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走枭雄路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离家
    顺利解决了韩爱国这边的糟心事,周游又迎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他注册的“伟哥”和“威哥”两个中文商标的注册受理委托书正本,已经通过邮局寄到了他的手里。

    这份受理书就相当于是正规的证明文件,表示这两个商标已经是属于周游的了。哪怕他现在用这两个商标来卖药,那也是可以的,而别人如果用了这两个商标,那自己就可以去告他。

    收到了受理书,周游的心情变的好了许多,这可不仅仅是一份受理书,这可是代表着红彤彤的钞票啊!

    啊,错了,现在新版人民币还没有上市,百元大钞还是蓝色的。

    心态一好,周游晚上的时候又遇到了一个惊喜,经过三个多月的练习,他终于感觉到了气感。

    瑜伽的气感跟在小说上看到的内功不一样。国内的内功讲究的是要有一个丹田来存气,没有丹田一切都是空的,即使有了气感,也是白忙乎一场。

    但是瑜伽的气感却是却是讲究散在六大脉轮,又散发全身,气随意走。像周游练习的昆达利尼瑜伽虽然有七大脉轮之说。但是最后一个梵穴轮那就等同于神话故事了,因为那里是位于人体之外,也就是卤门之上的虚无空间里。

    周游亲眼见过最厉害的瑜伽大师就是纳亚的父亲,他每次练功的时候,身体周边的电磁场都会改变,但也没有听他说练到了梵穴轮。

    并且,瑜伽即使练到他那个程度,他身体的各个器官的确比一般人要健康的多,但是对于实战的帮助其实并不大,跟国内的内功比起来,相差甚远。

    即使在印度教的经书里,也只是说强身健体,增加骨骼的密度,控制内脏的功能,另外的说法偏神话,没有实际意义。

    感受到了气感,就是身体内部的磁场开始改变,并且可以引起身边的磁场变化。这一点是周游亲自试验过的。他前世后来就做到了这一步,算是摸到了门槛,但是门槛后面是什么,没有一个人能说的清楚。

    原本周游不带器具潜水可以潜一份多钟,但是后来可以潜水两分多钟。原本没有器具只能潜到五十米左右的水深,但是后来他可以潜到将近一百米的水深。这就是他最明显的改变,除此之外,他的身体更健康,更结实,再然后就没有了。

    他能打,靠的是瑜伽给的底子,加上其他各种拳法的攻击力,而瑜伽的攻击力,实在乏善可提。纳亚比周游的瑜伽水平更高,但是他远远不是周游的对手,甚至在周游的一帮手下里,纳亚都不是最厉害的一个,战斗力只能算是中等。

    所以,练出了气感,只是让周游小小地开心了一下。然后他在脸盆里试验了一下,让梁浩计时。结果这种静止状态的闭气,周游现在可以轻易地闭气四分钟,让所有人都惊呼他不是人。因为他们每个人都试验了一下,最多的一个也就是闭气一分钟左右。

    有了这个技能,周游在汉江里泡的时间更长了。别人以为他是在玩,可是只有他自己清楚,这是在为自己的以后做准备。

    八月五号,周游终于拿到了自己的驾驶证,在此之前,他就已经拿到了护照。这个时候,他去羊城的事情也被提上了日程。

    前世的这个时候,他已经出发去了羊城,因为他还要在羊城买房子,开学之前,还要把自己的新家弄好。周金成已经打了好几次电话回来,催他过去,不过周游还是想等明天和颜芳青的录取通知书到了以后,一起过去。

    见识到了周游的种种不凡之处,颜芳青的一颗放心已经彻底沦陷在了周游的身上。但是她去上学不急,因为这一走最低就是半年,她也想在家里多陪自己的父母一段时间。

    最后还是决定,周游跟梁浩,周明洪还有杨恩全先过去,等到周游在羊城那边安排好了,快开学的时候,马洪涛跟颜芳青再一起过去。

    决定了要走,周游把家里的存粮,旧衣服都送给了村里的几个五保户。他们都是孤寡老人,虽然村里有点补助,但是日子过得很是清苦。

    周游家里的存粮不少,他有不在乎这一点钱,干脆直接把粮食送给了他们。至于家里的地,他也一点不要了。走的时候,只是跟村支书,也是他的一个堂伯要了几份空白的盖了公章的公函,以备后用。

    房子他最终还是卖给了二伯,也还是一万块钱。至于那个四伯,在他的两个儿子吃了亏以后,就再也没有提起买房子的事了。

    在周游买好了车票后,他也打电话跟所有的同学朋友告别,其中包括了那个已经渐行渐远的老大张建伟。

    接到了周游的电话,张建伟还特意买了两条烟来给周游送行,等到了周游的家里,才知道原来不止周游,六个兄弟除了老二,其他人都会一起过去。

    梁浩对他最不客气,见他过来,就嗤笑道:“哟,还不错,知道是兄弟,还买了两条烟。但是我们三兄弟这次一起出发,你这两条烟给谁抽啊?”

    周游瞪了他一眼,他这才老实了下来,蹲在了杨恩全旁边帮他薅鸡毛。

    看着其他人还是亲密如兄弟,而自己一个人形只影单,他的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周游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中午大家都在,我也介绍一下你的四弟妹跟你见见,别以后见了面都不认识。”

    但是张建伟终究还是没有留下吃饭,跟颜芳青见了面,问了好,就坚决地离开了。

    因为他的原因,这顿离别餐吃的格外压抑。周游还好一点,以后的分分合合见的多了。但是他们几个都还是年轻人,第一次面临背井离乡,第一次面临兄弟分开,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既然要走,周游也没有放过颜芳青。虽然最多再过一个月就又会见面,但是他还是打了个离别炮,满足了一下自己,也满足了她。

    车票是晚上七点的,下午的时候,周游的家里就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周明洪,梁浩,还有杨恩全的家人都过来了,他们什么话也没有说,就是坐在旁边看着几个年轻人在一起说说笑笑互相打闹。

    看到这一幕,周游才觉得有些心酸。他们都还有父母挂念,只有自己是真正孤家寡人。不仅在家庭上是孤单的,心灵上更是孤单的。

    夏天的时间过的快,天气热,太阳西下的时候,时间也就快到了。二伯他们拿到了钥匙,满脸笑容地将周游他们送上了车。

    车子是村里的一个堂哥买的新面包车,后面挤进来了六个人,还有四个大行李箱。看着他们几个不耐烦地跟自己的家人告别,周游的心里只有满怀的嫉妒。

    “终于啰嗦完了,烦死个人。”这是周明洪。

    “行了,以后你想听他们啰嗦也听不到了。”坐在周游腿上的梁浩在他后脑勺上扇了一把。“往那边挤一点,老二,你坐老三腿上,不要占位置。”

    杨恩全趴在行李箱上,可怜兮兮地说道:“双全哥,你开车可要小心点啊,这车上就我最受罪了。”

    开车的双全笑道:“忍一会儿,这会儿车不多,半个小时就可以到。你们都到羊城去赚大钱了,以后发达了,可不要忘了我们啊!”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颜芳青看着他们几个人在行李空隙里挤作一团,忍不住有些好笑,这也冲淡了她要跟周游分开的惆怅。“老三,老五,你们到了羊城可要帮我盯着老四,别让他在外面拈花惹草。”

    周游笑道:“你也不看看他们跟谁是一条心,帮你看着我,想的美!”

    “反正你给我老实一点,要不然,去了羊城,别怪我……咔擦!”

    梁浩忍不住说道:“行了行了,你们就别肉麻了,可怜一下我们还要几个光棍汉吧!下午的时候你们在房间里啪啪啪,害我还到厕所里去打了一发。”

    颜芳青又羞又恼,啐了一口,骂道:“活该!”

    等到了车站,要离别的时候,颜芳青还是忍不住掉了几滴眼泪。“你到羊城等着我,我会跟老六早点过去的。”

    周游这会看着她,真是越看越美,这真成了情人眼里出西施了啊!他又忍不住想调戏她。“亲一下。”

    “什么?”颜芳青楞了一下,顾不得伤心了,忍不住拿手拍了周游的胸膛。“你坏死了,这个时候还调戏人!”

    周游却一把搂住了她,不容她拒绝,就在站台上亲了上去。颜芳青推了几下,没有推开,认命地窝在了他的怀里。

    而一帮兄弟都叫了起来,还吹起了口哨。月台上的人,包括车厢里的人,视线都转了过来。这个年代,敢在这里亲嘴的场景,还真是难得一见啊!

    一直到上了车,周游才轻松了下来。“终于把这娘们给安抚好了,现在我跟兄弟们一样,也恢复单身了。”

    可是他的感概却没有得到一个人的应和,几个人都呸了一声,向他亮出了四根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