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走枭雄路 > 第五十一章 变脸

第五十一章 变脸

        (感谢新朋友铁18剑,重生迷穿越,老朋友还没发现,6个8,满世界打飞机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睡过头了,更新晚了,不好意思。)

        见到两边的警察都过来了,几个毛贼这才如同见到了亲人,又都嚣张了起来。面对周游他们,他们的压力可不是一般的大,就连他们的老大,都被周游一脚给砸晕了,现在的他们都有点六神无主的感觉。

        他们在车站的行为介于盗窃和抢劫之间,很容易就可以划归到盗窃里面去,还是未遂,所以,最多拘留半个月,就又要放出来。

        可是面对周游,这是要出人命的节奏啊!

        那个警察将近四十岁了,这些年见识过的狠角色不知道有多少,怎么可能因为周游的一句话就被吓住。

        听到周游的话,他掏出了手铐,直接向他走了过来。“想跟我耍狠,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狠!”

        周明洪和梁浩一见,立刻堵住了他前进的道路,挡在了周游的面前。梁浩推开他说道:“你们不找小偷的麻烦,来找我们的麻烦,是不是跟小偷是一伙的啊!”

        “你再敢动手我连你一起拷!”对方瞪着眼说道:“你信不信让我也带你进去吃牢饭啊!”

        他身边的几个铁路警察看他掏出了手铐,也都抽出了警棍说道:“我们没有看见他偷东西,只看到了你们打人。现在都老实一点,还好解释,你们要是插手,那就别怪我们动手了啊!”

        梁浩他们还是见识的少了,被他们几句话给吓了住,望向了周游。就连颜芳青,这个时候也担心起来,小声地问道:“我们该怎么办?他们是警察……”

        “你们让开……”周游松开了颜芳青,直接扒拉开了挡在身前的周明洪,直接面对这个中年警察。“你是警察?前面还要加上铁路两个字吧!是谁给了你们车站外的执法权?抓人……呸……,你今天敢动一下手,我明天就扒了你这身皮!”

        对方恼怒成凶地直接伸手来抓周游的手臂,想要给他戴上手铐。却被周游反手一拧,直接将他的手臂拧了一个圈,将他按倒在地上。“跟我动手,伤着的只能是你!现在将这群小偷带走,我还放过你,你再敢跟老子动手,老子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一把松开他,周游站起身来对着另外几个铁路警察说道:“纵容犯罪团伙在车站广场行窃抢劫,出事了就推给车站派出所,没出事你们就挡着外面的派出所收取利益,这事儿你认为你们几个铁路警察包的住吗?”

        几个人一听,都有点不敢动手了,主要是他们摸不清周游的来路,生怕真正踢到了铁板,他们几个就包不住了。那个时候,不是今天得到多少好处的事情,而是他们几个都要被扒了这身衣裳吃牢饭的事情了!

        从九十年代,一直到后来的世纪初,羊城火车站都是全国最混乱的区域。由于派出所和铁路警察对火车站广场都有执法权,可是又界限不明,所以有好处都争,出了事就相互推诿,所以这里成了犯罪分子们最猖狂的地方。

        一直到后来,这里的盗窃行为逐渐发展成了抢劫事件,甚至出了多次人命,这里简直成了羊城的毒瘤,才被下大力气整治,不过那是七八年之后的事情了。

        几个铁路警察想以自己这身皮来吓人,能吓得住别人,却吓不着周游。因为铁路警察的职权范围十分狭窄,在车站广场出事,不是在车站里面,他们也只能协助派出所处理,自己没有执法权。

        这个时候,一个正规警察才带着一帮联防队员赶了过来。周游恶人先告状,跟那个警察说道:“警察叔叔,我们是羊城几个大学的新生,刚到羊城就遇到抢劫,被我们发现之后对方还持械威胁,而这帮铁路警察却有意偏袒对方,想要将带有他们指纹的匕首收起来,被我们制止以后却还要来拷我们。”

        梁浩他们目瞪口呆,显然被周游的突然变脸惊住了,画风一下子变化这么大,他们还真有点接受不了。

        那帮窃贼跟几个铁路警察简直要吐血了,吗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自己把便宜占尽了,现在却反打一耙子。

        周游非常清楚,这个年代是警察和联防队员势力熏天的时候,别小看了连个编制都没有的联防队员,这个时候的他们权力大的很,下手黑着呢!把你打死了,安排一个盲流的身份,就能糊弄过去。一直到孙志刚事件之后,警察局才将授予联防队员的许多权力给收了回去,限制了他们的权力。

        对方那个警察虽然没有经历事情的始末,但是对于这种事情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他们跟铁路警察斗的水深火热,能给对方添点堵,是他非常愿意干的事情。

        听了周游的话,他首先手握刀刃,捡起了丢在地上的匕首。“这是谁的?”

        周游指了指还捂着腰的那个黄毛,两个协管直接上前就将他抓了起来,用塑料手铐,拷住了他。由于他们的老大还昏迷着,他们几个连跑都没有跑,就直接被抓了起来。

        那个铁路警察从地上站了起来,连忙将他拉到了一边,小声地嘀咕着什么。周游眼见不对,现在如果让对方联合起来,自己这边可就不好脱身了。

        他直接拿出了电话,拨出了南方报的爆料电话,由于这个爆料电话是八个一样数字,非常好记,周游也不怕记不住。

        对方接通了之后,周游立即说道:“南方报吗?我这边有一个新闻要爆料。火车站广场有一帮抢劫犯专门针对外地来羊城的学生和打工者下手,被发现之后还持械行凶,而他们的行为似乎受到了火车站一些铁路警察的庇护,希望你们能做一个详细调查。”

        那个铁路警察一听,立即急了。“谁让你打电话的?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你胡乱说话是要负责任的!”

        周游没有理他,望着那个警察问道:“警察叔叔,我们可以离开了吗?我两个老乡坐了几十个小时的火车刚来羊城,早就疲惫不堪了呢!”

        “还不行……现在对方两个人受伤,你们要跟我一起去派出所做个记录。”

        铁路警察立刻用本地话跟他说道:“梁科长,今天晚上给我的脸子,民不告官不究,他们既然不追究了,我们也不追究,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好不好?”

        周游看到铁路警察往他的口袋里塞了一卷钱,他才故意为难地问道:“你们真的不追究这件事了?”

        周游笑道:“我们都是学生,现在只想回到学校好好睡一觉。”

        “那你还报告报社?”

        周游向他亮了亮自己的手机,已经挂断了。他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过来登记了周游他们的学生证,身份证,还记下了周游的手机号。“你们的身份信息我已经登记了,以后好好学习,不要争强斗狠。身手挺厉害的,你在家学过?”

        即使周游没有拿出手机,他也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事。现在针对这一伙小偷,也只是想得到一些好处而已,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了,对周游他们也没有为难之意。

        他们不是打工者,而是学生,背后是有组织的,真要把他们弄了三长两短的,学校追究责任,自己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何况看到周游拿出了手机,现在才98年,一个刚上大学的大学生能买手机,那都是家里很有权或者很有钱的主,自己一个也惹不起。

        “我们是武术世家,几个人都是练家子。别说这几个小毛贼,就是再来五十个,我们也能打的他们满地找牙。”

        “你们是来上学的,可不要惹是生非啊!”他看了周游一眼,将笔记本收了起来。“好了,你们也都快会学校去吧,要是对方有事,我还会给你打电话的。”

        周游笑道:“放心好了,我们下手有分寸,都没有大碍。”

        他挥了挥手,“我也就是一说,你们走吧。”

        几个人有惊无险地离开了火车站,坐上了两辆的士就直接向白允区驶去。上了车,一分钱这才又恢复了活泼,问道:“你怎么知道开始来的铁路警察没有执法权的?你们打伤了人,为什么警察不抓你们?你不知道刚才我都怕死了,没想到羊城火车站这么乱!”

        坐在前排的周明洪也好奇地回过头望着周游,想要得到答案。刚才他虽然强装镇定,但是看到警察,其实第一时间他也有点腿软了。

        可是周游看了看开车的司机那异样的脸色,呵斥说道:“闭嘴,你个小娘们哪有那么多问题,你还是好好想想一会怎么还债吧!”

        “什么债?”她犹如一个好奇宝宝。

        周游在她胸前捏了一把,笑道:“快一个月了,你想想欠了我多少个晚上!”

        她一把推开了周游的手,又羞又气,娇嗔道:“要死了,这是在车上呢!”

        为了她第二天报道方便,周游今天白天就先预定了她们学校南门处一家宾馆的两个房间。安顿下来以后,周游在她身上揉捏了一番,这才带着春意泛滥的她下了楼跟其他几个兄弟汇合,一起来到了旁边的夜市,喝到了天色渐亮才回了房间休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