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专业_重走枭雄路_都市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走枭雄路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专业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专业

 热门推荐:
    (感谢机油党总xx的1888打赏,还有牧人兄弟的红包。老朋友还没发现,彪骑兵,满世界打飞机的打赏,以及新朋友落雨朦胧尘嚣,风飘路过一切不留痕-无名的打赏,谢谢大家!)

    而就在周游他们还在漫漫旅途中的时候,襄城市的环驰药业来了两男一女三个访客。韩爱国一听到对方是南粤有名的威曼药业的代表,立刻拿出了十二分的热情接待了他们。

    要知道,威曼药业可是一家老牌的药业集团,不仅的三个省都建有大型药厂,还有一个全国知名的新药研发中心,他们公司每年销售额可以达到数十亿,像韩爱国这样的销售商平时是巴结都巴结不上的。

    可是等他们那个年轻的代表郭祥说出了来意,却让韩爱国懵了。“你们是为了两个注册商标来的?不是为了药品销售?”

    郭祥说道:“除了我是销售部的代表,这两位都不是。我隆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研发中心的谢教授,这位女士是他的助理杨女士。我们这次专程过来,就是想跟贵公司协商,关于你们在两个月前得到的注册商标‘伟哥’和‘威哥’的转让事宜。”

    韩爱国这个时候明白了过来,他虽然不理解对方为什么会这么隆重其事,但是也知道了,自己一开始没有在意的两个商标,其实是值得重视的。

    在他看来,商标嘛,有什么好重视的,大不了再去多注册两个就好了,何必还要买别人的。为了跟对方拉好关系,他开诚布公地说道:“实不相瞒,这两个商标虽然是以我公司的名义注册的,但是所有人并不是我。”

    “我知道。我们也通过内部人士得到了一点消息,商标所有人是一个叫周游的青年,他是你们公司的副总。”

    韩爱国也是做了十几年生意的人,没有直接暴露他跟周游的关系,而是拿出了一瓶周游他们开始制作的成品药,递给了他们。“这是我公司利用古方研发的新药,对于男性性功能障碍有显著疗效,并且已经在积极申请专利和生产批文。所以,并没有出让商标的想法。”

    谢主任接过了药盒,有些嫌弃这包装的粗糙,不自觉地撇了撇嘴。他直接打开了药瓶,闻了一下有些惊奇地说道:“中药成分!”

    韩爱国点了点头,说道:“我们采用的全部是中药成分,对人体的危害极小,不像美国搞的那个万艾可,吃了让人觉得脑血管都要崩裂了。”

    谢主任看了看说明书,就惊奇地说道:“这是从五子衍宗丸的基础上研发的?”

    韩爱国惊奇地问道:“谢主任也知道五子衍宗丸?”

    “五子衍宗丸是一副明朝时期就被广泛应用的药方,到了后来,又被许多老中医添加了多种药材,现在形成的药方不计其数,不过,其中最主要的菟丝子、车前子、覆盆子、枸杞子、五味子这五味药却不会改变。”谢主任好奇地问道:“这瓶药可以送给我吗?”

    韩爱国笑了笑说道:“由于我们的药方专利还没有获批,所以暂时不能外流。请原谅。”

    “我理解。”谢主任也不勉强,又问道:“那我在这里尝一下药效应该没问题吧?”

    这一下韩爱国不好拒绝了,点了点头。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谢主任虽然位高权重,却是个书呆子,相比之下,这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都比他更圆滑。

    谢主任倒出了两颗药丸,直接吃了下去,随后又给两个年轻人一人递了两颗。那个杨小姐问道:“我吃也有效吗?”

    “五子衍宗丸虽然是壮阳药,但是也是补阴药,不管男女,对身体都有好处。不过这味药现在能被韩总推广出来,显然是有高人改进了药方,让这味药的药效变的更强了。”

    韩爱国笑着说道:“耳听为虚,大家还是自己尝一下就知道了。”

    等到晚上酒酣耳热之后,谢主任跟杨小姐在房间里颠鸳倒凤,两个人都自觉比平时发挥的更好。而孤身一人的郭祥,却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幸好这里就在火车站周边,属于风月之地,他花了两百块钱,出去好好享受了一把,回来才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三个人碰头后一琢磨,再也没有说起商标转让的事情了,而是谈起了药品代理的事情。最后,销售代表郭祥口头答应了几种畅销药品的代理权,才从韩爱国的手里又得到了几瓶成品药,满意地回了羊城。

    当他们亲身体验到了药效,就知道,自己这次是挖到宝了。如何应对现在面临的情况,他们三个都做不了主,所以只能先将韩爱国稳定下来,等他们回去之后,让公司领导作出决定。

    而韩爱国也琢磨出了他们的意思,注意到了他不重视的商标其实很重要,而这种药也真的有利可图。

    现在他又后悔自己当初针对周游他们的举动了,现在在双方之间埋下了一个钉子,产生了裂缝,让他觉得有些不保险了。

    要是周游知道了这件事,将药方泄露了出去,对方只要找几个中医,稍微更改一下药方,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生产这种药了啊!打官司,自己能跟这样的大公司打吗?拖都给自己拖死了,还不一定稳赢。

    所以他立即叫来了侯志杰,安抚了他一番后问道:“小侯,最近怎么没有看见小周啊?回头你跟他说一声,就说我请他吃饭。”

    侯志杰的回答却让他心里一惊。“他们都不在,去了羊城了,短期之内恐怕不会回来了。”

    “他去羊城干什么?”

    “上学啊!”

    操!韩爱国暗骂了一句,这真是虚惊一场啊!“你确定是上学,不是干别的事?”

    侯志杰老实地说道:“他没说,但是肯定是有一些计划,我的几个兄弟都过去了。”

    韩爱国有些心神不定了,问道:“你现在联系的上他吗?”

    “他们昨天晚上刚到羊城,应该今明两天就会打电话回来。”

    “那他打电话回来了,你跟他说一声,就说我找他有急事。”

    而他们口中的周游,此时并不知道老家这里发生的事情。坐了27个小时的火车到了羊城,他没有第一时间到自己的二叔家,而是先带着三个兄弟坐车来到了学校所在的新港,住进了中杉大学的招待所里。

    实际上,海员学校也有个招待所,不过主要是针对外边人的,价格要比这边更高,还没有这边有美女可以看。

    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他们四个人就来到了海员学校。见识到了庞大的中杉大学,再看到好不显眼的海员学校,几个人的心都凉了半截。

    梁浩第一次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周游问道:“这就是你要我们来上的学校?怎么看起来还没有一个高中大?”

    这话确实没错,实际上,海员学校的实际招生人数,一直都只有几百人。即使加上委培生,加上一些短期培训班,总的学生人数最多的时候也只有一千二百人。

    周游笑道:“管他学校大小,只要能学到东西,那就足够了。你们都想好了没有,报考那个专业?”

    周明洪第一个说道:“我对英语一点门也没有,只能到你说的那个轮机管理专业了。”

    “我也是,想到要学英语,我就头疼。”梁浩第二个打了退堂鼓。

    杨恩全为难地说道:“要是船舶驾驶专业学不好,能换专业吗?”

    周游也知道,让两个初中生上船舶驾驶专业,确实有点为难了他们。因为学习船舶驾驶,英语就成了必须要掌握的技能,即使不要求你熟练地对话,最起码适任岗位的英语单词你都要一个一个记住吧。

    他点了点头说道:“那你们两个就学轮机专业吧,恩全跟我一起学船舶驾驶。你们别以为轮机专业不需要学英语,照样要学,要不然,给你个机器,你连说明书都看不懂,怎么修?只不过,你们学的单词少一点而已,主要是一些机器词汇。”

    虽然才是八月中旬,但是学校的招生办已经成立起来了。不过这个时候,大部分都是咨询的多,报名的少。

    周游他们一下子来了四个人报名,可把学校的老师们给喜坏了。周游跟杨恩全是应届毕业生,分数又够,直接报名了三年制大专班,毕业的时候可以得到一张无限区三副实习证,只要有船实习,一年后就可以换成适任证。

    而周明洪和梁浩他们属于社会培训生,只能上中专班。幸亏他们不是学习驾驶,要是学习驾驶,也只能得到一张近海区域的三副证,不像周游他们一样,直接可以上海船,全世界哪里都可以去。

    不过既然是轮机专业,跟大专班的差别就不算大了,只是他们不属于正规学生,学校不包分配而已。即便是这样,他们的学费也是周游他们的一倍,每个学期四千多,想要拿证,还要花钱。

    而周游他们学费只要两千多一点,只要学分拿的够,三年的学习也可以压缩到两年。他前世就是两年就拿到了实习证,随后就上了船。

    等到报了名,收了钱,几位招生的老师才问道:“你们也是有亲戚是海员吧?要不然怎么会直接来我们学校?”

    周游这才说道:“我二叔就是海事局的周金成科长,我要来上学,就带上我的几个好朋友一起过来了。”

    几个老师的态度立即好了许多,跟周游握起手来。“原来你是周科长的侄儿啊,真是的,也不早说,我们也可以给你点优惠啊!周科长可是我们的老熟人啊!”

    海事局是海员学校的主管部门,几个老师就是不认识周金成,这会儿也要认识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