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走枭雄路 > 第九章 合伙

第九章 合伙

        学校就在厂区里面,临近厂区的广场,周边的小饭馆挺多。老六马洪涛带着周游他们找了一家他认识的,坐了进去。

        一进屋,周游就向侯志杰伸出手问道:“老二,药方呢?”

        侯志杰掏了出来,问道:“干嘛啊?”

        周游接过了药方,问周明洪要了火机,将药方给点了,这才说道:“既然我们要把这当成个事做,就一开始把规矩立起来。感情上,我们是兄弟,但是做事就要有做事的章程,以后公私分明。”

        他们几个都楞住了,侯志杰说道:“不至于吧,多大点事啊!”

        周游笑道:“要是以后一个月赚几万块钱了,我们开始不立好章程,那不乱套了吗?”将火机还给了周明洪,他们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周游又说道:“我好好想了想,这件事还是可以做的,不说多了,我们可以靠这个赚两三年的钱没有问题。”

        梁浩有些不解地说道:“上午我们听老二说了你做的药,真的有这么好赚?”

        “要看怎么做了,不过这种钱有一定的风险,被抓住了罚款就不用说了,还有可能拘留,你们怕吗?”

        周明洪叫道:“怕个毛,我们这又不是卖假药,有什么好怕的!……不过,老四,要真是罚款,出不起这个钱咋办?”

        周游笑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你以为派出所,药监局逮着我们这样的是乱罚款啊,他们会根据我们的规模,算出我们的利润,会罚的让我们心疼,却又不会一棍子把我们打死,真要把我们罚的干不下去了,他们也少了一处稳定的罚款来源了。我现在只是未雨绸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说不定我们不会被抓住呢!”

        “那我们该怎么做?”

        周游正色说道:“把药方要回来,我并不是要对你们隐瞒什么,因为以后药方还是你们来配,多少成分你们都清清楚楚的。我这样做,关键就是表明一个态度问题,这个药方的成分,只能我们几个人知道,别人一律不能说。”

        侯志杰有些不自在地问道:“那我爸说的一起干,这事……”

        周游笑道:“肯定是一起干了,我们不仅要把你爸拉进来,还要拉更多的人进来。组成的销售网越大,我们的利润也就越高。”

        他点了点头又问:“那我们几个具体怎么分工法?”

        “这件事你们回去了都问问自己的爸妈,看看能拿多少钱出来,然后我们再谈股份的问题。不过为了让那么家里人都相信这件事可以干,你们下午去我家里,把昨天制好的药都那一点回去试试药效。”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周游知道,涉及到了出钱的问题,肯定没有那么好沟通。侯志杰的爸爸就是医生,昨天试了药效,又有销售渠道,肯定是爽快地出钱。但是其他人就不一定相信他们几个年轻人真的能干成这件事了。

        不过周游也没有真的指望他们,他手里的钱足够了,甚至花不到一半,就可以把这个业务铺开。一开始这么做,只是想让几个兄弟清楚,不管做什么事,都不是那么轻易的。

        他可不想自己帮这个,帮那个,最后帮成了仇。

        马洪涛对这件事不熟,听了他们的介绍,才明白这件事的始末。看其他几个人讨论的热火朝天,也忍不住问道:“这件事我也能做吗?”

        “当然可以!”

        侯志杰笑道:“下午我给你带点老四做的药丸,回家给你爸妈试试,只要他们试过了,肯定会支持我们的事情的。”

        马洪涛当然知道这是玩笑,立即反驳了起来,不一会儿两个人斗嘴斗开了。

        看过了他们人到中年,肚子变大,胡子拉碴的颓废样,再看着他们还是小鲜肉的稚气样。周游总有一种沧海桑田的错觉感,觉得眼前的一切是在看戏。

        他的深沉也影响到了几个正在笑闹的兄弟,他们的笑声也弱了下来。

        梁浩虽然是老五,打架阴狠,头脑也足够用,经常以军师自称。不过在他以后的经历中也证明了,他是聪明有余,智慧不足。小聪明有一些,但是受的教育不够,导致了他的大智慧不足,被残酷的人生所淘汰。

        看到周游不同以往的深沉,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叔叔走了,我们也都替你难过。不过你还有我们这些好兄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马洪涛笑道:“他还有苗慧呢!”

        不过这个笑料并没有惹起众人的笑声,他才觉得自己这是失言了,沉默了下来。

        苗慧算是周游的女朋友,不过她的学习成绩好,初中毕业的时候进了重点高中,那里管理严格,两个人总是只能抽空才有机会见面。

        但是上了高三之后,也许是高考的压力,家人的期盼,她跟周游越来越疏远。这次周游爸爸的葬礼,许多同学都出席了,但是她这个女朋友却始终没有露面。

        实际上,他们也就是在这一次之后分了手,一直到高考之后。苗慧才又找到了他,挑明了分手。当时她已经考到了省城的知名大学,而周游也要前赴羊城,开始他新的生活。

        两个人的人生从此以后再无交集,周游后来只是通过一些同学嘴里的传闻,才知道她毕业之后回来在市局上班,有一个幸福富足的家庭,除此之外再无联系。

        看到他们都有些不自在,周游笑了起来。“我只是在考虑以后生意上的事情,跟这个没关系。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在他们的心里,周游是个刚刚成为孤儿的可怜人。可是在周游的心里,自己成为孤儿已经十八年了。就连在堂屋看见自己爸爸的遗像,周游也只有缅怀,没有一丝痛苦。

        由于下午还要上课,周游只是陪几个兄弟一人喝了一杯酒,就没有再喝。马洪涛也是如此,只有剩下的三个,他们从中午喝到了周游他们下午下课,三个人都醉了。

        要不是周游走的时候已经结了账,恐怕人家会把他们三个扔到门外。

        他们一喝醉,当天的事情自然也没有办,他们几个晚上又溜到录像厅里看录像,等到周游下了晚自习,几个人才一起回家。

        将剩下的药丸分成了四份,让周明洪和梁浩各自带了一份回家,周游把还想混一份的侯志杰赶出了家门。几个人疯疯闹闹的习惯的,越是这样,感情越是深厚。

        收拾好了东西,周游又开始了一天的练习,现在正年轻,身体还处于发育的末期,现在练习一个小时的成绩,比25岁以后练习十个小时还有用。

        虽然瑜伽还没有入门,但是周游也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跟前世相比,有不小的进步。这才几天时间,等时间长了,这种效果也就更明显了。

        唯一的不好就是,这种药的阳气太足,年轻的身体总是有一种满溢的感觉,害得他晚上睡不安稳。不过周游知道现在是积累基础的时候,没有想过利用双手来解决问题,等身体承受不了的时候,会自然溢出。

        不过瑜伽跟国内的内功一样,都是讲究炼精化气,只要自己坚持瑜伽的练习,抑制住这种冲动,好处是大大的。只要瑜伽一入门,以后就是想溢出,也没有可能了。

        连续上了三天的课,周游终于找到了一点学习的节奏,在课堂上也不像在听天书了。但是他现在对很多的知识都已经遗忘,有时候就是听懂了老师说的是什么,但是也不知道前后的知识点,还是一点用也没有。

        不过周游并不急,因为他原本就没指望自己考个好成绩,进个好学校。

        他现在的目的就是继续去海员学校,在海员学校拉一帮兄弟起来。有着前世的记忆,他知道谁值得信任,谁能吃苦,谁比较能干,只有将这些人笼络到一起,自己以后才有跟国外公司竞争的基础。

        这件事是他心里最重视的事情,甚至超过了现在跟几个兄弟搞的卖,春,药计划。因为这个计划虽然可以赚钱,但是赚钱的渠道多了,换个事他也能干的起来,只是没有现在这件事门槛低。

        比如说,现在的东南亚地区vcd刚刚流行开来,从国内买空白碟一张几毛钱,可是刻录的日本床上动作片,在东南亚批发一张就可以卖一美元以上,零售可以达到两三美元。

        花几十万的投资,就可以买一台电脑,切纸机、打印机、丝网印刷机、胶印机、激光照排机、复膜机各买一套。再买个十台刻录机,运作起来比印钱还快。只需要几个人,一年轻轻松松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要是在那边找点关系,将这个事情复制开,马来西亚,泰国,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都搞一个这种窝点,周游相信自己一年就可以赚到数千万,甚至上亿。

        不过,他现在只有十几万,也没有人,想做这种事,那就跟找死没有区别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