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疯狂的蹴鞠(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陆承启在埋怨赚钱不够快,但他还是明显小瞧了蹴鞠的魅力。【愛↑去△小↓說△網w  qu 】长安城蹴鞠场建成后,仅仅踢了三场比赛,便把京兆府的百姓对于蹴鞠的热情,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陆承启宣布组织蹴鞠联赛之后,更是让全国热爱蹴鞠的人疯狂了起来,别的不说,单单是夺冠后五千贯的奖金,都让人疯狂不已了。

    要知道这个时代,一贯钱便能让一家五口过上丰足的半年,购买力相当于后世一千多块钱。五千贯是什么概念?起码等于五百五啊,即便是一支蹴鞠队平分开来,每人也能分到几百贯钱,这也是一笔大财了。

    如此丰厚的奖金,如此丰厚回报的蹴鞠福彩,蹴鞠再火不起来,也太没道理了。就连蹴鞠场外的小摊贩,也明显多了起来,渐渐形成了一条商业街,哪怕是没有比赛的日子,都显得热闹异常。

    如此一来,不仅拉升了商税,还为许多贫苦的长安城居民提供了一个稳定了收入方式,一时间,陆承启的声望,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只有一群人对陆承启有怨言,那就是户部衙门。本来,商税的征收就够他们忙的了,没想到陆承启大笔一挥,连蹴鞠的联赛都划给他们经办。户部尚书林镇中倒是没什么,把任务接过来就是了,反正不需要他亲自动手去做。可这却忙坏了下面的小官吏,每日东奔西走,只为了凑足三十支蹴鞠队。

    洪祥二年十一月十一日,这是一个注定要载入史册的日子,因为在这一日,陆承启一手主导的,在这个异时空中,第一个竞技类联赛要成立了。

    被陆承启亲自命名为银河蹴鞠场的长安蹴鞠场中,迫不及待的京兆府居民,已经在银河蹴鞠场中,欢呼以待了。可以容纳五万人的蹴鞠场,座无虚席。

    而今天的两场比赛对应的蹴鞠福彩,已经被销售一空。当陆承启看到销售记录的时候,不得不感叹道:“朕亲自释放了一个敛财猛兽!”

    整整一万贯!两场蹴鞠福彩的销售,居然售出了一万贯!两枚铜板一张的蹴鞠福彩,居然能售出整整一万贯,这是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虽然有人加了倍数,但这起码也要销售出两百多万张啊!好在即便是在异时空,这个大顺朝也和历史上的宋朝一样,印刷业极其发达,才能堪堪满足这一个数字。

    即便是这样,也有许多人买不到蹴鞠福彩,败兴而归。陆承启接到监察司的报告后,决定再开设多几家销售点,同时严禁印刷技术外泄,下旨警告那些想发不法之财的人,如有人私自印刷蹴鞠福彩,以叛国罪处斩,决不姑息。圣旨一下,登时震慑了不少不法之徒。

    蹴鞠联赛是一个新生的事物,陆承启也没多少经验,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做到公平公正,以规则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

    在万众期待的目光中,陆承启登上了蹴鞠场边上的看台中,用一个镀金的喇叭状的喊话筒,以振奋人心的语气说道:“朕宣布,第一届蹴鞠联赛,今日开赛!”

    立时,蹴鞠场内万众欢呼。陆承启等欢呼的声音小了之后,继续说道:“蹴鞠,是一项竞技运动,它体现了我大顺子民坚定不屈,虽败不馁,团结协作,不畏强敌的精神,这是我中华民族之精神!这也是朕为什么要提倡蹴鞠的原因,因为朕不想被那些夷蛮所欺,犯我边关,杀我子民,劫我财物!你们想不想?”

    “不想!!!”京兆府的子民热血沸腾地说道。

    “很好!我中华民族从来不缺血性,只是在安逸之中,慢慢被消磨了。朕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子民,孟子说过,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而朕把它再度总结,就是忘战必危!我大顺要想不被欺负,唯有拿起刀枪,与那些夷蛮讲道理。而不是用满嘴仁义道德,那些仁义道德,是把那些夷蛮打怕了之后,才说的。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你们说对不对?”

    “对!!!”

    “所以,有朕一朝,不称臣,不纳贡,不割地,不赔款,不和亲,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

    见到这五万人都被自己的演讲激起了血性,陆承启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不曾注意到,那些陪在他旁边的大臣,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小声交流道:“陛下这是要穷兵黩武吗,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

    徐崇光自然也是听到了这话,但他没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历朝历代的明君,都不是守成之君,而是开疆拓土的君王。“看来小皇帝的野心不小啊,这样的君王,到底是我大顺之福还是祸患?”徐崇光心中思索着这个问题,竟一时间忘了身处激动人心的蹴鞠赛场之中。

    而这时候,经过一个多月培训的裁判带着皇家龙队和皇家凤队出场了,一开始就是实力最强的两队强强对碰,立即点燃了观众们的热情,加油呐喊声此起彼伏。

    而皇家蹴鞠队都是由年轻军官组成,听得刚刚陆承启那番煽动爱国热情的话语,哪里还按捺得住?刚刚开赛,便争得你来我往,打得难分上下。

    而在华丽看台上的陆承启,却在思索着如何拿刚刚收到的蹴鞠福彩的钱银,去做其他事情了。

    徐崇光也慢慢回过神来,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蹴鞠的确能激起血性,但此事过犹不及啊!”

    陆承启被他这么一说,打断了思绪,稍稍一思索,便知道徐崇光是怕他穷兵黩武。他笑道:“徐卿,朕与你说一个故事。”

    陆承启慢慢地把宋朝的历史,叙述给徐崇光等一干重臣听。当听到“靖康之耻”的时候,这一干重臣都沉默了。陆承启发问道:“你们可知,这宋朝是为何灭亡的吧?”

    兵部尚书秦怡康虽然是一条老泥鳅,但不否认他也是有才干的,不然陆承启早就把他送回家安度晚年了。他沉思一番,叹息道:“宋朝周遭强敌环绕,却自毁长城,打压武人。一旦有战事,便让武人上战场卖命,一旦战事结束,便提防武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时日一久,哪个武人还有心思练兵,打仗?”

    陆承启没想到秦怡康这样的老油条,居然第一个说出了所有武人想说却不敢说的话,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了:“秦卿说得不错。朕也曾经说过,一个国家好比一个人,而文武则各是这个人的两条腿。断了哪一条,都别想跑得快。天下士子,能为朕处理政事;而天下兵卒,却能保护朕与天下士子。孰重孰轻,想必大家都清楚。朕为何要提升武人地位,不是想打压文臣,而是想大顺朝能延长国祚!”

    此话一出,一干重臣哪里不明白小皇帝的心思,皆拜服道:“陛下远虑,臣所不及也!”

    陆承启走到栏杆前面,看着下面在绿茵场上飞驰的军官,指着他们说道:“你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他们也是!若有一日,文臣上了战场,那是朕的失职,这个国家也就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了。众卿,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前事之鉴啊!忘战必危,兵者,虽不祥,却能保大顺上下平安!”

    秦怡康激动地说道:“陛下所思,乃大顺之福也!”其实秦怡康真的是老油条,他知晓上意,明白陆承启要提高武人地位,才顺水推舟。不然的话,他焉敢出这个风头?不过,他倒是赌对了。

    陆承启遥看长安城内,坚定的说道:“朕虽不能比秦王汉武,也要保国守土。那些夷蛮,终有一日,朕会让他们血债血偿!只是现在的禁军、边军、厢军皆不可用,粮草也接济不上,朕有心而无力啊!”

    徐崇光等说道:“臣愿誓死相助陛下,终要马踏阴山!”

    陆承启回过头来,自信的地说道:“有众卿相助,何愁大事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