里没人不知道。就凭你家六七个劳力,种了几十亩地,说没有钱,谁相信呢?我过两个月就要去羊城了,在那边也是急需花钱的时候,我总不能为了几千块钱,从羊城专门跑回来要账吧?你也别说了,这种事都是你情我愿的,你要是拿不出钱,我也就只能卖别人了。反正这事也不急,我还要两三个月才走,你卖一季麦子,这钱说不定也就凑够了呢!你说是不是?”

    他沉默了一会儿问道:“就不能打个商量?”

    周游直接拒绝道:“不能。”就凭你老赖的名声,也不肯跟你来个分期付款啊。等你们住了进来,钱不给了,我也不能赶你们出去啊!

    他失望地向外走去,周游连忙喊住了他,拎起了他提过来的礼物说道:“以后我又不开火,这些东西给我都浪费了,你还是提回去自己吃了吧。”

    这一次他没有拒绝,提了礼物走了出去。

    不过没过几分钟,他家的老大和老二又跑了进来,指着周游的鼻子骂道:“我说你小子是翅膀硬了是吧!我告诉你,你家这房子我还买定了,除了我们,谁来买我都能给你给搅和了,你信不信!”

    周游将扫帚立在在自己的面前,蹬着说话的老大问道:“你们这是想软硬兼施是吧?不知道你们的胃口有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好!”

    老二上前了一步说道:“说话别阴阳怪气的,要不是心疼你没爹没妈了,昨天我们就不会轻易放过你。”

    周游笑了起来,自己纵横四海十几年,好久没有听到有人当着自己的面这样说了。虽然现在的自己不是日后学了多种功夫的高手,但是对付他们两个,还真用不了多大的劲儿。

    没等他的话音落地,周游就将扫帚一丢,上前了一步说道:“来,来,来,昨天趁我精力不济占了便宜,不要以为自己就很牛笔了,你们两个一起上,我看你们有多大长进。”

    老二一听,立刻伸出手抓了过来。周游身子一矮,一个鞭腿就踢了过去,他的个子本来就比周游要矮,周游这一踢,就踢在了他的肩膀上,让他一个踉跄,差点直接扑到在地。

    还是没有练到家啊,想当初,自己可是一脚将一个美国三角洲的特种兵给踢昏倒的。现在还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不管是出腿的角度,力道,位置,时机,都差了一大截。

    周游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伸出退在他脚下绊了一下,他就倒在了地上。要是只有他一个人,周游现在就稳操胜券了,不过老大看老二吃亏,嘴里骂着也扑了上来。

    周游也想试试自己现在的实力,直接跟他硬碰硬地撞了上去,结果对方双手伸出,中门大开,被周游肩膀一撞,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真是太弱了啊,不仅对手弱,自己也弱。想要恢复到前世自己纵横四海的境界,自己最少需要两年的锻炼。

    不过,这一辈子自己不需要再去到处学艺了,不管是西洋的拳击,泰国的泰拳,韩国的跆拳道,巴西的柔术,印度的瑜伽,前世他都是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才系统地学习过。

    瑜伽锻炼呼吸,身体平衡,身体柔韧。柔术注重贴身技巧,讲究巧劲儿。而跆拳道最可取的是练习腿功,至于泰拳,却是最刚猛的攻击。

    这倒不是周游崇洋媚外,实在是这些能力容易掌握。而国内的高端拳法,自己没处去学,也没有人教,而一些花架子,学了也没有用。不过,他还是跟在东南亚当保镖的一个特种兵学了军队里的一招制敌术。

    老二见兄弟两个都吃了亏,抄起了周游刚才扔在地上的扫帚就劈了上来。周游躲闪不及,被竹子制作的扫帚打在了头上。

    周游只来得及挡住了自己的脸,身上到处被打的生疼,登时心里怒火上涌,也不再留手,一脚就踹了上去。这一脚正中他的胸膛,让他像个木桩一样,直接就倒了下去。“打不赢就动武器是吧,信不信老子追到你家里,把你家老老小小全都砍死!”

    老大见到周游的样子,不敢再动手,连忙过去将老二扶了起来。院子外面聚集了几个看热闹的村民,一个辈分比较大的老爷子走了进来,骂道:“都是周家户的,打什么打?有本事跟外人打去!周家勇,周家强,你们两个别给我耍横,买房子要你情我愿,你不想出钱,怎么还想明抢啊?回去告诉你爸,就说我说的,没钱就别想着买房子!”

    周游已经忘记改怎么称呼他了,时间太久,他又死的早,周游早忘记了他是谁。听他这么说,周游接了一句说道:“就凭打了这两架,我告诉你们,想买我家的房子,少了一万二就别来谈了!”

    村子里的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他们两兄弟也觉得没有面子。本来还想丢下几句光堂话,可是看到周游凶神恶煞的样子,屁都不敢吭一声,灰溜溜地离开了。

    那个二伯在门口听见了周游的话,问道:“小游,卖我的价钱没变吧?”

    周游点了点头说道:“哪能呢,我们这边说好的一万,那就是一万。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坑。不过二伯,他们要真是拿了一万二,我肯定还是卖给他们,毕竟多了两千块钱不是?”

    “我看够呛……”他笑了笑没有再说,不过看热闹的人都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

    周金成回来的时候,一场风波又平息了下来,不过他还是从村里人的口中得知了下午发生的事情。面对着比自己还高的侄儿,他叹了口气说道:“只会逞匹夫之勇,永远也成不了大事。”

    周游反驳道:“一个人如果连生存的自由都保证不了,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周金成摇了摇头,叹道:“过刚易折啊小游,我们每个人都只是社会里微不足道的一份子,你要是找不准自己的位置,就会被社会所淘汰,我可不想以后在监狱里去看你。”

    周游笑了笑说道:“二叔,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走到这一步的。”

    “希望如此吧。”他想了想又说:“明天我就走了,你也要到学校去上课,房子的事情你还是要好好想想,想在羊城落脚,房子是大事,不能马虎。”

    “我知道,二叔,等我到了羊城,就先把这件事办了。”

    晚上两个人又是随便应付了一顿,第二天一早,周金成独自到自己哥哥的坟前絮叨了半天,回来看到周游在院子里打着沙袋,忍不住又摇了摇头。

    这个侄儿太过于争强好胜,爱逞匹夫之勇,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