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都市超级医圣 > 章节目录 第49章 原来是葛先生
    “这还算是有些靠谱。”葛东旭脸色稍缓,点点头道。

    见葛东旭被自己说动,刘科长目中闪过一抹奸计得逞的目光,继续道:“我这说的是八百年的野生何首乌,可你这何首乌真的没有千年,最多也就三四百年的光景,三四百年的何首乌,最多也就值个四五万块钱,你要不信我,我去给你找个我们医院最有名的老中医过来。他看这类药材最准了。”

    说着刘科长就去拿办公桌上的电话,准备打出去。

    葛东旭毕竟是少年人,虽然受了他师父的几年熏陶,但终究不可能像老人一样沉得住气,见刘科长一而再地糊弄他,终于毛了,起身,拿起背包,打开办公室的门,二话不说就走。

    这个时候,临州市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员工年收入平均工资也不过才八九千的光景,四五万块钱,都相当于国有企事业单位员工五年左右的收入了,本来刘科长认为自己出到这个价钱,葛东旭这个乡下来的少年肯定再也抵不住诱惑,马上成交,至于什么打电话,其实不过只是刘科长做做样子的。

    可刘科长万万没想到,葛东旭竟然二话不说,起身就走人,把他给看得拿着电话好一阵傻眼,等他意识过来再不追出去,葛东旭恐怕就要离开永春堂时,葛东旭已经差不多走到了药房了。

    “喂,喂,小伙子你等等,你等等,十万,十万怎么样?”刘科长终于被葛东旭这个少年人给逼得无奈追了出去,喘着粗气地叫道。

    “十万!”药房里的人见葛东旭这么快就出来,还以为他已经被刘科长一个白菜价直接打发了,没想到刘科长一追出来就直接叫价十万,只把药房的人给吓得心脏都忍不住跳了好几跳,目光全都投向了葛东旭,心想,真是看不出来啊,这少年人竟然本事不***得刘科长出到十万的价格。

    不过葛东旭却依旧头都没回地往前走去。

    这回药房里的人看葛东旭的眼神全都变了。

    十万哪!这穿着土里土气的少年人愣是眼皮都不眨一下,脚都不停顿一下!这份心志就算药房里最年长的张老师都自叹不如。

    “二十万!二十万怎么样?不能再高了!”刘科长见葛东旭头也不回就走,只好一边追上来,一边再次出价。

    “二十万!”药房里的人眼珠子都瞪圆了,心想这回葛东旭肯定要停住脚步了。

    要知道二十万拿到山里绝对能成村里的首富!就算在临州市,二十万也绝对是个有钱人。要知道此时临州市市区的房价也不过才一千多二千左右,外围一些才八九百一千左右。像药房里这些工作的人,除了那位张老师,没有一位身家是超过二十万的。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那少年人竟然还是没有停下脚步。

    他们又哪里知道,葛东旭年纪虽然小,但他的目光却很犀利,思路也非常清晰,尤其在来时路上吃了出租车司机一个亏,对人心的险恶更是一下子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已经不会再轻易为别人的言语所动。

    至于钱的数字,虽然二十万对葛东旭确实是个巨大的数字,对他的诱惑力也很大,但他的心志坚定,没有达到自己认定的数字,绝不会轻易为之所动摇。

    “你,你这小伙子,怎么这么固执贪心呢?你这何首乌顶多也就几百年,我都已经出到二十万了,你还不满足吗?那你说,你要多少?”刘科长终于追上了葛东旭,拦住他道。

    “首先,我要声明一点,我这是千年野生何首乌,不是你说的三四百年,这点我非常清楚,你糊弄不了我!另外一个,二十万确实是个大数字,但问题是我的何首乌既然不止值二十万,我为什么要二十万卖给你,这个跟我固执和贪心没有任何关系。现在我给你最后一次出价的机会,你要再糊弄我,我就真走了。我想临州市并不是只有你永春堂一家百年老字号。”葛东旭很是冷静地回道。

    刘科长看着葛东旭冷静的表情,表情终于渐渐转为了严肃。他终于把眼前这位少年人看成了平等的交易对手,而不是像先前一样高高在上地看着他,似乎吃定了他一样。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刘科长问道。

    “葛东旭。”葛东旭回道。

    “原来是葛先生,我实话告诉你吧,你这株何首乌确实有些年头了,但是不是千年,我也不敢下定论。如果真是千年何首乌价格确实不止二十万,但具体多少,我同样不好现在就给你,我需要找几个老中医确认一下。”刘科长正色道,对葛东旭的称呼也变了。

    因为现在他已经很难再把葛东旭当成一个少不更事的十六七岁的少年人来看待。况且一旦葛东旭真卖了这何首乌,光他的身家就不好再把他当一个少年人来看待了。

    “这没问题,只要你们不欺我年少,唬弄我,都好说话。”葛东旭说道。

    饶是刘科长在生意场打滚多年,被葛东旭这么一说,老脸也情不自禁有些发烫。

    “怎么会呢!”刘科长讪讪地说了一句,然后带着葛东旭到了柜台那边,对那位年长的药师,说道:“张老师,您经验多,您帮我把把关,看看这何首乌究竟有多少年份?”

    那位张老师闻言点点头,然后拿起那株千年野生何首乌仔细看了起来,不仅用手去摸,还用鼻子去嗅,甚至还拿了放大镜来看。

    这回却是比刚才要仔细正式了许多。

    许久,那位张老师才抬头对刘科长说道:“刘科长,药材的年份是很难判断的,不过大体上能判断年份应该不会输给两年前那株。但有没有千年,我就不好下结论了。我建议你还是找唐教授看看,他是这方面的真正专家,他如果说是千年,那就一定是千年了。”

    见张老师判断跟自己之前的一样,刘科长神色不知不觉中又严肃了许多,点点头道:“真要是这样,郑重起见,是还要再请唐教授过目一下的。”

    ps:新书冲榜中,还请各位书友尽量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