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都市超级医圣 > 章节目录 第48章 别把别人想得那么傻
    “呲!”听到这话的药师们全都猛吸了一口冷气,目中流露出无尽的羡慕之色。

    要知道两年前那株八百年的何首乌,永春堂卖出了一百万的价格。而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年,物价本来就涨了不少,再加上这何首乌的年限更长,那价格自然要更高一些。

    而他们中大部分人的工资,也就一千出头的光景,这在临州市已经算是不错了。

    “只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少年人来卖这等珍贵的药材,恐怕要被刘科长杀成白菜价了。”张老师摇了摇头,惋惜道。

    “是啊,可惜了。要不是这少年人拿到了永春堂来,我们不好截胡,否则真想把它买下来,那样就可以狠狠赚上一笔,一辈子都吃不完啊!”有药师感叹道。

    “哎,这就是命啊!本来那少年人可以一下子成为百万富翁的,如今估计顶多也就被刘科长几千块钱给打发了。”有人摇摇头道。

    “我说小兄弟,你怎么就一个人来啊?你家大人呢?”带路的年轻人低声问道。

    “我都十六岁了,有什么问题吗?”葛东旭问道。

    “问题是没问题,但卖东西最好要大人来更合适。况且这何首乌我看也是有一定年份了,应该值一些……”年轻人低声道。

    “咳咳,小何,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去吧。”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中年男子从一个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对那位带路的年轻人说道。

    那年轻人缩了缩脑袋,然后便急忙走了。

    这中年男子自然便是采购科的刘科长,他的办公室隔药房很近,刚才药房的动静他也看到了,心中已经隐隐猜到了一些,所以见小何在低声说话,便特意出门打发了他。

    “小伙子,你是不是有什么野生的药材要卖给我们?如果没有多少年份的野生药材,我们这里是不单独收购的。”刘科长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对葛东旭打着官腔道。

    采购科是一个油水很足的部门,刘科长身居要位,平时自然收了不少药材供应商的好处,所以一个人吃得圆不隆冬,肥头大耳的。

    “是的刘科长,我这里有一株千年野生何首乌想出售,你看一下,能卖多少钱。”葛东旭说道。

    “要真是千年野生何首乌倒是值个一二十万的,你进来拿出来让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是千年野生何首乌。”刘科长闻言两眼微微亮了一下,一边说着一边引葛东旭进门。

    “一二十万?”葛东旭闻言心里咯噔了一下,不过当他看到刘科长那不经意中流露出来的奸诈和对他的轻蔑,立马联想到了之前欺负他乡下来,没进过城,带着他兜圈子的那位出租车司机。

    看来城里的人都没我们山里人那么淳朴真诚,就连这中医馆里的人也是一样,我得留点心,葛东旭暗暗告警自己,然后不动声色地拿出了何首乌。

    刘科长能坐在采购科科长的位置上,对各类药草自然非常熟悉,一看到葛东旭拿出来的那株野生何首乌,他的眼珠子便猛地亮了起来,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看似随意地拿起何首乌掂了掂,慢条斯理地道:“野生倒是野生的,不是人工栽培的,但年份差了些,顶多也就四五十年的光景。何首乌跟人参不同,算不上珍贵的药材,只有上了年份的何首乌才真正值钱。这样,看你来一趟也不容易,两千块钱,这株何首乌我们永春堂就收下了,也省得你带来又带回去的。”

    说完,刘科长用笃定的目光望着葛东旭。在他看来,葛东旭就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人,而且看他穿着明显还是来自乡下山里的,两千块钱对于他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给他报价两千元,他肯定会乐得屁颠屁颠的。

    可是出乎刘科长意外的是,眼前的少年人不仅没有被这个报价给乐得屁颠屁颠,相反他还伸手取过刘科长手中的千年何首乌,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回袋子,然后又往书包中装。

    本来少年人往袋子里装,刘科长还有几分自信,认为少年人是准备装好了再给他,直到见他往书包里装,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急忙道:“小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四五十年的野生何首乌,我出两千元已经很给价了,你去其他地方,别人给你一千块就顶天了。”

    “刘科长,别把别人想得那么傻。”葛东旭回了句,然后背起书包就走。

    “喂,喂,小伙子,价格还可以谈啊,你别走呀!”刘科长见葛东旭要走,这回就急了,肥胖的身子一个闪身堵在了门口,说道。

    “怎么谈,这是千年野生何首乌,你说是四五十年,你这诚心就是欺负我年少是不是?再说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永春堂前两年以一百万的价格卖出了一株八百年的野生何首乌吗?”葛东旭看着刘科长,冷冷道。

    刘科长一听,一张肥胖的老脸一下子就涨成了酱紫色,他是做梦也没想到眼前这位穿着土不拉几的少年人竟然把永春堂两年前卖出一株一百万的野生何首乌都给打听得一清二楚。

    不过刘科长毕竟是采购科的科长,人精明得很,见葛东旭把事情打听得很清楚,就知道在野生何首乌的价格上没办法糊弄他,只有在年份上面糊弄他。毕竟药材的年份是很难判断的,就拿眼前这株野生何首乌其实就连刘科长也判断不准具体多少年,只知道这么大的何首乌,还有它的颜色表皮,大概判断应该不会输给两年前那一株。但要说是不是千年,刘科长还真判断不了。其实就算一些老中医,也不见得能准确判断。所以刘科长认定葛东旭肯定也只是想卖个高价,所以就说什么千年,其实他肯定不知道这何首乌的真正年份,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又能懂多少药材的知识?能认识何首乌算是不错了。

    脑子这么一转悠,刘科长脸上的酱紫色便褪了下去,又恢复了原来的精明,把葛东旭拉回到了茶几前,硬把他按到了沙发上,笑眯眯地道:“小伙子,做生意嘛,总是有个讨价还价的。不过既然你事前都已经打听过了,那我也不好瞒你,我们永春堂前两年确实以一百万的价格卖出去过一株八百年的野生何首乌。不过你也知道,这种珍贵的药材,并不是每个人都买得起的,我们永春堂也是刚好遇到了这么一位有钱的富人,这才卖了个高价钱,实际上并不值这个价钱。而且,我们肯定要赚差价对不对。所以实际上,一株八百年的野生何首乌真要收购,其实顶多也就三四十万。”

    ps:老断已经开通了微信公众号,网络作家-断桥残雪,请多多关注,会不定时发布一些小说写作进展还有个人生活近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