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权柄加重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长安城中,监察司大院内,一个小黄门正对着许景淳下圣旨:“制约,监察司即日起,协助刑部,监察民间冤案。若刑部有批示,可既可拿人下狱,任何人不得阻拦。见圣旨,如见朕面。洪祥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许景淳跪拜道:“臣领旨!”

    小黄门把圣旨递给双手高举过头顶的许景淳,同时严肃地说道:“许大人,皇上还有一句话要咱家带给你,你且听好了。”

    许景淳不敢怠慢,说道:“臣恭听圣谕。”

    小黄门压低声音,说道:“许卿,朕知道你是对朕忠心耿耿的,但监察司现在规模太大,难免有几个败类,朕不希望几粒老鼠屎,坏了整个监察司的名誉。朕只有一句话,管好你的人,文明执法,不得为难百姓。若有一日,监察司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那么你许景淳的人头,就不怪朕拿走了。如果有百姓告你们仗着官威欺人,也不怪朕拿你们平息民怒。就这样,好自为之!”

    许景淳听了这段话,冷汗浃背,口中连道:“皇上,臣一定约束手下,不该碰的绝对不碰。”许景淳的害怕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他知道,陆承启虽然给了他和监察司莫大的权力,但在监察司之中,陆承启还掌控了另外一支专门监察监察司的力量。这股力量太过于神秘,连监察司司长许景淳都不得而知,只是知道监察司之中有这么一支队伍而已。甚至他连这支神秘的队伍有多少人,领头是谁,隐藏在哪个州府,哪个监察司部门之中,都一无所知。

    许景淳只感到自己的脖子上有一把铡刀,随时都会砍下来。手中的权柄虽然逐渐加重,却一直被陆承启牢牢锁在牢笼里面,他就是想滥用,也找不到方式。做官做到这个份上,说没有憋屈,那是不可能的。但权力的美味,就是你一品尝到,就脱离不了。更何况监察司司长不仅有地位,俸禄也高,许景淳哪里舍得放权了?那就只有痛并快乐着了。

    许景淳的心腹,监察司业丞乐荃,凑上前说道:“大哥,皇上对你说什么了,是不是要对付哪一个贪官污吏?”

    许景淳冷笑道:“那些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现在早就乖得像个孙子,哪里敢兴风作浪?倒是我们监察司之中,出了一些害群之马,管不住自己的手。”

    乐荃做了一个割颈的手势,低声说道:“大哥的意思是,他们得死?”

    许景淳看了一眼被这个情报组织熏陶得阴狠无比的乐荃,心中不知为何有股感慨:“他本来是一个落第秀才,为什么现在居然视人命为草芥了?”

    许景淳虽然这些时日以来,心肠硬了不少,但还是不肯对自己人下如此狠手,他沉吟了一番,说道:“小惩大诫,这种害群之马,就该拿出来狠狠批评一番,让司内引以为戒。想必陛下也不想闹出人命,更何况都是自家兄弟,也不好闹得太僵。”

    乐荃嘴皮动了动,一些话想说到又说不出口。他心道:“哼,妇人之仁。若陛下责怪下来,你的司长也做到头了。唉,大哥啊大哥,叫你一声大哥,是看在我俩同乡的份上。你带我进了这行当,我十分感激。可我也知道,你不适合做这个监察司司长。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死也保你全身而退。不过,也得我接替了你的位置才行。你是个好人,但不适合这样的斗争。你只不过仗着皇上的宠信罢了……”

    许景淳不知道,他身边的心腹,居然也在算计着他,不得不说他的管理,实在有很大的问题。【愛↑去△小↓說△網w  qu 】

    小黄门把许景淳的反应,所说的话都转述给陆承启之后,陆承启挥退了他。心道:“明代锦衣卫就是权柄太重,连皇帝都要搬出东西厂卫来制衡。但如果朕手腕足够,他们是翻不起大浪的。就怕朕的这个耳目,先把朕给蒙骗了,那时候就真的两眼一摸瞎,啥都不知道了。不过,有许景淳在一日,监察司还是信得过的。朕不会看错人,但他底下的人,朕就不敢保证了……”

    陆承启一时间想得太遥远,回过神来之后,连自己都笑了,心道:“辽国的威胁还在,内部仍有贪官,土地兼并还是这般严重,朕想这么远又能怎样?”

    就在这时,徐崇光急匆匆地走进垂拱殿,手中拿着一张宣纸,对着陆承启就说道:“陛下,大喜啊!”

    陆承启抿了一口茶,对身边侍从说道:“给徐卿看座。徐卿,喜从何来?”

    徐崇光满脸红光,抖了抖手中的报告,说道:“户部刚刚统计出来的税收,实在太出意外了。”

    陆承启笑道:“这本来就在意料之中,有什么意外的?”拿过报告一看,自己也笑道:“果然够意外的,今年居然岁入八千万贯,比之往年高出了两倍还多,果真可喜可贺!”

    陆承启突然话锋一转,说道:“不过,徐卿不要太乐观,今年朕开启了反腐反贪,才使得赃款流入国库,明年就没有这么多钱银了。朕看了,反贪得来的钱银,有两千多万贯。这是要用在救灾上面的,黄河百姓过冬物资,可筹备好了?边境军民过冬物资,可储备好了?朕怕这两千万贯,还不够啊!”

    徐崇光也叹道:“往年老臣也曾被人叫做铁公鸡,没想到今年岁入增加了,还是捉襟见肘!”

    陆承启也叹道:“不仅是救灾,军备方面又是一大笔支出,怕是又要一千多万贯。加上朕还想研发新科技,这里面也是一个无底洞。还得留出两千万贯用作应急,这八千万贯,其实不够用的。”

    徐崇光倒是想得开,轻轻的一拍马屁道:“陛下赚钱的方法,老臣相信不下于太宗。来年别说八千万贯,哪怕万万贯,老臣也相信能收上来的。”

    陆承启哈哈大笑道:“徐卿,连你都学会恭维了。朕可没有这么大的自信,不过,朕的确有一个想法,若是实现了,别说万万贯,就是再翻一倍,也不是不可能。”

    徐崇光大吃一惊,他只是开开玩笑而已,没想到还真的把陆承启的底牌给探了出来,苦笑道:“应该说陛下的赚钱本事,比太宗还厉害。太宗也不过赚回一个皇位,陛下恐怕要志在天下了。”

    陆承启笑道:“好了,别拍马屁了,八字都没一撇。还是想想弄些什么福利给天下官吏吧,免得说朕小气孤寒,都过年了,连赏赐都没见过。”

    徐崇光也笑道:“老臣这就下去和户部尚书商议。”

    陆承启想了想,说道:“还在召开内阁与六部会议吧,让制度透明些,会议结果见诸邸报。”

    徐崇光也明白陆承启的心思,领旨而去。陆承启看着他健朗的步伐,心中却是在憧憬来年的雄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