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章节目录 第八章:户部尚书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随行小太监哪敢怠慢,立即一路小跑,去把徐崇光恭恭敬敬地请了过来。不多时,一个精瘦的小老头便在小太监的带领下,走进了御膳房。

    陆承启正在喝着一碗香甜的人参粥,这可是大补元气的东西,而且人参是真正的野山参,哪里像后世那般,一根人工种植不过两年催熟的人参,也敢说是野山参?

    陆承启的身子弱,自然要进补。这身体是本钱,陆承启可不想未老先衰。就算有雄心壮志,也得有命去实现才行。

    那小老头穿着一身官服,却怎么看都像是乡下那农夫一样。见了陆承启,小老头大声说道:“微臣见过陛下。”

    陆承启在喝粥的空隙,瞥了一眼这小老头,发现这小老头虽然模样质朴得像个老农,但眼中的光芒熠熠,眼神清澈,心中顿生好感。放下碗筷,吩咐左右:“来人,给徐卿一副碗筷,朕要与徐卿共餐。”

    徐崇光眼中闪过一丝不解,但君命难违,只得拜谢:“谢陛下赏赐!”

    陆承启也不多说,三下五除二把人参粥喝完之后,见徐崇光喝得正欢,也不去打搅,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便摆驾往御花园走去。

    这几日,他的生活作息都是如此,早上先喝碗人参粥,然后开始锻炼身体。【愛↑去△小↓說△網w  qu 】毕竟要为以后打下基础,身体太弱了可不行。

    徐崇光见陆承启要走,吓得连忙把滚烫的人参粥吞进肚子,陆承启笑道:“徐卿慢点,不急,朕先去御花园等你。”说罢,一马当先走出了御膳房。

    当陆承启在御花园之中跑了两圈之后,徐崇光才姗姗到来。陆承启接过小太监递过来的汗巾,抹了两把汗,笑道:“徐卿来得好快,说罢,找朕有何要事?”

    徐崇光见陆承启与往日完全不同的作风,已经是一头雾水,开口询问道:“陛下,你这是做什么?”

    陆承启早就备好了说辞,当即说道:“我大顺朝武风兴盛,朕身为天子,当以身作则。强肢劲体,乃是君子之道。且君子习六艺,也要有射艺。朕不过小跑两圈,算得了什么。”

    徐崇光想了一想,觉得没什么不妥,这小皇帝锻炼身体,总比无所事事,玩物丧志强些。他说道:“陛下有此想法,自是再好不过。不过,陛下多日不理朝政,微臣担心国事荒废,特地向陛下汇告一番。”

    陆承启自然明白,户部是掌管经济所在,徐崇光乃是户部尚书,是油水最多衙门,他眼巴巴的向自己禀告事务,如果不是别有用心,那便是大大的忠臣了。陆承启留了心思,当即说道:“徐卿请到凉亭,慢慢叙说。”

    两人坐定,小太监、小宫女们拿来茶水糕点,便恭恭敬敬地退下了。陆承启见四周无人,便说道:“徐卿请讲。”

    徐崇光清了清嗓子,说道:“陛下,一月前黄河决堤,百姓流连失所,易子而食,千里饿殍,惨不忍睹。户部拨下的钱款,却少有送到百姓手中。微臣实不忍睹,只好向陛下求助来了。请陛下下旨,赐臣专断之权,专理黄河之事,否则民怨齐天,恐生不测!”

    陆承启脸上怒气乍现,但转眼间又压制住了,缓缓的说道:“贪官污吏,已经积重难返,非一时之功。徐卿忠心国事,朕心甚慰。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机!”

    原来陆承启转念间便已经嗅到,这是一个时机,斩断杨太师爪牙的时机。若是这般轻易就授权给徐崇光,还是不到火候。三日后,乃是例朝,那时候才是陆承启露峥嵘的时候!

    徐崇光原本也没打算小皇帝轻易会授权,只是感叹一声,不再说话。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陆承启笑道:“朝中有徐卿这般忠臣,朕的心底便多了几道底气。”

    徐崇光也是聪明人,闻言惊愕了一下,却没说话。陆承启继续说道:“现在太师势大,树大根深,拔出萝卜还带着泥,何况是这等经营了几十年的势力?徐卿若真的是为了百姓好,为了大顺朝好,自当明白要怎么做。”

    徐崇光表面虽然不动声色,但内心波澜已经滔天。良久他才说道:“老臣果然没看错,陛下是一代雄主。有道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太师自以为高明,却不料已经棋输一着了。老臣不才,愿为陛下牛马,以供驱策。”

    陆承启笑道:“朕知道,徐卿您老是一个大大的忠臣,才敢与卿说这等话。徐卿请看,三日后,便知分晓。朕有一计划,需徐卿配合。”

    徐崇光郑重地说道:“陛下请示下!”

    陆承启说道:“徐卿只需这般……”

    徐崇光闻言之后,感慨道:“陛下隐忍之久,实出老臣意外。此事依老臣来看,八九能成。”

    陆承启眼中精光爆闪,沉声说道:“朕要的是一定成功,毕功一役!这官吏,也该是到了整治一番的时候了!徐卿,请帮朕!”

    徐崇光也激动得伏倒在地,老涕纵横:“老臣受先帝重托,匡扶陛下,自当肝脑涂地,以鉴忠心!”

    陆承启连忙扶起他,说道:“徐卿不可,朕知道了。”

    两人再推心置腹一番,陆承启才缓缓问道:“不知国库今税收几何?”徐崇光不敢欺瞒,说道:“共计银钱三千万贯。今已支出两千五百万贯,还余五百万贯。不过,秋收尚未收上来,若是收上来或许能有千万贯。”

    “什么,国库就剩这点钱了?”陆承启大吃一惊,他实在想不到,国库竟空虚至此!就算是以税收少著称的明朝,一年的收入也有一千五百多万两白银啊!更不用说宋朝,巅峰时期,税入已经高达一亿六千万贯!区区三千万贯,陆承启实在是想不到!

    钱啊钱,怎么税收这么少?陆承启怒气冲冲,这样一来,更坚定了他整治贪官污吏的决心。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要想个法子弄钱,并且堵住那些贪官的手才行!

    陆承启不动声色地问道:“我朝税收,大概是什么形式?”

    徐崇光愣了一下,但很快适应了过来:“回陛下,田税、盐税、铁税、茶税是大部分,其余的有入城税、人丁税等等……”

    陆承启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听闻税收手段如此缺乏,忍不住还是一阵头大。就算是徐崇光没说,陆承启也知道,若不是他当这个户部尚书,说不定现在国库早就空了。

    陆承启心事重重:“看来,财政改革也是迫在眉睫。不仅仅是文化,武备,官吏,还有财政,这个皇位,不好坐啊!”

    见陆承启心事重重,徐崇光也心情压抑,他看得出来,眼前的小皇帝这副忧虑的模样,不是装出来的。陆承启想了好一会,觉得千头万绪,不知从何理起。悠悠叹了一声:“剪不断,理还乱啊!看来,饭得一口口吃。”

    徐崇光见陆承启恢复了过来,连忙说道:“陛下说的是。”

    陆承启说道:“好了,朕也不留你了,你回去准备准备吧,例朝那天,朕需要一个完备的方案!”

    徐崇光郑重地说道:“老臣定当不负陛下重托!”当即告辞出宫,可这一切都被一个内侍看在了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