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都市超级医圣 > 章节目录 第238章 你不打个电话约一下葛公子吗?
    安静了一阵子之后,方婉玥又想开口让葛东旭给大家开开眼界,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已经被她母亲一把拉住,狠狠瞪了她一眼。

    这一次跟之前那一次不同,因为这一次葛东旭选择笑而不语,那就意味着,这个问题问问就可以了,不能再深入追问。

    团圆饭在傍晚的时候结束。

    因为冯国强,冯国振等人都是大人物,大忙人,团圆饭之后,又稍微陪着冯老和葛东旭聊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去,剩下一帮冯家三代继续留在四合院陪着。

    “我老了,你们年轻人应该有你们年轻人的生活。东旭你难得来一次京城,还是让尘清他们陪着你到处逛逛吧,不用专门留在这里陪着我这个老头子的。”冯国强等人走后,冯老笑着对葛东旭说道。

    毕竟两人年纪相差很大,长时间陪着老人,葛东旭也确实没多少话好讲,闻言也就不矫情,笑道:“那行,师兄也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再给你稍微推拿一下。”

    “好的,去吧。”冯老笑着拍了拍葛东旭的手道。

    说完,冯老又特意对冯尘清等人交代了一番。

    “这大冷天又是大晚上的,也没什么好地方要去的,要不找个俱乐部弄个地方,喝一点,唱唱歌什么的?”出了冯老的房间,冯尘明缩了下脖子,然后看向葛东旭问道,有请示他的意思。

    冯尘明是冯国振的儿子,但很奇怪的是,他老爸是军人,他却对从伍一点兴趣都没有,倒是对经商有兴趣,弄了个外贸公司,专门做法国那边的葡萄酒生意,倒是做得有声有色的。

    也因为这样,比起冯尘清这个在政府中工作的大哥,他经常会出入俱乐部等一些场合,人面也广。

    “好呀,好呀,那就去帝锦。明天我在那里还有个新年慈善捐款活动,刚好可以去看看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冯尘明话音刚落,方婉玥已经立马拍手叫好。

    “你这丫头蹦跶什么,这得看东旭的意思。”老大冯尘清笑瞪了方婉玥一眼,然后同样将目光投向了葛东旭。

    “啊,对了,东旭,我听我妈妈说,你还是一位大老板,清和凉茶就是你们公司的产品。”冯尘清这么一说,方婉玥突然想了什么,两眼亮地看着葛东旭。

    “我说婉玥,你别胡闹行不,你们那帮……”冯尘清等人一听,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没等方婉玥说完,已经急忙开口打断道。

    “喂,我说各位表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我这是做慈善,是要帮助山区那些没办法上学的贫穷儿童的。怎么就成胡闹了?”方婉玥立马一脸不服气道。

    “做慈善帮助山区贫穷孩子是好事啊。”方婉玥这么一说,葛东旭倒是想起了柳佳瑶资助山区儿童的事情,不由得对方婉玥多了一分亲切和好感,笑着插话道。

    “你们看,你们看,连东旭都这样说!”方婉玥见葛东旭帮她说话,顿时得意了起来,小也挺了起来。

    葛东旭身份可非同寻常,他“老人家”开了口,冯尘清等几人只好互相对视了一眼,露出一抹苦笑,就不敢再数落笑话方婉玥了。

    见冯尘清等人不敢再数落笑话自己,方婉玥得意地瞟了冯尘清等人一眼,然后两眼充满期待地看着葛东旭,道:“东旭,刚才你说帮助山区贫穷孩子是好事,那你这个老板是不是也应该表示一下啊?”

    “没问题啊!”葛东旭理所当然地回道,虽然隐隐觉得似乎哪里有什么不对劲。

    “太好了!就知道你能跟外公成为同门师兄弟肯定是个好人。那我现在作为京城红色娘子军新年慈善捐款活动的起人之一,正式邀请你明天晚上参加我们的新年慈善捐款活动。”方婉玥闻言立马蹦跶了起来,然后很快又像是变魔术一样从手提包中拿出了一张请柬,一本正经地双手递给葛东旭。

    葛东旭愣了愣,但还是只能接过请柬,笑道:“那我明天一定到场捧场。”

    他现在已经有些明白过来这个慈善晚会会有点特别,但话已经说出口再反悔肯定不妥。而且葛东旭也认为,不管这个晚会有什么特别,本意总是好的,他不能打击方婉玥的这份热情。

    见葛东旭接过请柬,而且明确表态明天一定到场捧场,方婉玥立马冲葛东旭甜甜地笑了笑,还特意鞠了个躬,再然后她就很得意地冲冯尘清等人扬了下下巴道:“几位表哥,你们可以选择不来的?”

    冯尘清看着方婉玥那得意的表情,一脸的吃瘪和苦笑,葛东旭都已经明确表示要去了,他们又怎么可以不去呢?

    “既然反正明天要去帝锦俱乐部的,今晚就不去了吧,我早点休息,反正大冷天的,你们各忙各的去吧,不用管我了。”葛东旭的性格自然不是特别喜欢去什么人多奢华的地方,答应了方婉玥的邀请后,想了想说道。

    ……

    京城某酒店,咖啡吧。

    “拾依,反正晚上吴总监那边没安排,你不打个电话约一下葛公子吗?”江南省娱乐台当家花旦刘曼曼对舞拾依说道。

    “还是不要了吧,他明显是有来头的,我还是不要打电话打扰了他了。”舞拾依闻言心动了一下,但很快还是摇了摇头道。

    “你还是太年轻,有些事情不懂啊!就因为他有来头,才更需要打电话约他呀。做我们这一行的,想要上位,想要推开有些有权有钱男人的觊觎和不怀好意,背后总需要有个人的。既然那个葛公子给你留了电话号码,显然对你还是有点意思的,而且我看他人也不错,不像那个圈子里的老油条,而且人还年轻,你不赶紧下手,等时间一长,像他这样的男人,身边是不缺女人的,到时早就把你给忘到爪洼岛去了。”刘曼曼轻轻搅动着咖啡,动作优美,讲话不急不缓,眼中隐隐透出一抹落寞的目光。

    舞拾依看着刘曼曼,感受到她此时目光中的落寞,心头不禁微微一动,想起了台里私底下有传闻说,刘曼曼的上台跟省里某位领导有关系。只是前段时间那位领导出了问题被拿下,现在台里已经有传闻,这次新节目可能会把她给替换掉。

    一开始舞拾依并不相信,因为刘曼曼给她的感觉一直是个比较优雅有气质的女人,文采也好。如今听她这么一说,感受到她目中的落寞,不知道为什么倒是有些相信那些传闻了。

    “可,可是,我,我现在没信心啊!他要是不理我呢?”许久舞拾依看着刘曼曼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