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章节目录 第六章:御前侍卫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陆承启心中暗道:“差点吓坏我的小心脏,不过,总得装作镇定的样子才是。我是皇帝,要有威严!”缓缓平复心情的陆承启,并没有放下手中的书籍,把御前侍卫长晾在了一旁。

    许景淳不知道陆承启的心思,但他还是诚惶诚恐地半弓着身子,右手抱拳行着军礼。虽然陆承启没有说话,但这压抑的气氛,却让他这位大高手额头上冒出了汗水,仿佛面对手无缚鸡之力的陆承启,比面对一个绝世高手还要吃力。

    过了大约一刻钟,陆承启才缓缓放下手中的书籍,从那张龙椅上站起身来,负手在背,用缓慢却威严的口吻说道:“许景淳,你可知罪?”

    许景淳心中一震,颤声道:“微臣……微臣不知所犯何罪?”

    陆承启冷冷地说道:“你身为侍卫长,得朕口谕,却迟迟不来,难道要刺客杀了朕,你才知罪?”

    许景淳脑门上的冷冷渗出,颤声说道:“臣罪该万死!”

    陆承启冷冷说道:“下不为例,若有再犯,两罪并罚,到时候你自刎吧!”

    许景淳冷汗直下,也不敢伸手去擦,听闻陆承启饶过了他,心中略定,说道:“臣定当日夜守护皇上的安危,不离半步!”

    陆承启听他表了忠心,心知收他为心腹,又近了一步。陆承启仔细观察过许景淳的面相,发现他长着一张国字脸,眉宇间透出一股正气。虽然如此,但陆承启还是不确定他的品性,才特意试探了一番。

    以陆承启的阅人经验,只能看出这么多。但他是跑销售的,对于人的心理,还是有一定把握的。陆承启见折服了许景淳,心中松了一口气,再次坐了下去,端起桌前的茶水,慢慢抿了一口。

    只觉得一股清香直透心脾,陆承启忍不住在心中感叹了一番:“做皇帝就是好啊,好茶好酒伺候着,但也是高危职业,一个不慎,就万劫不复了。”

    心中虽然这么想,表面却依旧表现得非常威严,弄得许景淳心中忐忑不安:“不是说小皇帝没什么城府吗,今日一见,却忒得吓人,吓得老子差点屁滚尿流。”

    陆承启心中却是在想:“听芷若说,这茶叫做什么白茶,却不知道是什么名品?想来什么龙井,铁观音也不过如此。”他虽然是文科生,但对于历史的认知却只限于教科书上的那点可怜的篇幅,哪里知道这是宋代著名的贡茶了?这白茶,产量极少,制作不易,也只有帝皇家才有幸能喝到,寻常人家只是粗茶,哪里有这么好的茶?

    品了几口茶,陆承启才缓缓说道:“来人啊,给许侍卫长看座。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许景淳一时间转不过脑袋来,这赐坐之事,乃是朝中重臣才能享有的特权,他小小一个五品侍卫长,哪里享受过如此殊荣?一时间便愣住了。

    等到小太监搬来一张椅子,许景淳浑浑噩噩地坐在上面,也没回过魂来。陆承启再次说道:“看茶!”

    小太监们不敢怠慢,以最快的速度泡好了一杯茶,递给了许景淳。许景淳如坠云里,傻呆呆的接过茶,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来,激动的说道:“多谢皇上赐茶!”

    陆承启又抿了一口茶水,才说道:“这茶不错,你可以尝尝。”

    许景淳哪里敢抗旨?连忙一大口灌了下去,也不顾茶水还是滚烫的。

    陆承启见他这副模样,便知道他心中已经乱了,心道:“如此便好,看来事情可以成功一大半了。”想到这,陆承启说道:“听说许侍卫长出身寒门?”

    许景淳连忙放下茶杯,恭恭敬敬的回话:“回皇上,微臣自幼家室贫寒,随师父习武后,因找不到营生,便当了兵。在边关立了好些战功,才得以当上这五品武官。”

    陆承启缓缓问道:“你来宫中多久了?”

    许景淳老老实实的说道:“回皇上,自皇上登基以来,微臣便一直服侍宫中。”

    陆承启心中一喜:“看来他的背景挺清白的,是个能信任的人。我就说怎么对他有点印象,原来是那个倒霉鬼不愿意待见他,把他调得远远的。如果不是这样,恐怕他自己也不会枉死了。万幸,万幸!”

    陆承启感叹道:“是啊,天下百姓,尚不得一餐饱腹,是朕做得不够啊!”

    许景淳连忙说道:“皇上英明神武,肯定是一代明君。微臣乃是一大老粗,不懂朝政,但微臣看得出皇上是一片丹心为百姓。”

    陆承启叹了一声:“一片丹心又如何?你不懂!”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自本朝太祖秉承天意开国以来,太宗、文宗武功文治威震天下,尔来已有百余年。可如今,内忧外患,国事一塌糊涂,许景淳,你是个明白人,自然也能看到这天下已经乱成了什么样子!百姓食不果腹,贪官污吏却夜夜笙歌,这怎么能叫朕不心疼!”

    许景淳被陆承启的一番发自肺腑的话激动得热血沸腾,颤声说道:“皇上……”

    陆承启摆了一摆手,让两行清泪由脸颊滑落,动情的说道:“朕登基以来,原本想励精图治,肃清朝政,整顿军备,却不料朝中奸臣当道,朕虽有心却无力,眼看着朝政一天天腐朽下去,朕无能为力只好每日寄情玩物,消遣时光,又有谁能知朕心中的痛楚?这江山,不是臣子家的,他们当然不会心疼,可这江山,是太祖传下来的,朕有责任去守护它,可朝中小人位高权重,朕实在无能为力,愧对先祖啊!”

    许景淳听到这,哽咽的说道:“皇上,微臣虽然不懂大道理,但忠君之事,微臣还是懂的。只要皇上下令,微臣定赴汤蹈火,也没有一句怨言!”

    陆承启说道:“许景淳啊许景淳,你是明白人,可是朝中的大臣不是明白人吗?他们贪来的银子,已经够他们吃好几十辈子了,可他们还是要贪!可恶,可恨啊!”

    “许景淳,朕问你,你觉得朕是昏君,还是明君?老实说来,不得撒谎。若是说谎,你项上人头不保!”

    许景淳吃了一惊,喃喃说道:“微臣……微臣先前以为皇上是一个……昏君……”

    陆承启黯然说道:“朕就知道……”

    许景淳连忙说道:“但现在微臣知道了,皇上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明君!”

    陆承启哂然一笑:“明君?朕现在连半点权力都没有,谈何明君?许景淳,你现在可是朕唯一能说上话的人,可不要让朕失望啊!”

    许景淳虽然出身贫寒,但经过了官场的历练,他也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了,听的这句话,他心中一凛,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能否衣锦加身,就看这一搏了。

    许景淳只觉得热血往上一冲,当即拜倒在地,叩首道:“微臣当粉身碎骨,以报皇上知遇之恩。任何想伤害皇上的人,都要从微臣的尸体上踏过去!”

    陆承启连忙站起来,扶起了拜倒在地的许景淳,口中连说:“好,好,好,朕就知道,朕没看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