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过新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噼里啪啦……”

    声声不绝的鞭炮声中,新的一年到了。而朝政也因为新年,休朝十五日,直到过完元宵节,才再次开始上班点卯。

    陆承启也难得没有政事,与皇后周芷若在仁明殿中你侬我侬,乐得君王不上早朝,当一回昏君。可陆承启始终也没有越过那条红线,惹得周芷若在某个夜晚控诉他,弄得陆承启哭笑不得,只好把后世的卫生知识,同周芷若说了一遍。结果陆承启惹了马蜂窝,直接给周芷若呵斥不能上床大被同眠。陆承启欲哭无泪,仰天长啸道:“为什么朕要多嘴呢?”

    大年初二,原本是民间回娘家的日子。但周芷若作为皇后,自然不能像民间女子一般。那就只能把周延华一家接到福宁殿之中了,陆承启也得陪在那里。

    其实陆承启不喜欢那种气氛,实在太古怪了。周延华作为年纪最长的,反而对陆承启低声下气,恭恭敬敬,弄得陆承启浑身不自在。这次家宴,连半点气氛都没有。

    好在小黄门来禀告,高丽使者在外求见,陆承启才得以脱身。待到陆承启出去之后,周陈氏才小声地说道:“闺女,你和皇上同床过了没?”

    周芷若红着脸,摇了摇头。周陈氏皱着眉头说道:“难道他不谙此道?不可能啊,宫中会有宫女教他的……”

    周芷若声若蚊呐,说道:“是陛下体谅女儿,才不肯与女儿圆房。”

    周陈氏愕然,说道:“这是什么道理?”

    周芷若悄悄的把陆承启教授的卫生知识说了一遍,周陈氏半信半疑,说道:“你是正宫,要防着皇上纳妃,断不可失了宠。最好为皇上生得一儿半女,才能巩固你的地位。你莫要害羞,娘是跟你说正经的……”

    而此刻,陆承启已经见到了来自后世棒子国的高丽使者,分主宾坐下后,高丽使者说道:“小邦前来,朝贺上邦。愿陛下寿元永驻,万古长青。这是一些高丽特产,请上邦皇帝笑纳。”

    陆承启笑道:“没想到你一个高丽人,汉语倒是说得挺溜的。这高丽参,朕就笑纳了。回头朕也叫人准备些土特产,给你带回去。”

    高丽使者以为陆承启说的土特产是历来的金银财宝之类的,笑得见牙不见眼,说道:“陛下客气了。想我高丽向来仰慕天朝文化,历代以汉字汉语作为官话,小臣会说汉话不足为奇。”殊不知,陆承启说的特产,还真的是土特产,要是高丽使者知道,会不会就此吐血三升?

    陆承启也知道棒子国的由来,想到后世脸皮极厚的宇宙第一棒子国,陆承启心中有些好笑。但这个时代,高丽和大顺是历来的盟友,若是抛弃了高丽,他们转头向辽国称臣,那就糟糕了。

    两人寒暄了一番,大概讲的是一些风花雪月,不着边际的事情,才慢慢带入正题。高丽使者姓崔,名介安,从小学习汉文化,说汉话比说家乡话都要顺畅。只见他说道:“陛下,下邦小王想知道,上邦对辽国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陆承启笑道:“那还用说,辽国与我大顺,势不两立!有朕一朝,必定要与辽国死战到底。”

    崔介安严肃地说道:“近些时日,辽国频频偷袭我高丽边境,高丽军民反抗意愿十足。奈何我高丽土地贫瘠,出产不丰,难以独力抗之。如果上邦不援助,恐怕我高丽抵抗不了多久啊……”

    陆承启心中好笑:“你们这些棒子,对土地的贪婪谁不知道?嘴里说得好听,恐怕那些所谓的小偷袭,对你们根本没有伤筋动骨吧?不过是打着旗号,来蹭吃蹭喝来了。你们对辽东土地的垂涎,读过历史的谁不知道?只是你们奈何不了辽国,奈何不了金国,奈何不了元朝,才不得已守着鸭绿江罢了。看看明代,你们侵占了多少辽东土地?果然是狼子野心,不得不防。不过,现在辽东也不在我手中,放出一块能看到得不到的肉骨头给你们啃,也是有利无害的。”

    想到这,陆承启说道:“有大顺为你们牵制辽国大军,辽国是不敢对高丽大动刀兵,你们大可放心。如果他们敢驱兵直入,我大顺肯定会与你们形成瓮中捉鳖之势,把他们消灭在鸭绿江边之上!”

    崔介安心中一咯噔,知道这个小皇帝不好忽悠,只好拉下脸皮,说道:“高丽连年歉收,百姓都揭不开锅了。再加上辽国时不时派军偷袭,高丽百姓苦不堪言,陛下是否……”

    说到这,陆承启突然间哀嚎起来:“崔大使,你有所不知啊。今年大顺也是不好过啊,上半年黄河决堤,几十万百姓无家可归,朕为之都食不知味,头发都愁白了。到现在,黄河水患还是没有遏制住,来年春季,黄河边上的百姓,失去了田地,该怎么样生活,朕都不敢想象啊。每每思之,朕就觉得愧对天下黎民百姓啊……”

    崔介安看着陆承启的满头黑发,根本不信他的说辞,但又不得不表态:“上邦难处,小邦亦知道一些。只是……”

    陆承启把他的话头封住,说道:“崔大使无须担心,只要来年粮食丰收,朕一定对高丽进行粮食援助!”

    崔介安想说的话被陆承启封死之后,几次张嘴都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得悻悻地说道:“多谢陛下……”便告辞出垂拱殿了。

    陆承启把崔介安送出去后,一敛笑容,脸色阴沉地吩咐道:“口谕,令礼部尚书冯承平立即进宫觐见!”

    年逾五十的冯承平趁着新年,在家里与小妾打情骂俏,就差真刀真枪搏杀了,被小黄门一声脆喝,吓得差点掉裤子。狼狈地换了身官服,递了一贯钱给小黄门,打探起消息来:“黄公公,不知道陛下请老夫觐见,所为何事?”

    黄公公把钱财推回去,不动声色的地说道:“看来冯大人连陛下定的规矩都忘了,您可不想咱家对陛下说起这一遭罢?”

    冯承平笑嘻嘻地把那贯钱收回袖子之中,说道:“黄公公果然清廉,是老夫忘了这事了。”

    黄公公淡淡地说道:“陛下很不开心,咱家只能对你说这么多了,具体什么事情,你去见到陛下,自然也就知道了……”

    冯承平堆着笑脸,说道:“有劳公公了……”心中却想道:“莫不是这个公公看不得老夫与小妾亲热?是了,这公公不是正常男人,难免会有些芥蒂。老夫也是鬼使神差,白日宣淫,好在是宫里来人,不然老夫的脸面不知道该往哪搁……”

    黄公公领着冯承平,从宣德门穿过大庆门,走过宫墙小道,来到垂拱殿前面,说道:“陛下在里面等你,冯大人,请吧!”

    冯承平赶紧整理了一番官服,觉得没有任何不妥当的地方,才大跨步跟着小黄门走到垂拱殿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