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都市超级医圣 > 章节目录 第41章 去省城【求收藏求推荐】
    第二天是周日,葛东旭将千年野生何首乌用塑料袋包好,放在书包里,然后按往常一样在下午时乘坐城乡公交车返回了县城松阳镇。

    不过返回松阳镇之后,葛东旭并没回程乐皓的家,而是径直去了火车站。在火车站买了开往省城临州的火车票,又在火车站附近稍微吃了点晚饭,大概在晚上八点钟的光景,葛东旭上了火车。

    现在还没有动车和高铁,只是普通的列车,从松阳镇开到临州市整整十二个小时。

    这也就意味着,葛东旭要到明天早上八点钟才能到省城临州市。

    长这么大,葛东旭最远去的地方也就县城松阳镇,连昌溪县上一级行政市瓯州市都还没去过,而这一次却一下子要独自一人乘坐火车去省城临州市,说葛东旭不紧张是假的,毕竟他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甚至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乘坐火车。

    好在葛东旭心理素质过强,很快就稳住了紧张的情绪,开始四处打量起火车来。

    夜晚的火车并没有多少乘客,他身边的座位是空的,只有对面坐着一对年轻男女在窃窃私语,搂搂抱抱着,显然正在热恋之中。

    虽然那对年轻男女很坦然,但葛东旭却不习惯看着他们若无其人地搂搂抱抱,再加上大晚上的,外面也没有风景好看,干脆就抱着装有千年野生何首乌的书包闭目养神。

    火车每到一个站点都会停靠一下,不时有人上上下下,到后来他对面的那对年轻男女也下了车,又换了一拨人,不过葛东旭都没去关注。

    反正都是过客,又是大半夜的,再加上葛东旭只是个少年,又不是大美女,大帅哥,谁也没兴趣跟他搭讪。

    葛东旭也乐得耳根清净,甚至在子时时,还悄然运转体内的真气修炼,只是效果差到了极点,最终葛东旭还是放弃,干脆闭目进入了睡眠,毕竟明天还要去永春堂卖药,得保持好精神和体力。

    只是因为心中惦记着千年野生何首乌,再加上又是在火车上,葛东旭睡得断断续续的,大概在早上五点钟时就全然没了睡意。因为在这个时候,本来就是他晨练的时辰。

    大概在七点钟不到一些的时候,火车停靠在了临州市的隔壁市会稽市火车站。

    这时乘客明显多了起来,一开始有两个妇女抱着一个小孩从会稽市上来,坐在葛东旭的对面,紧跟着又有一位男子上来坐在他的旁边。

    对面两位妇女一个比较年轻,大概不到三十岁,另外一个则年纪大一些,大概有六十来岁的光景。孩子被抱在那少妇的怀中,大概一周岁出头的光景。本来这么大的孩子,应该肥嘟嘟的很可爱。可眼前这孩子却无精打采,身形消瘦,肚腹有些胀大,看起来病怏怏的。那少妇不时爱怜心疼地把孩子抱紧,不时亲他额头一下。她身边上了岁数的女人则不时咳嗽的,有时候甚至连气喘起来都有些困难。

    坐在葛东旭旁边的男子看起来似乎只有五十多岁,但直觉告诉葛东旭他应该不止这个岁数。男子面容清瘦,精神矍铄,看起很有股儒雅的气质,让人容易生出一丝亲切之意。

    “这位女士,你怀中的孩子是不是生病了?”男子坐上车后,便不时打量那少妇怀中的孩子,最后似乎实在有些忍不住,开口问道。

    “是啊!孩子最近一直食欲不振,睡觉也睡不好,老是哭闹,愁死我了。”少妇闻言点点头道。

    “这样啊,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让我看看。”男子说道,说完之后,似乎意识到这样说会有些唐突,紧跟着笑着解释道:“你不要误会,我是一名中医,这是我的名片。小孩子生病是很让人心疼的,也拖不得,所以就毛遂自荐了。当然我只是看看,你们要相信得过我,我可以给个治疗建议,当然大家有缘遇上,肯定是不收钱的。”

    少妇和那上了岁数的女人本来听说那男子要帮忙看看孩子,目光明显变得警惕起来,这年头,骗孩子,抢孩子的事情时有发生,不得不提防。不过听了男子的解释之后,两人神情就明显松懈了下来。那少妇还歉意地对着男子笑了笑,然后接过名片。

    少妇两眼在名片上一扫,便立马惊喜地道:“原来您是江南省中医大学的专家教授,太好了,这次我们去省城就是想找名中医专家看看。您也知道,西医看个感冒发烧什么的立马见效,但像我家孩子这样的,他们就没多少办法了。然后我们就去找中医,但在会稽市找了几位中医,都没什么效果,这才没办法想去省城找中医专家看看。”

    “原来您就是唐逸远教授啊,我听过您的大名,没想到您看起来这么年轻。”那上了岁数的女人这时听说眼前的男子是江南省中医大学的专家教授,两眼也是一亮,急忙凑头过去看少妇手中的名片。这一看,立马一脸激动道。

    “呵呵,大姐您过奖了,我看您咳得也挺厉害的,是不是哮喘犯了。”唐逸远教授见那女人听过他的大名,又说他年轻,心里难免有些微微自得,不过面上却急忙谦虚道。

    “是啊,最近天气突然变冷,又担心我这孙子,睡不好觉,哮喘就又发作了。”上了岁数的女人回道。

    “那等会儿,我也帮你看看。”唐逸远含笑道。

    “那,那太谢谢您了!不过我这是老毛病了,难治啊。”上了岁数的女人急忙感激道。

    “哮喘这病是比较难根治,但也不是不能治,你也不要灰心。我还是先帮你孙子看看。”唐逸远说道。

    “谢谢唐教授,麻烦您了。”两个女人闻言急忙感激道。

    “客气了。”唐逸远客气了一句,然后让少妇将孩子给他,但孩子才刚离开母亲的怀抱就哭闹起来,唐逸远没办法,只好让少妇抱着让他看。

    唐逸远先是帮孩子把了脉,又费了不少精力看孩子的舌苔,因为小孩子还小,并不像大人一样叫他伸舌头就伸舌头,倒是折腾了好一会儿。

    ps:凌晨的时候突然有感而发,心中曾想会不会有很多书友笑话我迂腐,但结果收到的是满满的鼓励和支持,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继续努力码字,尽量写好书,或许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