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影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后山访客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被问到后山的情况,陆尘便点了点头,道:“正是,你莫非是要上茶山去?”

    那青年面上露出一丝喜悦之色,点了点头,随即又抱拳,笑着对陆尘道:“麻烦多问一句,不知兄台可知在那茶山上,有一处名叫‘飞燕岩’的所在么?”

    陆尘怔了一下,摇头道:“没有啊,我在这里住了很久,这座茶山熟得很,可没有一个叫飞燕岩的地方。”

    那青年也是愕然,显然没想到自己听到的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答案,嘴里下意识地咕哝道:“不该啊,她明明说的就是这清水塘村的茶山。”

    陆尘笑道:“或许是吧,反正这里清水塘村和茶山都是没错了,只有那飞燕岩我确实没见过,要不你去山上自己再找找?”

    那青年想了想,点头道:“说的也是。”

    陆尘便侧过身子,让开了一条道,指了一下身后的那座青山,道:“你顺着这条石路沿溪往前,便能走到山脚,然后大概是有十几条山道都可以上山的,你随便挑一条就行。”

    “十几条山道?”那青年看起来像是吃了一惊。

    陆尘笑道:“那山上半边前山,都是被人种满了灵茶,人来人往的,当然路径多了。【愛↑去△小↓說△網w  qu 】”

    那青年这才明白过来,笑道:“难怪是叫茶山了,多谢。”说着便往前走去。

    陆尘看他擦身而过,往他背影看了一眼后,便也转身继续向前走去,只是才走了几步,背后突然又传来一声呼叫,正是刚才那个青年的声音:“这位大哥,稍等稍等。”

    “嗯,这才一会,就从兄台变大哥了?”陆尘笑着转过身来,倒是并不觉得厌烦,反而是有些好奇地看着又从远处青石路上跑过来的青年,笑道:“怎么了?”

    那青年面上带了一丝歉意,跑到近处话还未说就先对陆尘再次拱手行礼。

    陆尘笑着摇手道:“不必这么多礼啊,从刚才开始你就格外客气来着,难道你是那昆仑派的弟子么?”

    那青年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愕然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一下反而是陆尘呆滞了片刻,随后看着那青年,讶道:“莫非还真是?”

    那青年顿了一下,似乎有些迟疑,但随即还是点了点头,拱手道:“在下是昆仑派门下弟子洪川,不知兄台高姓大名,又是怎么看出我的来历的?”

    陆尘微微皱眉,随后苦笑了一下,道:“真是随口瞎猜的。”

    昆仑派这个门派在中土神州这里十分有名,算得上是修真界中的名门大派之一。这个修真名门有两个最出名的地方,第一是历史极为悠久。当今由众多修真门派组成的真仙盟历史已逾三千年,在这中间无数门派兴起又衰弱,能够一直呆在真仙盟中并且门派历史比仙盟更久的,只剩下了两个门派,昆仑派就是其中之一;至于第二个最出名的地方,便是因为历史太过悠久,这个修真宗门里各种条条框框极多,最是讲究各种礼仪规矩,所以从这个宗门里出身的弟子,且不论道行高低,但天然地就特别讲究礼仪。俗话说见人三分礼,到了昆仑派弟子身上,至少也会变成见人五分礼、七分礼了。

    那洪川看起来也是对自家宗门的特点有些自知之明,从陆尘这里问了一句之后,也是哈哈一笑,随后又是自然而然地抱拳行礼,道:“还未请教这位大哥尊姓大名?”

    陆尘摆摆手,微笑道:“你是名门弟子,我不过是乡村野人,哪里担得起这四个字,在下陆尘。”

    洪川“哦”了一声,居然又是对刚才问路的事谢了一次。

    陆尘被他搞得有些莞尔,便笑道:“你怎么又回来了,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洪川点头道:“确实如此,陆大哥,我刚才想到了一事,那飞燕岩也是别人告诉我的,但那人也是许多年前偶然路过此处一次,所以地名还真不一定和如今的一样。我就想请问你一下,这山上可有一处有众多‘红嘴赤羽燕’聚居的所在么?”

    “红嘴赤羽燕?”陆尘想了想,道,“没听说过这种燕子啊,不过按你这么一说的话,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地方。”

    洪川大喜,连忙追问道:“请问那是何处,可否告知在下?”

    陆尘沉吟片刻,随即道:“茶山上前山平缓皆是茶园,后山便有些险峻之势,又分作东西两道山麓,西麓山上是一座高湖,东麓山上则是一处少见的天坑大洞,每到天色将晚黄昏时分,便有千百只岩燕从那天坑里一起飞出觅食,黑压压一片着实不少。”

    说到这里,陆尘顿了一下,又道:“大概那地方和你说的有点相似吧,不过本地村民都叫那一处地方名叫‘鬼哭洞’的,没听说过有人说什么飞燕岩。”

    洪川这时候已经是满脸喜色,连连点头,对陆尘深施一礼,道:“多谢陆大哥指点,在下感激不尽。”说罢又是再三谢过,然后转身大步去了。

    陆尘笑着看那洪川往茶山方向大步走去,沉吟片刻后,返身走向村子深处,没过多久,却是又回到了那间小酒馆外。

    ※※※

    此刻的小酒馆早已经是门窗洞开,显然是开门做生意了,不过陆尘在门口往里面瞄了一眼,便发现酒馆中空空荡荡,一个客人也没有,显然是生意冷清。

    他笑了一下,迈步走了进去。

    老马此刻正坐在柜台后面,目光呆滞,似乎有些发呆的模样,听到脚步声连忙站起,面上现出一丝喜色,张口就道:“客官请坐,想喝什么……”

    一个“酒”字还没出口,他就看到了陆尘的脸出现在自己眼前,老马的脸立刻沉了下来,哼了一声,道:“随便坐。”

    陆尘笑道:“你这厮好不讲理,难道我便不是客人?不招待也就算了,连个笑脸都不给么?”

    老马冷笑道:“你若是肯付账的话,老子一天到晚笑给你看。”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