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主神崛起 > 正文卷 第六章 意外(求收藏!)
    论装起世家子,吴明与康守礼乃是本色出演。

    就连黄莺与小玉也是见惯场面之人,王乔老头纵然精明,也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先是整理出一间院子,请五人住下,旋即又派出人手,打探胡人骑兵之消息。

    “嘻嘻……黄莺姐姐好厉害,刚才那老头背后的几个人,都是看得转不开眼呢!”

    几人回到院子中,才关上房门,小玉就笑嘻嘻地对黄莺道。

    “院子外有人窥视!王乔老头还不放心我们!”

    秦虎走到窗户边上看了看,却是低声道。

    “这个自然……不过我们带来了胡人骑兵的消息,他们再怎么样,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吴明环视一圈,看向四人:“现在,诸位可相信了这是大夏朝没有?”

    “说实话……妾身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但此庄的布局,乃至人物衣着,家具摆设,都与大周似是而非,带着古意……”

    黄莺苦笑一声。

    “的确……一个人能骗我们,但十个人,一百人,都是如此……”

    小玉也苦着小脸。

    “既然已经确定人情风物不似大周,那么也可以肯定,我们是处于另外的地界……胡人骑兵,恐怕也必然会到来了!”

    吴明道:“此时若我们还想保得性命,就必须借势!黄莺姑娘!这方面就要劳烦你了!特别是这里的乡民训练几何,有什么高手,最好都要一清二楚!”

    “妾身知晓!”

    黄莺想都不想地答应下来。

    她知晓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又没有小玉那么背景神秘,若是到了需要牺牲的时候,当真是毫不犹豫,因此立即想要展示价值。

    而对于这些天天混在乡下,老母猪都能当貂蝉的乡民而言,黄莺便好像是天上仙子一般的人物了,只要略施小计,一帮民夫恐怕都要找不着北。

    “这位大哥……小女子……”

    看着黄莺捋了捋发丝,走出去娇滴滴地打着招呼,那名盯梢的乡兵顿时‘叛变’,殷勤无比,有问必答的模样,除了康守礼之外,其余三人都是露出了笑容。

    时间入夜。

    在与那个看似心神不宁的王乔里长吃了顿饭之后,吴明将五人又聚集在一起。

    “黄莺姑娘收获如何?”

    “小有所得!”

    黄莺柔声道:“据妾身所知,大青庄以王姓为大宗,亲缘遍布,多为同族,有着千余人,世道不靖,平素也练有百余乡勇,其中武功最高的乃是王印,此人为王乔之子,听说已经到了肉身境五重,乃是真气勃发的高手!”

    “接到我们报信之后,此时大青庄已经开始暗暗戒备,休整土围,只是妾身实在不看好呢……”

    “甚至……妾身还听到一种说法,就是我们乃是祸害,带来了胡人骑兵,若是真的大军压境,将我们绑了送出去,说不定就能躲过一劫!”

    “砰!”

    康守礼一掌砸在木桌上,恨恨道:“难怪他们还派人盯梢,原来是为此!”

    “乱世之中,忽然多了我们这几个身份不明的人物,任谁都得长个心眼才对……”

    吴明对此却是早有心里准备。

    以此时村庄的排外程度,肯让他们留宿,本来就是一件怪事。

    恐怕,王乔之所以留下他们,乃是真的将他们当成了被胡人骑兵缉捕的大人物,甚至准备卖个好价钱什么的,也丝毫不稀奇。

    “等到第一波胡人骑兵到来,他们自然就知道厉害了!”

    秦虎插嘴道。

    “在此之前,我等还是多加小心吧!”

    吴明做了总结,脸色又有些严肃:“我却还有几个问题,你们可还记得,昏迷之前的事情么?”

    “无名哥哥是说如何被拉进来的事么?人家不知道诶……”

    小玉无辜地眨着眼睛:“那天……我在家里温书,忽然眼前一黑,就到了这里!”

    “妾身也是……”黄莺的面色一凝:“当时妾身只是在百花馆中抚琴,周围并无任何异样!”

    “某家却是准备去杀一个人!”

    秦虎狰狞一笑,令康守礼缩了缩脖子:“我……我当时正在酒楼当中,与几位好友一起吟诗作对,赏风论月……”

    “本人却是在家门口无端端祸从天降!”

    吴明最后说着,心里却是想到了怀里的玉佩。

    这几人,竟然都是随机穿越,更没有半个提到玉佩的事情。

    又念及道术法器,都被排斥在外的场景,吴明的心里就有些凝重:

    “这里面恐怕有些问题……林奇到底是从何处得到的玉佩,为什么又与主神殿联系在了一起?还有……他的穿越者身份……”

    吴明的脸色肃然,其他人却以为他是在为未来而担忧。

    “当!”

    “当!”

    “当!”

    忽然,一阵急促的铜锣声响起,在黑夜中显得如此刺耳,人声慢慢鼎沸,偶尔还有惊惶哭喊之声,令吴明几个都是心里一沉。

    看来,主神殿连一天清闲都不给他们。

    “老人、女人、小孩都留在家里,乡勇到武备库!”

    黑夜当中,无数火把似汇聚成长长火龙,不时有着大喝声传来。

    而吴明五个一出来,就被一群乡勇团团围住,为首者赫然是王乔,旁边还跟着一名器宇轩昂,肤色如铁的大汉。

    “这位里长,胡人确实非为我等而来,我们去一看便知,若是!我等愿意束手就擒,任凭发落处置!”

    吴明斩钉截铁道:“胡人凶残,必不会放过大青庄,我与康兄,却是在周围有些关系,若要求得援兵……”

    这番话软中有硬,登时令王乔脸色也阴晴不定。

    他摸了摸稀疏的胡须,忽然摆摆手,笑道:“贵客说笑了!我等前来,只是为防贵客有失而已,事已至此,几位不妨与小老儿去墙上一观如何?”

    大青庄周围有着一圈土围子,就仿佛一个小小的城池,此时上面早已点燃了火把。

    吴明等人与王乔登上一个土楼,就听得外界马蹄隐隐,也不知道到底来了多少人马。

    “以某家的经验,外面的胡人骑兵绝对不会多于十骑!”

    秦虎耳朵动了动,忽然道:“胡人以十人为一队,设十夫长,百人设百夫长、千人千夫长,万夫长便坐拥万骑,一般十夫长都是图鲁勇士,百夫长的队伍中便有萨满巫坐镇……”

    吴明几个对视一眼,心里都是一沉。

    既然任务中有着萨满巫出现,显然这次来犯的,乃是一个百人队伍,外面的不过先锋。

    虽然大青庄乡勇也有一百人,但与一百草原骑兵相比,完全是天翻地覆的两个概念。

    “里长……”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旋即一名浑身是血的村民狼狈跑到土围之下,被篮子吊了上来。

    “如何?”王乔见到这人的耳朵与鼻子都被割下,脸色就是一沉。

    与此同时,王印大步上前,伟岸的身躯挡在吴明五人之前。

    “他们不是为了追人而来……但要我们献上粮食、女人,再入庄休整,才肯罢手……”

    村民哭丧着脸,将胡人的条件抛了出来,听得王乔面沉如水。

    粮食、女人倒好办,但放胡人入庄,可就是任凭宰割了。

    此时,他才深深发觉胡人与寻常流民山匪的不同,这便是一群蝗虫,要断他大青庄之根啊!

    “诸位,老夫之前小人之心,实在抱歉!”

    脸色阴晴一阵之后,王乔忽然来到吴明等人面前,深深一礼:“还望诸位鼎力相助,救我大青庄于水火!”

    “这个自然!”

    吴明双手将老者扶起:“按照我等之前探得的消息,此次来犯的胡人,应当不过百骑!”

    “嗯!我大夏北方虽乱,胡人入寇,却未波及到此,应当是某队出来打草谷,一路深入的漏网之鱼!”

    王乔心里一沉,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道:“只要支持几日,或许都不必等到援兵到来,敌骑就会退去……”

    “吩咐下去!将武库里的家伙都搬出来,生死关头,就不要再吝啬了,王印,你总揽全局!”

    王乔此时冷静下来,倒是颇有一些法度。

    “我晓得!”

    王印冷着脸,开始布防。

    “你觉得,大青庄能支持下来的概率有多大?”

    吴明几个却是成了闲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吴明听着越发邻近的马蹄,气血微微加剧,在小玉耳边问道。

    “这个……不好说呢,巴图勇士起码也是十人敌,相当于我们这边肉身境三四重的高手,至于萨满巫……”

    小玉咬着嘴唇。

    “萨满巫的巫术很强么?”虽然吴明也有点前身记忆,但有关这方面的却极为稀少。

    “不好说……”

    小玉思索了下,才轻声道:“巫术与道法一样,若是给予时间,准备完善,便连肉身境九重极变的高手也要吃亏,但若被近身,没有防备的萨满巫与道士,又几乎与普通人没有什么分别……当然,这些都是低阶时的情况,不过一个百人队中的萨满巫,也就这种级别了……我现在最怕的,却是萨满巫能治伤势,鼓动士气……”

    嗖!

    刹那间,十几道箭矢射来,带着呜呜之声,土围上惨叫此起彼伏。

    “胡人骑射!”

    吴明脑海中刚刚转过这个念头,就看到黑暗中一道箭矢仿佛毒蛇般窜来,正中小玉白皙细腻的脖子。

    噗!

    鲜血狂喷,飞溅到吴明脸上。

    温热而带着腥气的味道扑来,吴明的脸色却是木然,看着倒地气绝的少女。

    死了!

    这个见识广博,背景神秘,也有心机的少女,竟然就这么死了,就死在吴明面前!

    “果然……天下之大,无人不死!这才是主神殿么?”

    吴明快速伏下,深深呼出口气,似乎感觉到主神殿终于揭开面纱,向他展露出了锋利的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