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走枭雄路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从来不怕事
    (感谢小牛伟伟,还没发现,满世界打飞机,牧人818,愤怒的馒头的打赏,新的一个月了,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老妖,把新书的成绩冲上去。)

    到了八月底,颜芳青的心里就像长了草,在家里待不下去了。当然,她不是因为想要去学习,而是想周游了。

    初尝肉味,这一下子就断了这么久,让她心里也寂寞难耐。

    虽然早就看过各种各样描写****的书籍,但是真的当她品尝到这种滋味,她才知道,这种享受是多么的噬心蚀骨,让人欲罢不能。

    她也问过邵华,她跟她男朋友的房事,经过比较,不管是从长度硬度持久度,还是技巧上,周游都是男人中的男人。

    为此,她也庆幸不已,这样的极品男人可真是可遇不可求的。

    还有一个方面她更满意,那就是周游的经济实力,高中还没有毕业,就赚了几十万,而且在合伙的厂里还有百分之十的股份。

    她还专程在侯志杰的带领下去了一趟韩爱国收购的工厂,看着那么大一座,一两百人的工厂,周游还是个小老板,她就有了老板娘自豪感。

    而且,她家里对她跟周游的交往也不反对。在她们这一片,周游可是不少有女儿的家里的公认的好女婿人选。

    家里没有公婆要伺候,手里有几十万,人又高高壮壮的,走到哪里都是中心人物,里子面子都有了。

    颜芳青自认对周游还是有感情的,虽然高中三年,他都一直跟苗慧纠缠不清,但是自己却一直暗恋了他三年。原本以为初恋还没有绽放就要枯萎,可是没有想到,临分手的时候,自己竟然得到了他的回应。

    虽然她的性格也有点好强,但是周游就是压得住她,她也愿意跟着这样的一个男人,当一回小女人。周游是有一点大男人主义,有点霸道,但是颜芳青就是迷他这种霸气,认为只有这样的男人才值得跟随。

    她知道,其实许多同学是羡慕她的。周游对她大方,甚至连去上大学的钱都说给她包了。她愿意花他的钱,这让她感觉到自己有一种归属感。

    不过,她没有跟家里人说这件事,家里人给她的钱,她准备留下来给周游买几件衣服。这个家伙就是穷大方,对几个兄弟也好的没边了,可是自己却舍不得买几件好衣服。

    但是,她的心里还有一点担心,因为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摸透周游的心思,不知道自己在他心里究竟占据了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这场恋爱更多的是因为她的主动,而周游虽然接受了她,可是到现在为止,她连周游心里在想些什么都不知道,这让她在某种程度上又缺乏安全感。

    短暂的分开,让颜芳青的心里一直患得患失,她想将周游紧紧抓在手里,可是她知道自己做不到,不仅是自己,周游这样的男人任何女人恐怕都抓不住,她只能被动地承受他的爱。

    但是不管怎么想,颜芳青都打定了主意,自己绝对不会轻易放弃这段感情,哪怕死缠烂打也要跟他在一起。

    由于还有一个马洪涛,所以虽然是第一次出门,她还是没有让自己的爸爸或者是哥哥送她到学校。不过在车站分手的时候,颜芳青抱着她妈妈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想着自己第一次离家,她的心里满是不舍,可是想到在旅途的重点还有一个周游,她的心就已经飞到了羊城那边。

    马洪涛虽然在结拜兄弟中是老六,却是个很会照顾人的小男生。他买了两张卧铺票,一路上水果零食,嘘寒问暖,将颜芳青照顾的像个公主,让颜芳青觉得,这三十个小时的旅程,并没有怎么难熬,就已经过去了。

    火车抵达羊城是半夜,两个人连拉带背,大包小包地随着人流向车站外走。“老六,这么多人,你说他们能看到我们吗?”

    “不知道啊,不过没关系,大不了我们找个公用电话打电话。”

    两个人虽然都是第一次出远门,不过想到车站外面还有周游在等着,他们的心里也没有丝毫的担心。

    现在恰逢开学季,列车运营的高峰期,羊城又是全国著名的大站,车站里简直是人山人海。

    马洪涛随着人流刚出检票口,就觉得身子一重,他心里一惊,来的时候,他就听说了羊城火车站乱的很,心里一直警惕着。可是回头一看,却看见周明洪那笑的都有些变形的脸,心里登时就是一松。

    周明洪得意地笑道:“吓到了吧,老远我就看见你们两个了。畏畏缩缩的,一看就是第一次出门的小羊羔,那些骗子,小偷最喜欢对你这样的下手了。”

    马洪涛不服气地说道:“切,你又比我强到哪儿去?老四呢?”

    周明洪嘴巴一努,马洪涛看了过去,只见身后不远处,颜芳青已经投进了周游的怀里,两个人虽然没有亲嘴,却也抱的紧紧的。

    “走了,我已经订好了招待所,今天晚上我们人都聚齐了,好好地喝一晚。”

    他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到梁浩一声大喝。“草泥马,敢偷爷爷的东西。”梁浩整个人跑了两步,一下子跳了起来,踹了过去。

    一个二十多岁的毛贼提着颜芳青的行李包,被他一脚踹的向前趔趄了两步,重重地摔倒在了广场上。

    梁浩走了上前,对着趴在地上的毛贼又是一脚,这才俯身在他脸上拍了拍,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周游看见几个不怀好意地年轻人都围了上去,连忙喊了一声:“老五小心。”

    梁浩扭头一看,只见几个人已经围了上来,他毫不惧怕地笑了起来。

    看见他笑的阴森,那几个毛贼的同伙有些吃不准了,因为他们在他脸上没有看到畏惧,这完全不是一个刚出门的年轻人遇到事情时候的表情。

    也正是这点顾忌,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动手,而是连忙去探望倒在地上的那个毛贼。可是他哦哦直叫,捂着肋部,痛的起不了身。

    这一边,周明洪和杨恩全也围了上去,他们两个身材魁梧,虽然一脸憨厚,但是这个时候板着脸,还是很让人畏惧的。

    周游拍了拍颜芳青的后背,跟马洪涛招了招手。“你们两个看好行李,我过去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颜芳青到了周游的身边,就没有了一点畏惧感。“我跟你过去,老六,看好行李。”

    这一边,几个围上来的毛贼已经开始叫嚣了起来。“好小子,出手这么狠,直接就把肋骨给踢断了!说说看,这事怎么解决?”

    毕竟不是春运,这个时候只是抵达羊城的人多,一列火车下了人之后,出站口这里的人就少了许多。他们这一群人围了上来,就变得非常显眼了。

    梁浩不屑地说道:“只是骨裂而已,哭哭啼啼的没有一点种……就这还来当飞贼,赶快回家到你妈怀里吃奶去吧!”

    一个三十多岁寸发男人,差不多一米七五高,显然是他们的头,这个时候站了出来,用一口湘南口音说道:“小兄弟,这次是我们眼拙,挑错了对象,但是你不嫌出手太重了吗?”

    周游搂着颜芳青走了过来,接着他的话说道:“那你想怎么办?划下道来。”

    寸发男人眼见对方来的人越来越多,这四个年轻人没有一个弱的,也不愿再挑事,说道:“虽然我们有错在先,但是既然踢断了我们人的肋骨,总要出一点医药费的吧。”

    周游问道:“想要多少?”

    他迟疑了一下,说道:“两千。要不然,我们就叫警察来处理。”

    周游知道,他们这些跟车站的联防队,甚至派出所都是有勾结的,要不然,他们这些也不可能在这个地方讨生活,但是,想跟自己要赔偿,那只能说他们还没有看清形势。

    左手搂着颜芳青,周游的身子根本没动,右腿就已经一下子一百八十度举了起来,直接一下子砸在了他的左肩,让他一下子直接趴在了地上,一声未吭,直接昏了过去。

    这一下不仅把对方的几个人吓的够呛,就连梁浩他们几个,也觉得周游这个动作酷毙了。至于他怀里的颜芳青,更是被他这个动作彻底迷死了。

    周游直接面对着其他几个人问道:“还有谁想要赔偿的吗?”

    一个二十多岁的黄毛将手伸进了后腰,可是还没有等他将刀子拔出来,就被他对面的杨恩全一脚踹到了肚子上,整个人倒了下去,在地面上滑出去了两三米远。

    他发出了一声惨叫,双手颤抖着从身子下面掏出了一把匕首,远远地抛开,捂着后腰处惨叫了起来。显然,直接仰着倒了下去,别在后腰处的匕首伤到了他自己。

    只听到哔哔几声,四个穿着车站警服,手臂上还套着红袖箍的警员跑了过来。更远的地方,一帮联防队员也跟着跑了过来。

    车站广场这里,一直是铁路警察和派出所联合执法,所以,两边都有人过来,也在周游的意料之中。

    “都别动,都别动……”

    看到一个铁路警察去捡那个黄毛丢出去的匕首,周游立刻叫道:“你敢去捡那把匕首,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那个警察楞了一下,望着周游说道:“衰仔,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周游阴鸷地笑了笑,说道:“是吗?那你捡起来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