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走枭雄路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卖药方
    “这可不仅仅是赚点生活费,操作好了,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

    周游不动声色地说道:“这还要靠韩总给碗饭吃。”

    韩爱国眼见陈默滑不留手,笑着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今天看到你们这几位俊杰,我也开心不已。走,我在铁路大酒店已经订好了包厢,工作上的事情,我们饭桌上再谈。”

    铁路大酒店是襄城市的第一家三星级涉外酒店,因为襄城市的工业区兴建了一个新的汽车城,是跟法国人合伙的,所以本市的法国人最少有几百人。这也导致了这里的生意一直很好,没有一点关系,钱包稍微瘪一点,根本不敢往这里面进。

    “我们要靠韩总赏碗饭吃,应该是我们来请。”

    他笑着说道:“话不要这样说,我们的合作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情,只要合作能谈的成,谁请都是一样。不过今天你是到了我这里,就听我安排。”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看他的态度,周游一时之间有些摸不准他的心态。进门的时候,他可以感受到对方高高在上的气势。因为是自己求着对方,所以他认为这种态度是正常的。可是随后对方就变得这么热情,还执意要请客,就让陈默有些摸不准他在想什么了。

    不过周游并不担心,只要他有所求,那他肯定会主动透露心迹的。还是说,对方在等着自己求他,然后再对自己提出更苛刻的条件呢?

    趁着他招呼手下的几位主管一起去吃饭,周游在门口跟三个兄弟说道:“一会在饭桌上,该吃就吃,改喝就喝,但是嘴巴都给我闭紧了,不该说的话,一句也不能说。”

    周明洪问道:“那什么是不该说的话?”

    “就是跟我们干的工作有关的事情,你们都不要表态,一切由我来应付。”他们几个都点了点头。

    韩爱国的办公室就位于铁路货场附近,这里距离火车站和铁路大酒店都是咫尺之遥。大家一起安步当车,穿过马路,来到了铁路大酒店。

    见识过世界各地无数奢华酒店的排场,铁路大酒店这座三星级的酒店在周游的眼里就变得稀松平常了。

    韩爱国一直在注意他们几个人的表现,其他三个人都表现很为正常,进来之后眼睛都不够看了,就连漂亮的服务员,都吸引住了他们的眼神。

    可是周游表现的却像一个人走在夜路上,除了跟韩爱国他们说着话,跟几位主管拉拉关系,目不斜射。

    韩爱国一开始还以为他在装,可是坐到了桌子前面,看着他娴熟地将餐巾展开,用柠檬水漱了漱嘴,就让服务员换茶,韩爱国知道,他不是真的没有见识了。

    想当初,自己第一次进来,就不知道这柠檬水原来不是喝的,而是漱口用的。当时,跟自己一起来的一大帮大老爷们,个个都出了丑。

    “小周以前来过这里?”

    “没有。”看着韩爱国怀疑的眼神,他笑着说道:“我二叔在羊城,他比较宠我,我去的时候还专门带我去白天鹅宾馆去见过世面。”

    “哦,那可是五星级酒店啊!难怪,我们这里地方小,目前为止也就这一家三星级的。”

    “经济发展上来了,以后高档酒店自然就会来落户,消费水平达不到,人家也不愿意做亏本生意啊。”

    闲聊了几句,一个叫赵国栋的销售经理问道:“小侯前几天还在跟我们说,你们才做了半个月的生意,现在就赚了好几万了?利润真的有这么大?”

    周游眼睛瞥了一下侯志杰,他立刻心虚地低下了头。周游说道:“利润说不上大,关键是我们现在刚开始,所有的用料都是正宗的,药效药效,没有效果还是药吗?你们也都是做药品生意的,肯定对这个比我们更了解。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只能靠效果来打开市场,所以不敢把口碑做差了。何况,他说的智商我们的销售额,还没有算我们的成本和支出。以后,每年能有五十万的利润,我们几个也就心满意足了。”

    “五十万也不少了啊!全市有几个一年能赚五十万的!”

    周游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笑了笑,让他觉得一拳击空。

    韩爱国问道:“小周就没有想过慢慢来,找点关系拿到生产批文,成立一家正规的公司?”

    “我哪有那个本事啊!能靠这个赚点小钱,我就心满意足了。”

    周游不接招,他们也没有办法,韩爱国只好先安排上菜,准备灌了点酒,趁着酒兴再来打探一下周游的真实想法。

    对韩爱国来说,销售伟哥这件事根本不值得他费心。一种三无产品,首先就会受到规模的限制,同时,由于监管部门大力打击,这种药也不可能大明大白地卖,利益有限,跟所冒的风险不成对比。

    周游他们可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可是如果是他这样的经销商被查,跑也跑不了,罚金往往会让人后悔冒险。但是他有一个优势就是,他本来就是本地药监局出来的,可以得到一些内部消息,即使缴纳罚金,也不会太多。

    他的目的主要还是获得伟哥的生产资格,只有把规模做起来,这个利益才能更大,更持久。

    听着周游跟赵国栋他们聊着时政要闻,国家大事,周游的丰富阅历和口才让韩爱国认识到了周游不是一个简单的年轻人。

    谁见过一个高中生跟老江湖聊起克林顿的执政要领,经济方针说道头头是道?谁见过一个高中生谈起在欢场的娱乐,说出来的新花招让人闻所未闻?

    周游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深井,看着水不多,可是却探不到底。

    酒过三巡,韩爱国不再耍什么心机,再次将话题转移到了生意方面。他是诚心想把这件事当成一个事业来做,所以,哪怕这个时候做一点让步,他也愿意。

    “小周,说实话,你这个要我不是不能卖,主要问题还是什么手续都没有,被抓住后,你们可以换个地方在做,可是我家大业大,想跑也跑不了。如果真的想把这个事情做起来,我觉得改变一个思路,我们的合作会更安全,也更持久。”

    周游点了点头说道:“韩总在业界内经验丰富,我正要跟韩总多多学习。”

    韩爱国直接了当地问道:“我是看中了你的这个药方了,你可以开个价,只要合理,我就接受。”

    周游笑了起来,这才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也为韩爱国具有如此敏锐的眼光感到惊喜了,这个药方在外人的眼里可能一文不值,但是在他眼里,那就是价值千金了。而周游没有能力把这个事情做大,也不愿意在这方面费太多的心,说起来,将这个药方卖给他,确实非常合适。

    虽然心里有了这个想法,但是周游并没有直接答应,因为他还要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线,将自己的利益更大化。

    “韩总,不瞒你说,我很清楚这个药方在你手里比在我手里的作用更大,可是这毕竟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我要是卖了,那可就是背宗忘祖啊!是的,钱很重要,没有钱,你就没有地位,没有女人,活的就比别人低人一等,但是用这个药方赚到五十万,跟赚到一百万,其实对我的影响不大,我的意思你能理解吗?”

    韩爱国皱了皱眉头说道:“虽然这张药方比较好,药效也很不错,但是实际效果比起美国现在开发出来的伟哥,还是要逊色一筹。他们那种化学药方对人体起效快,作用非常明显啊!所以,你说要我为这张药方掏太多的钱,我觉得是不现实的。”

    周游楞了一下,陷入了沉思。由于他重生才一个月,又一直生活在校园,对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他只记得伟哥是在世纪之交的时候发明的,可是没有想到,现在已经上市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药方的确有些鸡肋了。

    纯中药的制剂跟伟哥有两个优势,一个是售价便宜,伟哥刚上市的时候只能在医院买,售价据说高达百元,可是这个成本只有两三毛钱,卖一块钱就是暴利。

    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伟哥的副作用明显,而这种纯中药的药方却几乎没有什么副作用。

    但是,缺点也是明显的,那就是这种药的作用是慢慢积累的,没有伟哥的见效快。

    周游突然想到了未来的商标之争,当时为了这个商标,辉瑞制药跟威尔曼公司打了将近十年的官司,最后辉瑞还是败诉了,商标被判定归威尔曼公司所有。当时,伟哥这个两个字的中文商标,被标价一点二亿美元,想到这里,周游就有些坐不住了。

    “美国的伟哥?他们什么时候上市的?”

    “这事儿你不清楚吗?西地那非去年就被发明出来了,今年三月份开始售卖。不过在我们国内现在没获得销售权,我还是通过广东那边的客户,才得到一点样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