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走枭雄路 > 第三十八章 方向比努力重要

第三十八章 方向比努力重要

        九八年,不管是工厂还是经销商们都是比较务实的,不会讲什么面子工程。特别是秦池酒厂的例子,打击了很多老板的浮夸风,干企业还是要踏踏实实地干。

        韩爱国的经销总部并不仅仅是总部,还兼任了门市批发存货的功能,一进来,就可以闻到浓郁的药品味道。

        周游的进门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一是所有人都在忙,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门市上的经理认识周游。他看见周游进来,还笑着打了个招呼。“小周,难得看你过来我们公司啊!”

        周游跟他点了点头。“你们天天这么忙,我一个闲人还是不过来影响你们的好。韩总在吧?”

        他的手指了一下办公室。“在会见客人。”

        不是什么大公司,也不会出现会见客人就必须等待的规矩。周游跟他点了点头,直接踏上了楼梯。

        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几乎快有门高的周游出现在门口,让韩爱国稍微楞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满脸笑容地说道:“小周,稀客啊!”

        周游说着废话。“打扰了韩总会见客人,罪过罪过。”

        “这是徽省过来的供应商,都是老朋友了。请坐。”

        办公室里沙发有三个位置,没等他招呼,周游已经大马金刀地坐在了他办公桌对面的那张转椅上,跟自己上次过来做的位置一模一样。双腿轻轻一蹬,椅子就滑到了双人沙发的对面,紧靠着韩爱国的沙发。

        “徽省人杰地灵,可是出了不少人才。我前些年曾经去过徽省的毫州,哪里现在几乎是全国最大的中药材市场了吧?!”

        韩爱国听的直咧嘴,还几年前……你小子今年也才十八岁,几年前你懂个什么啊!

        不过韩爱国的客人看见周游神态稳重,有一股凶相,也加大了他的面相年龄,以为周游说的是真的。“是啊,哪里现在发展的很快,可以算是全国最大的了。”

        周游点了点头,话题又一转。“虽然朱元璋和李鸿章可以算是徽省的代表,但是我更喜欢周瑜。这个我的本门一家,可是我仰慕的对象,可惜我晚生了将近两千年,无缘一见。”

        那个客户笑着说道:“我来自双肥,周瑜的老家就在我们的南边不远。他姓周,你也姓周,说不定你还是他的后人呢!”

        周游哈哈笑了起来。“有可能。”笑声戛然而止,周游的头一转,向韩爱国问道:“韩总,你知道我最钦佩周瑜哪一点吗?”

        虽然周游有些喧宾夺主,但是韩爱国也是老江湖了,对此不以为然。笑着说道:“正想发问。”

        “《江表传》记载,曹操想使周瑜为自己所用,曾派善于辩说的蒋干前去游说周瑜,周瑜十分坚决的回绝了蒋干。提起周瑜,后人无不知其忠义。以他的才干,如果当时投了曹操,应该不会落得三十五岁就病死吧!”

        “古人重义,不能以现在的思想来猜测。”

        周游点了点头说道:“虽然差了一千八百年,但是我也以周瑜为榜样,别人问我买药方,出到一百万,我可是都没有卖的啊!”

        从一进门,周游看到门市上的员工在工作,周游就知道自己走入了误区。不管这次韩爱国是因为受了谁了蛊惑,想要玩一把邪的,但是他的本性是一个兢兢业业的生意人。

        自己接触的江湖人士多了,总是习惯用江湖人的思想考虑利害关系。在韩爱国的面前,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因为他只一个生意人。

        自己想了那么多的花招,恐吓,威胁,甚至是武力,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只需要抓住利益这个要害,他就会乖乖听话。

        现在的他最重视的就是这个药方,但是在药方专利申请上还有周游的名字,如果趁着药方专利还没有下来,周游只需要把药方多卖几家,现在韩爱国所做的一切就全都白费了。

        是的,周游的财力比不上他,但是全国比得上他的人多的是,总有几个会对这药方感兴趣的人。如果韩爱国执意要踢他们出局,他也完全可以驱狼吞虎,大家一拍两散。

        这样以来,最终损失最大的还是韩爱国,而不是他们了。

        所以,周游没有威胁,没有恐吓,只是以开玩笑的方式把这件事当玩笑半真半假地说了出来。

        听到周游的话,韩爱国脸上的神情严肃了起来。他也知道自己棋差一招,只是听身边一边嫉妒的人挑拨几句,就想独吞这个生意。

        可是眼前的周游显然不是那种没有见过世面,随便就可以哄骗过去的小年轻。假如他真的把这个药方给公布了出来,或者卖给一家实力更大的药厂,自己现在花了这么多成本,买下这个药方,又是收购工厂,注册专利,那就全都白费了。

        想到了这里,他的身上出了一层冷汗,心里将出了这个馊主意的助手骂了个狗血淋头。他跟两个客户说道:“张总,刘经理,你们先坐一会儿,我先跟我这个合伙人谈点事,一会儿就回来。”

        周游好整以暇地跟着他下了楼,来到了门面外边的树荫下。韩爱国掏出了香烟,先给周游发了一根,笑说:“小周,我们自从签了合约,接触少之又少,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周游借着他的火点燃了香烟,说道:“哪里有什么误会?只是我这边遇到了一个南粤的药厂跟我联络,说是吃了我当初散出去的药,觉得效果很好,所以愿意花一百万买药方,被我给拒绝了。不过这件事也给我提了一个醒,这个药方你这边可要妥善保管,千万别泄露了出去。我今天过来的目的,主要就是想提醒你一下,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想法。”

        “那是,那是,人无信则不立!我们已经签了合同,并且小公司还有你的股份,我也答应了以后南粤那边的市场交给你开发,你们可不能自挖墙脚。”

        周游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叹了一口气说道:“说实话,你这边的这点生意,我根本没有放在眼里,要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在一开始就把股份分给我那几个兄弟。我这次去羊城,明着是去上学,其实是有另外的业务要发展,你这边的股份,实际上就是给我的几个兄弟留点后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装作惊讶地说道:“难道你还有其他发财的门路?可不要忘了你老哥哥啊!我这边多的钱拿不出来,抽个几十万参个股还是没有问题的。”

        周游笑了一下说道:“钱就不用了,只要你这边好好发展,我在羊城那边也安心。等忙完了这几天,我就要去羊城了,家里的事情一切都还要你操心啊!”

        “应该的,应该的。”韩爱国笑着说道:“上次我让小侯回去休息了几天,这几天事情刚理清楚,明天就就让他回来继续上班。”

        周游点了点头说道:“他还小,年轻,不懂事。你该说就说,该骂就骂,该罚就罚。我们去了羊城,家里的这一摊事还是要靠他守着,要不然,我也不会赶鸭子上架,非要让他来你这儿学习。”

        “准备去羊城做大业务?”

        周游的本性还不是一个生意人,所以跟韩爱国绕了一会圈子,自己也不耐烦了。“我做什么不关韩总的事,只要你韩总不搞歪门邪道,我也不会有其他手段,大家和和气气赚钱就好了。要是以后我周游不值得你韩总重视,不要你赶,我也会爽快地退股,不招人烦。”

        周游这么一说,越发让韩爱国摸不透周游的想法了。赔笑着说道:“做生意,信誉是最主要的,即使到时候退股,我也会按照实际情况,给你应有的补偿。”

        周游伸出手跟他握了一下,说道:“那就一言为定,药方的事你放心,给了你,我就没想再给别人了!”

        韩爱国握住他的手说道:“你看,我这晚上本来就要请客,你要不嫌怠慢,就一起吃个饭?”

        “真的不用了,我这边的事情也一大把,还是等到工厂开业,我们大展宏图的时候,我再回来跟韩总一同庆祝!”

        韩爱国也没有勉强,点了点头说道:“只要你这边不拉后腿,我这边一定会在年底前就把所有的事情全部搞定。”

        看着周游的挺拔身影消失在人群里,韩爱国真的是被这个年轻人给迷惑了。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有如此稳重的表现。跟他比起来,自己的试探简直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可笑。

        说起来他也是个角了,手底下跟着一帮贴心的兄弟,但是迄今为止,他连个手机都不买,这样一个怪人,究竟图的是个什么呢?

        走出了韩爱国的视线,周游看着手里的资料,忍不住笑了起来。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功夫,甚至专门买了一个摩托车,就为了手里这些没用的资料。

        做生意还是靠的是脑子啊,要不是自己灵机一动,想到以药方来要挟对方,今天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现在自己一方不需要担心对方会违约了,反而是对方担心他们胡来了。

        做生意要脸厚心黑,自己心够黑,可是脸皮不够厚,看来自己这一辈子恐怕终究是成不了一个生意人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