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第四十八章:算术奏对

第四十八章:算术奏对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六品官员踏着大步,徐若轻风般走进了大庆殿中,微微躬身施礼道:“臣苏颂拜见陛下!”

        如果是熟知历史的人,此刻绝对会大吃一惊。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苏颂苏子容,乃是北宋第一大才啊,他的成就绝对能比肩苏轼这样的大文豪,虽然他并不以文章见长。苏颂在历史上,是极其聪敏好学之人,经史九流、百家之说,至于算法、地志、山经、本草、训诂、律吕等学,则无所不通。按照现在的话说来,就是德智美体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历史上苏颂领导制造世界上最古老的天文钟“水运仪象台”,开启近代钟表擒纵器的先河。这在古代,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古人的智慧可见一斑。

        历史上,苏颂在庆历二年便考中了进士,年仅二十二岁。苏轼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考中进士的,奈何古代工匠不为人所知,世人皆知三苏,却不知道尚有苏颂。

        而在这个异时空,天才也还是那么天才,苏颂也是早早登了进士第,可惜他只醉心于发明创造,并没有逢迎上司,人情世故方面不屑于投入过多精力,年已四十有一,也还只是一个六品官员,职位只是一个军器监。

        陆承启对历史只是稍稍了解,并不算精通的地步,苏颂这样的器匠大才他都不知道,可见古人对工匠的不重视,到了何种程度。不过,这并不妨碍陆承启对苏颂的欣赏。

        陆承启开口说道:“既然苏卿对算学一道如此信心,朕便要考考你。《孙子算经》里有一道鸡兔同笼问题,今有鸡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鸡兔各几何?苏卿如何算得?”

        苏颂想也不想,直接说道:“兔有十二,而鸡二十三也。”

        陆承启虽然知道这道题在后世并不算什么,设方程解方程而已,但在古代,这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一道难题。而苏颂几乎眼睛都不眨便心算出了答案,这样的心算实在可怖。不过,这《孙子算经》成书已久,苏颂即便看过记住,也没什么。

        陆承启决定,要出得难一点了:“九百九十九文钱,及时梨果买一千,一十一文梨九个,七枚果子四文钱。问:梨果多少价几何?”这是元代数学家朱世杰编著的《四元玉鉴》中的题目,换成现代话来说就是一道应用题:“用999文钱买得梨和果共一千个,梨十一文买九个,果四文买七个。问买梨、果各几个,各付多少钱?”

        陆承启敢肯定,这本书在这个异时空,只有他自己看过,苏颂绝不会看过类似的题目。这样一来,便能考出苏颂的真正水平了。

        古人对于除法,还是稍微有点难计算的,但这似乎考不倒苏颂。之见苏颂在大庆殿中踱了几步,便得出了答案:“梨六百五十七,共八百零三文;果三百四十三,共一百九十六文。”

        陆承启激动得差点从龙椅上弹起来,心算如此强大的古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简直比见到苏轼还要震惊!

        其实这相当于小学的应用题,又怎么难得倒能制出“水运仪象台”的大科学家苏颂?只不过陆承启没见过如此心算快捷之人,自然就震惊莫名了。

        陆承启好不容易压制住了心中的激动,他知道自己发现了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不由地来了兴趣,继续问道:“只闻隔壁客分银,不知人数不知银,四两一份多四两,半斤一份少半斤。试问,多少客人多少银?”若今日算来,大多会觉得这道题目出得有点不对劲,那是因为古时一斤等于十六两,用一斤十两去算,当然会得出不一样的答案。

        苏颂微微一笑,说道:“甚是简单,客有三人,银有十六两。”

        陆承启题穷了,古代数学趣题,他就记得那么几个,现在该怎么办?突然,他瞥见殿外一棵大树,便来了主意:“来人,去测一测殿外大树阴影长几何,日光与地面夹角几何?”

        内侍们面面相觑,长度他们会测,但夹角什么的,怎么测啊?他们都不敢动,生怕弄的不好皇帝责怪下来,谁都吃不消。

        陆承启正待发怒,苏颂笑道:“陛下,小黄门不识算学,也是理所当然。臣愿去测量!”

        陆承启沉吟了一会,说道:“苏卿,你便根据这影子长度和日光夹角,把殿外大树高度,算出来。”

        苏颂闻言后转身而出,不到盏茶时间便回转,说道:“陛下,臣已有答案。”

        陆承启微笑道:“树高几何?”

        苏颂说道:“影长三丈,而夹角三十,算出树高约一丈两米半尺。”

        这一下,陆承启是真的心服口服了。这一道题,运用了三角函数的内容,没想到苏颂连三角函数都搞得定,陆承启还有什么话好说?

        陆承启叹道:“苏卿果真大才也,朕决定了,算学一科,你来当主考罢!朕也不丢人现眼了,题目你也一并出好,拿给朕过目既可。”

        苏颂没想到,在官场十几年,临到中年才得到一展拳脚的机会。春闱主考官啊,那可是通往朝廷高层的捷径,换了谁都要高兴得快要发疯了。直接苏轼大喜过望道:“臣必不负陛下所托!”

        陆承启又一一确定了每一科的主考官,早朝便散了。他不知道的是,日后这一轶事,被好事之人称为算学奏对,成为了一时佳话。处于陆承启对算学的青睐,市面上关于算学的书籍,被一卖而空。哪怕活字印刷术的大力发展,也拟补不了供不应求的局面。

        陆承启得知世人掀起学习算学的热潮,他心中颇为得意:“数学是科学之王,中国古代聪明人极多,可惜都用来读四书五经了,实在是浪费人才啊!我动之以利,就算是学算学也能做官,才能激发出他们这些官迷的聪明来……”

        中国历史上不知道有多少聪明之人,但在官本位思想的大潮流下,一个个都淹没在科举之中。进入了官场之后,更是陷入尔虞我诈的勾心斗角之中,无法自拔。对于研究算术,除非极有兴趣,才有可能触及。大顺朝的学风,并不像明代那般禁锢,亦不禁算学,哪怕私学之中,先生有兴趣的亦会教授学生。只是算学在科举之中并不考较,一直没有什么大的突破性发展。

        其实算盘一物,大顺朝中已然出现。陆承启打算在考较算术的时候,把算盘列为必考科目,毕竟是最早的计算器,可得好好加以发展,努力让众多定理的发现,出现在中国,哪怕这是在异时空的中国。

        陆承启心道:“数学,那可是科学之王啊,没有数学的辅助,哪怕我能研究出再厉害的武器,那也只是昙花一现,不能久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