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章节目录 第七章:天子亲军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许景淳被陆承启这一番推心置腹,感动得涕泪齐下,恨不得当场把心挖出,以表忠心。当即说道:“皇上厚爱,微臣唯有以死相报!”

    陆承启用力拉起了许景淳,笑道:“死倒不必,朕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

    许景淳斩钉截铁地说道:“皇上请吩咐,微臣就算肝脑涂地,也一定为皇上办妥!”

    陆承启一字一句地说道:“朕问你,你在京城之中,可有信得过的心腹?”

    许景淳愣了一下,刚想回答,陆承启继续说道:“一定是要那种身家清白,不与朝中大臣有任何瓜葛。”

    许景淳想了想,说道:“微臣有许多同袍,都在边军之中,身家确实清白。只可惜他们没甚么门路,就算身怀本领,也无处打点升官……”突然,许景淳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陆承启却摆了摆手,说道:“你说的这些,朕都知道,你不必忌讳,朕就是要下定决心,为大顺铲除这些毒瘤。”

    许景淳忐忑的心才慢慢放了下来,继续说道:“微臣曾在边军做过校尉,心腹倒也有不少。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陆承启不动声色,说道:“你可识字?朕要你把这些人的名字都写下来,好加以重用。”

    许景淳大喜过望,伏地再拜:“皇上如此待他们,他们必定忠心不二!只是微臣……乃粗人一个,字倒识得一两个,只不过识得不多。”

    陆承启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样吧,你来说,朕来写。”说罢,他提起一只狼毫笔,铺开一张宣纸,在歙砚上蘸了蘸浓黑的墨汁,写下一道圣旨:“上御:雁门关边军御敌有功,传有功兵将回京面圣……”

    不多时,这一道圣旨便拟好,把圣旨交给许景淳之后,道:“这件事,你需得亲自去办,交由他人,朕都放心不下。这件事关乎天下,你一定要办好,否则你就提着脑袋回来见朕吧!还有,不得惊动朝中大臣,沿路要乔装打扮,可明白朕的意思?”

    许景淳虽然忠厚,却也不是傻子,陆承启都说得如此明显,他再不领悟就是二百五了。当即立下毒誓:“微臣定不负皇上重托,如若办不好,微臣提头来见!”

    陆承启好像放下一桩心事那样,松了口气,疲乏地挥了挥手,说道:“你下去办事吧。”

    许景淳告退出来,回头望了一眼威严的御书房,抹了一把冷汗,但却豪情万丈,他知道这次是要赌一把了,若是赌得对,下半生的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他如沐春风,脚下生风,一路小跑出宫,牵了一匹健马,连家都不回,直奔出城。

    此时,在御书房里,一名小太监正在向陆承启禀告:“皇上,臣亲眼看见许侍卫长直奔城外去了,没有在城里耽搁一刻。”

    陆承启闻言,双眼爆出精光,挥了挥手,道:“知道了,你办的很好,去内库领五十两银子,说是朕赏的。”

    那小太监笑逐颜开,恭敬地退出了御书房。陆承启嘴角荡起一丝微笑,心道:“这几日不断打探朝中结构,也算是有所心得。等许景淳回转,我的亲军就算有了。哼,攘外必先安内,这些蛀米大虫,也是时候收割了!”

    宫外,太师府上。

    杨太师静静地听着他在宫内布下的耳线的报告,听到许景淳奉命公干连夜出城的时候,喝茶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皱眉地说道:“你是说小皇帝召见了许景淳那个愣头青,还在里面谈话了好长一段时间?”

    躬身而立的那名内侍(太监职位的一种),说道:“咱家决计不会看错的,皇上召见许侍卫长,呆在御书房里大约三刻钟之久。而许侍卫长出了御书房之后,就直奔出京了。”

    杨太师还未曾说话,一个声音自身后屏风响起:“爹,那个不学无术的小皇帝,想必是又找到什么好玩的事物了,才让许景淳去采办的,您是多心了吧?”

    话音落地,一个长得油光满面的贵公子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挥手让那名内侍离开了房间,并说道:“你做的很好,去管家那里领赏吧!”

    那名内侍不敢多呆,告退而出。杨太师又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说道:“话虽如此,但不可不防啊!别人不知道,你还不清楚吗?人人都道太师好风光,却不知道其间多凶险。若是一着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贵公子笑道:“就算那个小皇帝现在醒悟,也迟了。朝中官员,又有谁敢不听爹的话?”

    杨太师皱了皱眉,说道:“别人就罢了,唯独那个老匹夫,决计是不会放弃与老夫做对的!”

    贵公子笑道:“徐崇光那老头子是个倔驴,您何必生气呢?不过,他执掌户部,倒是给爹爹添了不少麻烦。”

    杨太师叹气道:“也算他有本事,没了他,大顺朝也算垮了一半。若不是如此,老夫岂能留他到现在?倒是小皇帝大病之后,好似真就换了个人,遮莫是要掌权的兆头?”

    贵公子说道:“爹爹莫要烦恼,四日后便是例朝,到时候便可知道小皇帝打的是什么算盘了。”

    杨太师放下茶盏,说道:“也唯有如此了。”

    “爹爹,夜深了,您回去歇息吧。朝中之事,就留给那些糟老头子们吧。”

    杨太师叹了声,说道:“也罢,吾先去歇息了。”

    贵公子把杨太师送进寝室,然后弹开折扇,对着明月说道:“小皇帝,若你好好当一个昏君也就罢了,若是想掌权,哼,那就不怪我手下不容情了!”

    月光如水,但月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却漆黑得如同墨汁一般……

    翌日,陆承启自辰时而起,便被告知,户部尚书徐崇光在外求见。陆承启皱了皱眉,穿越过来也有五六日时间,却从未见有一个官员能这般敬业。陆承启心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忠臣?”

    他昨晚差点忍不住“吃了”周芷若,忍得辛苦难受,几乎一夜未眠。也怪不得他,他现在的身子太过于孱弱,十六岁的年纪,却好似能被风吹倒一般。再说了,周芷若也不过十五年纪,现在行房事,简直是草菅人命。为了自己,也为了自己的老婆着想,陆承启还是忍住了。

    被小宫女们服侍着洗漱完毕之后,陆承启前往御膳房用早餐,想起那个户部尚书还在等着他,便吩咐道:“请徐卿随朕前往御膳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