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第十章:例朝风云

第十章:例朝风云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翌日,陆承启起了个大早,看了看天时,也不过卯时,天尚没有大亮,天边上还悬挂着稀疏的星星。陆承启没忘记,这一日是例朝。例朝,顾名思义就是例行早朝时间,是大臣们与皇帝商讨对策的时候,有时候还会因为某件事情争得不可开交,从而开启廷议。

        看过宫廷剧的陆承启,对那坐得高高在上的皇位有所向往,那一种环视群雄,唯我独尊的感觉,陆承启忍不住一阵激动。

        经过一番繁琐的打扮之后,陆承启终于摆驾前往大庆殿,开始了他的人生中第一次早朝。大顺朝的例朝是五日一朝,这也让陆承启明白,这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每日一朝。

        上早朝是一件繁琐的事情,不论皇帝还是大臣,都需早早起床,若是大臣住的远,寅时便要起床,做好上朝的准备了。

        早朝不是一般人能上的,非得是五品京官以上级别,才能早朝面圣。不到五品的京官,只能在殿外站着。

        而皇帝也需着冕服,化妆才能上朝。是的,你没看错,化妆。陆承启在宫女伺候下,化了人生中第一个妆。对着铜镜,陆承启几乎认不出这张略带威严的脸是他自己。而龙袍的颜色,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是黄色的。反而是黑色的,绣着游龙。只要由冕冠、玄衣、纁裳、白罗大带、黄蔽膝、素纱中单、赤舄等组成。这完全颠覆了陆承启对于龙袍的认识,他也因此感受到与那些清廷剧不一样浓厚的历史感。

        钟声响起,百官按官职排好队伍,依次进入大庆殿外候着。而此时,宫廷乐班也开始奏乐,表示皇帝已经来到。不多时,便见陆承启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步入大庆殿。有强壮内侍张五伞盖,四宫女执四团扇,待陆承启就坐后,各立在龙位后东西方。

        一切准备就绪,才有内侍呼喝道:“皇上驾到,众官觐见上朝!”

        依次排在大庆殿外的文武百官才手持朝笏鱼贯而入,口中山呼万岁。陆承启有模有样地说道:“众卿免礼。”

        黄门内侍见百官站好位置,才唱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当即有大臣跳出来,手持朝笏说道:“陛下,臣有要事启奏。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陆承启脸上因为施了妆,显得格外威严,发现并不是户部尚书徐崇光,眉头微皱,淡淡地说道:“准奏。”

        那个官员看样子不过三十岁,却也诚实稳重,或许在官场打过滚的,都是这副模样吧。只听他说道:“臣听闻黄河泛滥一月有余,却仍未见有所平息,户部所拨钱银,难道都丢入河中了吗?”

        当即又有一个官员跳出来说道:“陛下,林侍郎所言差矣,这黄河泛滥,乃是天灾,非人力能救。莫说户部只拨了百万贯钱银,就是千万贯,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他一说完,就有无数官员附和,但那个林侍郎却不急不慢地说道:“古时大禹治水都能让黄河服服帖帖,为何今人却比不上古人?”

        他这句话一出,登时惹了众怒,招来了骂声一片:“大禹乃是上古之圣人,今人又如何能比?”……等等,听得陆承启都有些佩服,简直比泼妇骂街还厉害,重要的是,骂人不带一个脏字,若不是熟读经典,还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引经据典骂得唾沫横飞。陆承启紧皱眉头,他心道:“原来杨太师和徐崇光都是一样的狡猾,自己不出头,却让自己的学生出头替死。难道这也是搞政治的手段之一?不过,我好像也是这么干的……”

        如此吵吵闹闹了好一会,陆承启终于忍不住了,怒喝一声:“够了!”他这几日来一直在进补,中气总算有了些,这一声登时盖过了大殿下面所有的声音。正在开启骂战的文武百官没料到一向不理朝政的小皇帝居然发这么大火,一时间都愣住了,好半晌才有机灵的人回过神来,都趴倒在地,口中说道:“微臣知罪……”

        陆承启怒道:“在朝堂之上,如同泼妇骂街,这就是朕的好臣子?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百官不敢出声反驳,只好说道:“陛下息怒……”

        陆承启听闻这句话,也顺势下坡,“来人,将刚才吵骂的那些,统统拿出殿外,各打五大板,以儆效尤!”

        殿外值勤的侍卫们听闻,立时把刚刚那些吵个不停的大臣们都拉了出去,殿外登时响起一片哀嚎。还在大殿中的百官,不知道陆承启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都不敢出声求饶。

        少时,行刑完毕,那些官才一蹶一拐地挪进大庆殿中,陆承启没让侍卫们留手,所以就算是五大板子,那些文弱的书生,又哪里禁得住?只是碍于陆承启的帝威,才不敢**。

        陆承启好似火气小了些,才缓缓说道:“大庆殿乃是庄严所在,今后还有谁眼内无朕,不禁准奏便自行奏对,立即剥了官服,遣回原籍!”

        说罢,陆承启的阳光扫了一下杨太师,杨太师被他有意无意的眼光扫中,登时觉得有些不自然。

        陆承启继续说道:“林侍郎,你继续说。”

        林侍郎没想到陆承启居然会如此“明目张胆”的支持他,哪怕是得了老师的授意,他此刻也有三分不自然:“陛下,据微臣所知,百万贯钱银并不少了,此次黄河受灾百姓不过二十万户,按理就算除去火耗,每户也能有四贯钱银,足以让他们渡过年关。但是吏部派出的官员,接收了钱银后,微臣并未见受灾百姓有所减少,依旧无家可归,易子而食,惨不忍睹。”

        陆承启心头一沉,他料得到是有贪官,但没料到他们居然敢这么猖獗,连百姓的救命钱都要剥夺。当即沉声道:“林侍郎,此言可真?”

        突然,那林侍郎伏倒在地,痛呦道:“微臣原籍乃河南开封,家中被洪水淹没,老父不知所踪,望陛下明察!”

        陆承启大怒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天灾已过一月余,为何还未安顿灾民?河南离长安并不远,一月余,早该到了罢?为何还有灾民不断四处逃亡?吏部尚书,你来给朕说说看,到底为何?”

        到了此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小皇帝这次摆明了是要借此事发力,夺回大权了。堂下面无表情的杨太师,虽然依旧毫无表情,但内心却已是惊涛骇浪:“小皇帝发难得如此突然,他就不知道打虎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吗?”

        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杨太师那般定力的,吏部尚书陈鹤栎很明显就禁不住惊吓,听得这句话,吓得伏倒在地:“微臣知罪,甘受责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