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走枭雄路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出招
    (感谢满世界打飞机,潇潇豪客。面向未来3,还有老朋友彪骑兵的打赏,潇潇你们的支持,)

    药厂是个小厂,没有门卫,只有一个退休的大爷在看门,有车进出的时候,帮着开一下大门。一般上下班的时候,所有人都是通过小门进出。

    梁浩分配了一下,侯志杰在大门口那里守着,周明洪跟他两个人落后了十几米,将圆木放在了路边,两个人坐在了上面,等到侯志杰的信号就动手。

    至于马洪涛打架不行,杨恩全又是个新人,就让他们两个充当了后备军,在远处看着,有需要的时候再过来帮忙。

    快到下班的时候,张建林带着两个下属还有请来的工程队的两个包工头就从厂区里出来了。他们开的是药店里送货的一辆江淮双排座一吨半货车,两个包工头开着一辆富康走在前面,张建林跟对方约好了晚上一起腐败,也坐在了他们的车上。

    看见大门口的侯志杰,张建林还特意摇下了玻璃,问道:“小侯,你还没回去啊,要不要送你一程?”

    “不用了。”

    张建林笑了一下,对他的生硬态度一点也不在乎,就招呼着富康开动。这个侯志杰就是个瓜娃子,真以为自己就是这个公司的副总了,也不想想,自己有什么本事来当这个副总。今天让他知道点教训,省得他天天不知道天高地厚。

    车子又启动了,看到路边的两个身影,张建林感觉到了一丝熟悉,还没有想起他们是谁,就见他们站了起来,将那两三米长的圆木一下子就扔在了路中间。

    “停车,停车。”富康车一下子刹了住,张建林刚从车上下来,就看见那两个人已经逼停了货车,他们抓住了门把手,就把车门拉了开将车上的人直接一把就拽了下来,拳打脚踢了起来。

    侯志杰指着司机骂道:“没有你的事儿,你就给我老实一点,别逼我动粗。”

    周明洪身强力壮,梁浩身手敏捷,两个人都是经常打架的人,自然知道怎样才能让对方失去抵抗力。将两个人拉的从车上摔了下来,只是几下,对方的两个人就失去了还手的能力。

    这个时候,张建林挺着大肚子飞快地跑了过来。“干什么!干什么!侯志杰你不想混了是吧!”

    侯志杰看着他那嚣张的脸,心里的憋气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混你吗个比!”对着那个大肚子一脚就踹了下去。

    可不曾想,对方的大肚子弹力不错,虽然被他一脚踹了个趔趄,但是他自己也被这一股反冲力撞到在地。他一下子又跳了起来,想要再上去攻击,可是对方的速度更快,一拳打在了他的胸膛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周明洪看到侯志杰被打,丢下了被他打的只能在地上哼哼的对手,迎了过来。对方没有防备,被他一巴掌就呼倒在地上,半天没反应过来。

    这个时候,梁浩叫道:“老三,住手。”

    只有侯志杰被肾上腺素刺激,看到张建林倒在地上,扑上去朝着对方的脸上就打了过去。

    两个包工头看到张建林被打,也立即跑了过来,一把将侯志杰推开。“够了啊!你们还是一个公司的呢!有多大的仇啊!别打了,别打了。”

    张建林吃了这么大的亏,被从地上扶了起来,叫道:“报警,报警,今天不把你们都关号子里去,我就白活了这几十年了。”

    梁浩走到了他面前,模仿着周游在豫州的时候,对那个想欺负他们的药材老板做出的表情,皮笑肉不笑地轻声说道:“张经理真的想报警吗?随便,不过我奉劝你一句,你最好先打个电话给韩总,看他怎么说!”

    自从在豫州看到周游对那个药材老板做出这副表情,梁浩才发觉,原来这种平静的蔑视比阴森更加让人害怕。他是练习了好久,才能自如地做出这个表情,现在终于有机会展现,让他的心里得意无比。

    张建林听到了他的话,楞了一下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们老大说了,我们的人做的不对可以提意见,我们改就是了,但是绝对不能被人欺负了。我们挨一巴掌,就要还两巴掌,谁要不服气,那就真刀真枪来战一场,看看谁牛笔!”

    张建林擦了擦嘴角渗出的血迹,胖胖的脸上满是不屑。“就你们这一群毛都没长齐的瓜娃子,还老……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梁浩就狠狠一巴掌打了过去。这一会儿他也顾不得学周游的表情了,用他一贯的阴森目光盯着对方的眼睛说道:“三四十年的年纪白活了是吧?要不要我教教你怎么做人!小心祸从口出,殃及全家!”

    两个包工头还指望着张建林给点业务做,眼见张建林又吃亏了,连忙上来帮腔,将梁浩用身子隔开。“别动手了啊,就你们三个,我一个人就可以打的那么满地找牙!”

    梁浩理都没有理他,像赶蚊子一样摆了摆手,盯着张建林说道:“你想怎么玩,我们都奉陪到底,看看最后是谁受不了!别为了讨好领导,为了一份工作,弄得家破人亡就不好了!”

    看着梁浩带着侯志杰跟周明洪离开,张建林都没有掏出手机报警的意思。看到两个下属仍然卧在地上没有起来,他连忙跑了过去。“怎么样?怎么样?要不要送医院?”

    经过了一番检查,结果还好,除了一些硬伤,身体内部都没有什么事儿。张建林这才放下心来,将他们扶上了富康车。

    “老陈,还要你帮帮忙,将他们两个送回去。”

    “应该的。应该的。这几个是什么人啊?看起来像是真正混的,你们怎么会惹上他们?”

    张建林抬起头来,之间梁浩他们跟马洪涛他们汇合在了一起,五个人一起上了公交车。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没什么大事,这公道还要韩总来帮我们找回来了。”

    张建林先让老陈将两个伤员送到了前面的医药室,挪开了圆木,让司机将车也开了过去。而他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韩爱国的电话。

    听了张建林的诉说,那边的韩爱国半天没有回应,就在张建林以为电话断线的时候,才听到韩爱国在那边说道:“他们真的是说。别为了讨好领导弄得自己家破人亡?”

    “是的。”

    “那个周游没有出现?”

    “我们一共看到了五个人,两个人放风,三个人动手,一直到他们走,我都没有看见那个周游。”

    “好的,我知道了。原以为他们是一帮啥都不懂的小角色,没想到他们也挺敏感的啊!一会儿我让人给你们准备三个红包,权当我的赔礼。他们那边,我自己再试探一下。”

    公交车上,报仇雪恨的侯志杰显得得意无比,不顾车上还坐了不少的乘客,又在那里嘚瑟了起来。“他吗的,也不看看我们是什么人,想欺负我们,没门!惹火了我,晚上我就带一桶汽油,去把他家给点了。”一番话引得所有人为之侧目,许多老人的嘴角都露出了不屑与鄙视。

    梁浩冷冷看了他一眼,说道:“一会我去买汽油,你真敢去吗?”

    侯志杰一下子不说话了。周明洪说道:“老二,不是我说你,你那嘴就该上个锁,天天咋胡来咋胡去的,也不论个场合。”

    他讪讪地说道:“我这不是就想调节下气氛嘛!”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吓了一大跳。“是韩总的电话。”

    梁浩说道:“那就接呗,他难道还能吃了你?”

    侯志杰接通了电话,只听那边的韩爱国笑着说道:“小侯啊,我刚才接到了张经理的电话,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一点不愉快。怎么样?伤的不严重吧?”

    “不……不严重,谢谢韩总关心。”

    “我刚才也严肃批评了张经理,在我的公司里,不允许搞派别之争。不能看到你是外来的,就欺负你,希望你能原谅他们。”

    听到这样一个大老板跟自己道歉,侯志杰一点委屈立刻无影无踪了,这一会,他又为自己打了对方而感到歉意了。“韩总,这事我也有错,明天我去跟他们也道个歉。”

    “这就对了嘛!大家都和和气气,才是真正干事业的,跟小混混一样打来杀去的,有什么意义呢?你回去了也跟周游说一声,让他给我来个电话。他都这么大的一个老板了,天天也不搞个电话,让人想联系他都联系不上。”

    他们转了一趟公交车,来到胖子烧烤的时候,周游已经坐在路边的花坛边吃了一堆肉串了。看见他们回来,周游让胖子立刻开烤,各种肉串,素菜一起上阵,冻啤酒直接上了两箱。

    他们下午游泳,本来就容易饿,刚才又打了一架,立即顾不上客气,你争我抢地开始大吃起来。

    只有杨恩全还有些不好意思,拿起了一根肉串秀气地吃着。周游递给他一瓶啤酒,笑着说道:“别客气,跟我们混熟了你就知道了,客气只有自己吃亏的份。”

    等他们垫了一会儿肚子,周游才问起他走后发生的事情。听到他们事无巨细,将所有的细节都说完。周游才抬头向侯志杰问道:“你知道自己犯什么错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