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走枭雄路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相互威胁
    (感谢满世界打飞机,牧人818,于德志,愤怒的馒头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推荐。一个多月了,就一个蚊子推,是你们所有人的支持,抬起了本书的成绩,谢谢。今天三更,下一章下午六点。)

    看着周游带着四个兄弟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蔡阿九笑着说道:“真是几个出色的后生仔啊,难怪能够将阿炳他们二十多个人都打趴下了。”

    “蔡生过奖了,我们只不过占据了地利人和而已。”

    他的笑容一下子就收敛了起来,眼睛犀利地看着周游的眼睛,变的杀气腾腾起来。他以为周游不会知道他是谁,却没有想到,周游直接点出了他的身份。

    周游在他的眼神下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但是也没有跟他直接对视,而是将目光从一帮被释放出来的混混的身上掠过,转了一圈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所有人这一会都显得比较老实,只有林阿炳的家人露出了恨恨的目光。不过在蔡阿九的面前,他们也没敢猖狂。

    “蔡生在羊城大名鼎鼎,我就是再孤陋寡闻,也有所耳闻。并且还曾有意从蔡生手里入手一辆水车开开。只是怕素无瓜葛,贸然登门会引发不快,这才息了这个念头,不曾想今天在这里相见。”

    他哦了一声问道:“那你还知道一些什么呢?”

    周游也有心想要震住他,省得他以后给自己搞出太多的糟心事来。所以直接说道:“蔡生兄弟九人,因为排行老九,故名阿九。据传家传洪拳一说传自清末英雄铁桥三,一说传自白云山觉因和尚,,但是据我猜测,应该是后者更为可信。”

    他的全身气息都调集了起来,可是脸上的笑容更加和煦了。“这些都是人云亦云之说,并不可靠。”

    周游笑道:“我也知道这些都已经无据可查,所以也只是把这些当故事听听。不过蔡生在番于从无到有,闯下一大片家业,却是现实存在的。息怒息怒……”周游退后了一步,脸上还带着笑说道:“我跟蔡生不是一路人,也根本没想跟蔡生有任何矛盾,不过造化弄人,现在得罪了蔡生,也只能希望多了解一点蔡生,化解这段瓜葛。”

    在法院的院子里,蔡阿九终于还是收回了全身的气息,问道:“你想怎么个化解?”

    周游当然不会自己提出条件,说道:“玉不跟瓦碰,蔡生何必跟我们这些小孩子一般见识呢?不过这件事还是请蔡生划下一个道来。”

    “你能接得住?”

    “接不住也要接。”

    “那我们找个地方详谈怎么样?”

    “请……”

    这个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半,周游目送了颜芳青离开,也没有机会跟她缠绵一番。她毕竟是跟副校长过来的,还要听从人家的安排。

    鄢淼静从看见蔡阿九就显得紧张兮兮地,这个时候才说道:“四哥,刚才那个是九哥啊!我们得罪了他,这一下可要完蛋了。”

    “怕他个毛,我就不信他能比别人多条命!”梁浩刚才受到了刺激,在蔡阿九的面前,他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被压抑的难受,这个时候不甘心地耍着狠气。

    不过他还是有些心虚,问道:“四哥,这个九哥是什么人?”

    “一个走私犯,不用怕他。走,吃大餐去。”

    周游虽然表面上一点不怕,但是心里还是有点虚。他自己倒是好说,但是这几个兄弟怎么办?想了想,他跟马洪涛说道:“老六,你回学校去,你这虾米身板,留在这里只会是我们的累赘。鄢淼静,你也先回去。”

    将他们两个安排走,周游带着三个兄弟走向了对面的一个酒楼。

    蔡阿九跟一般的走私犯不同,因为他的老家番于,自古以来就是走私重地。香港的某大家族,就是靠走私成为了国家领导人的贵宾,成为了人大委员,红色商人,而他跟蔡阿九就是同乡。

    当然,蔡阿九的层次比他要低的多了,要不然,周游只有立马投降的份。

    虽然层次低的多,但是这里面有几个很难缠的地方。一个是蔡阿九势力很大,他家兄弟九个,他是最小了。现在他的兄弟最多也只有一两个活着,目前主事人就是蔡阿九。他们家族大,还是一家人,有仇的话那就是不死不休。

    其次,蔡阿九不仅是家族的主事人,还是全乡的扛把子,这个势力就更大了。他们那里走私可不像一般的走私犯,一个团伙或者一群人,而是全乡人都在走私。

    由于历史的原因,国家对别的地方走私严防死守,雷霆镇压。但是对他们那里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有时候还要利用他们走私进来一些国家需要的产品或者技术,所以也造成了一个畸形的庞大团体。

    这个团体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周游现在在人家面前,只是一个小蝼蚁而已。

    不过,周游相信,自己跟林阿炳的恩怨,还不值得蔡阿九大动干戈。他刚才那么强硬,就是怕蔡阿九看中了他的能打,想要收服自己。

    前世自己都没有跟他干,这辈子更不会趟这个浑水了。

    酒店就在对面,这个时候正是生意好的时候,酒店里人满为患。

    不过有小弟等在了门口,看见了周游他们,直接将他带到了二楼的一个包厢门口。

    今天被释放的一帮小弟坐在了包厢外面的一张大台,其中还包括了林阿炳。看见他也被安排在外面坐着,周游的心情更加轻松了。

    如果把林阿炳安排在包厢里,那就是明摆着要给林阿炳撑腰了,但是现在林阿炳都在外面坐着,那就说明他的事情并没有放在蔡阿九的心上。

    只要自己不再触怒对方,给他点面子,这件事情应该要好解决的多。

    小弟打开了门,周游看见包厢里就做蔡阿九一个人。跟在他身边的那个提醒庞大的壮汉放进去了周游,却把梁浩他们挡在了外面。

    梁浩想要往里冲,丝毫不肯退让,跟那个壮汉对视着。

    周游连忙说道:“自己在外面找张台,想吃什么自己点。”

    梁浩看了看房间里面只有蔡阿九一个人,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古惑仔看多了,有时候不自觉就按照古惑仔的方式做事,却闹笑话了。

    周游进屋关上了门,也隔断了外面嘈杂的声音。蔡阿九坐在桌前,给自己倒着茶水,笑着说道:“你有几个好兄弟啊!”

    “小地方出来的,没有见过世面,让蔡生见笑了。”

    “阿炳他们九个人的腿都是你敲断的?”

    “是!”

    “不嫌下手太重了吗?”

    “逼不得已。”

    他抬起头,盯着周游的眼睛说道:“你就不怕我也把你的腿敲断?”

    周游笑了起来,眯了眯眼说道:“蔡生,别看你练了洪拳四十年,但你不是我的对手。”

    他楞了一下,“很有自信嘛!不过现在是科技社会,只靠拳脚是威风不起来的。”

    周游点头说道:“我知道,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耍威风。阿炳要不是在我们学校耍流氓,我也不会出手,更不想惹事。”

    “事情的经过我当然知道的很清楚,否则的话,我也不会让你轻松度过这两个月。不过……事情既然出了,我也必须要在兄弟面前给个交待。”

    他一直没有叫周游坐下,但是周游忍不住了,自己在他对面坐了下来。转过来了茶水,周游给面前的杯子里加了一杯水,端起来说道:“我以茶代酒,先向蔡生陪个不是。但是,蔡生如此放纵手下人胡作非为,不怕引起更大的风波吗?说句难听一点的话,蔡生现在做的事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事,又被他们牵连的话,以后要是严打,再立规矩可就难了。”

    “你在教训我做事?”他板着脸质问道。

    “不敢,只是建议。”

    他沉默了一下说道:“周游,十八岁,鄂省襄城市南郊周王营村人。我很奇怪,你一个鄂省人,为什么听得懂我的白话,甚至称呼我,也是我们这里习惯的蔡生,而不是蔡先生。”

    “我叔叔在羊城,我小时候来这边住过,所以听得懂白话,也能说几句,只是不地道。”

    “我以为你不敢直接提你叔叔呢?”

    忍耐了许久,周游脸上终于忍不住露出了厉色,冷笑着说道:“我才三个亲人,死光了也才三个。你的亲人呢?怕不下于三百个吧!你杀我三个,我杀你三百个,包括一个叫阿香的川妹子刚给你生下的叫蔡振伟的小儿子。看看谁玩不起!”

    蔡振伟是蔡阿九的老来子,一直是他的心头肉。不过在这个时候,这件事知道的人绝对不多。周游也是前世跟他们有接触的时候,那个时候都06年了,他这个小儿子才浮出水面。

    听了周游的威胁,他倒是愣住了,好一会儿才绽开一丝笑容。“很久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么说话了。”

    周游看了看身边的凳子,这里的档次比上次潘源请客的档次要低的多,凳子也不是红木的,而是普通的钢管架构,上面有几块木板,垫着海绵。

    周游坐在凳子上,举腿直接砸向了身边凳子,一下子就把凳子给砸的扭曲变形,不成样子了。“那是因为我有这个实力!我知道,你们搞走私的,枪对你们来说不是稀罕东西,但是你能搞到,我也能搞到,要是来硬的,我这个光脚的还会怕你穿鞋的吗?”

    听见房间里面的动静,他那个威猛的保镖一下子推开门,看见周游身边的凳子,眼睛一下子就盯在了他身上。嘴里却喊道:“九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