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狂欢元宵夜(推荐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唐勋也是一个脚踏实地做实事的人,不说空话:“陛下,现在焦炭已有眉目,再过些时日,上好钢铁便能出来了。”

    陆承启点了点头,说道:“钢铁出来后,枪炮也未必能造得出来。唐卿,你要找一些聪敏好学之人,一边造,一边改进才是。嗯,也是,你要找人也是难了些。不过不久便是春闱,倒是可以网罗些人才。”

    这是在颁奖典礼,陆承启也不便和唐勋多说,再勉励了几句,唐勋便下台去了。陆承启再次拿起镀金喇叭,高声说道:“科技奖所有奖项已经名花有主,但这只是今年的。来年元宵,朕还是在这里,为你们其中四个,颁奖授官身!现在,朕宣布,今夜取消宵禁,朕要与民同欢!”

    “陛下万岁!”

    “皇上万岁!”

    “大顺万岁!”

    ……

    民众自发地呼喊着,徐崇光在一旁看着,不得不佩服陆承启的作秀手段,直接把个人声望,刷到了又一个高峰。徐崇光不知道的是,当众演讲是最有效的拉拢人心的手段。只要剧本够好,话语煽动,肯定能为你拉回一大帮死心塌地跟着你的人。【愛↑去△小↓說△網w  qu 】后世美利坚选总统,不就是靠这一招吗?

    大顺朝的元宵节,也和宋朝一般,热闹非凡。其实只要是节日,长安城里面都挺热闹的。而元宵,又是一个特别的节日。这个被誉为中国情人节的节日,主要是因为元宵节有一个习俗,叫灯会。元宵节赏花灯正好是一个交谊的机会,未婚男女借着赏花灯也顺便可以为自己物色对象,正所谓“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书;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写的就是元宵节,青年男女互相认识的事情。

    百人簇拥着陆承启,暗地里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暗中保护着,陆承启感到一丝丝不自在。偶遇一些妙龄女郎,也不敢直视他,让他大大减少了出行的乐趣。陆承启心道:“早知道就不要表明身份出来了,身为皇帝,有时候真的很无力啊!”

    即便如此,陆承启还是感受到了古代元宵节的热闹程度,隐隐有超过端午、中秋,甚至是春节的趋势。大顺的习俗,也与历史上的宋代并无两样。最大的活动,便是放花灯了,而且一放就是五夜。沣河之上,一连五夜,飘满花灯。而典故“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便是出自这里。一州官名田登,不允许人家直呼其名,将与其名字“登”同音的“灯”也设置为敏感词,要求别人呼“灯”为“火”,如果谁冒犯了,就要请去喝茶。一年全州欢度元宵,按例大放花灯。官府贴告示时,讳用“灯”字,便在所有告示上大书“本州依例放火三日”,成为一大笑话。

    除了放花灯,还有一个重头戏,那就是搭鳌山。鳌山原是指古代传说海上有巨龟背负神山,后元宵节拟其形,把无数盏绚丽多姿的彩灯扎架起来,供游人观赏,故谓之鳌山。户部尚书林镇中在冬至前曾奏本,要在皇宫门前搭鳌山。陆承启以劳民伤财拒绝了,但他却把搭鳌山的特权下放给民间。哪一家花灯铺竞拍价最高,便能夺得搭鳌山的唯一权力,还能在鳌山上注明花灯铺的名号和位址。林镇中被陆承启的奇思妙想给震惊了,更没想到的是,长安城中的花灯铺趋之若鹜,竞拍价竟高达千贯,最终被长安城中最大的花灯铺——凌记花灯铺夺得,成为了一时佳话。而陆承启此举,直接为国库增添了千贯收入,堪比百亩良田一年岁入。林镇中不得不佩服道:“陛下赚钱本领,陶朱公亦不能及!”

    陆承启被百人簇拥至坊市间,只见前面火光冲天,许多人高声喝彩,陆承启来了兴致,问道:“那是什么?”

    王彦宸笑道:“皇上,那是民间杂耍,唤作耍社火。”

    陆承启奇道:“杂耍便杂耍,为何要叫耍社火?”

    徐崇光在一旁笑道:“所谓社火,乃是民间祭神,求神保佑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祭神通常伴有烟火,因为关乎社稷,便称作社火。”

    陆承启恍然大悟,笑骂道:“王彦宸,你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真是不学无术!”

    王彦宸摸了摸脑袋,讪讪笑道:“臣边军出身,哪里及得上徐阁老这般博学多才?我便是知道这叫社火,也就不错了。”

    陆承启笑道:“好一个不错了,那就是朕要你学些文字,你也不学?”

    王彦宸正色道:“臣不敢违抗圣意,日日皆有学习。只不过天资愚笨,至今也不过学了百余字而已……”

    徐崇光叹道:“若世人皆有如此好学,圣人所说治世便到了。”

    陆承启却摇了摇头,说道:“人的天性都是自私的,只能以利诱之,而不能尽信。”

    徐崇光刚想和他争辩一番,却见旁边有百姓冲到御前侍卫面前,高声说道:“皇上,今日乃元宵,可否饮小民一杯屠苏酒否?”

    徐崇光原本想说的话,一下子被噎住,急忙拉住陆承启说道:“陛下,不可!”

    陆承启见那人是一个面容憨厚的中年人,眼神恳切中,带有一点期盼。他端着一碗酒,被御前侍卫拦住在外面。陆承启沉吟了一番,挣脱了徐崇光的拉扯,笑道:“朕的子民要与朕痛饮一番,又有何不可?只不过,这屠苏酒有何来历?”

    那中年人笑道:“小民家传医术,以大黄、桔梗、蜀椒,白术、桂心,乌头、菝葜等草药,入酒浸泡而成这屠苏酒。饮此酒,能祛邪扶正,护肝养胃,温养肺腑之功效。小民真心希望,皇帝能健朗如虎,带领大顺子民,同创万世江山!”

    陆承启喝道:“好,朕饮了!”说罢,一个健步上前,端过酒碗,一饮而尽。这酒说白了就是药酒,说好喝还真的不怎么好喝,但陆承启还是细细品味了一番,才把酒碗递回给中年人。

    就在这时,中年人突然下跪,哭泣道:“陛下,小民一家皆为您所救啊!”

    陆承启惊道:“快快请起,为何这般?”

    那中年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诉说自己的遭遇,原来他便是黄河水患灾民之一,好在家中历代行医,颇有积蓄,才辗转来到长安城。在即将活不下去的时候,陆承启突然雷霆出击,严惩了贪污赈灾官银的贪官,中年人一家也因此得救。

    陆承启闻言,唏嘘不已,对徐崇光说道:“你我一个仁政,受益的是万民啊!我大顺子民,是天底下最勤劳,最善良的,他们不求富贵,但求温饱。朕若连这个都做不到,枉为一代帝王。若有人要对他们不利,朕第一个不轻饶!”

    闻言,周遭百姓皆拜服道:“皇上英明,乃万民之福!”

    陆承启心中却是一阵无力:“把吏治清明寄托在一个人身上,这便是君主制最大的弊端!若我的子孙不肖,做了昏君,又奈之如何?”

    一时间,看着满地跪拜的黎民,陆承启眼中竟泛起了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