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状元游街(一更求收藏推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却说殿试中士者,在状元侍班处换好绿褴袍、白简、黄衬衫、官靴,再次前往集英殿谢恩。奈何此时陆承启正和黜落举子们商谈办报纸之事,耽搁了好一会,集英殿中才走出百人,见了这些中士者官冕绿褴袍,手持朝笏,脚踩官靴,也忍不住一阵惊羡。

    特别是状元苏轼,一马当先,显得卓尔不群。待得两队人马交集而过,各有艳羡。传唱官宣中第者觐见后,九十六人鱼贯而入,拜见圣上。

    陆承启按照惯例,赐状元、榜眼、探花三人酒食五盏,余人各赐泡饭,以示圣恩。本来还有前三甲写谢恩诗三首,誊录后粘在黄旗之上,陆承启不喜这个过程,认为这等诗词毫无营养,便省了。酒足饭饱过后,所有中第者皆去御马监,选御马执鞭,跨马游街,好不威风。

    这群人在内侍的引导下,自东华门而出,沿途经过坊市集间,民房豪宅。所有人都驻足观看,评头论足一番。而那些酒楼歌馆,瓦子勾栏,作坊诸市,皆竞列彩幕纵观。若中第者中有尚未娶家室者,亦往往在此择婿,堪比明清榜下捉婿。

    待得长安城皆游了一圈,才算跨马游街结束。把御马还给御马监之后,众人便可回家去。翌日去吏部报到,若有实缺便顶上。

    苏轼志得意满,正待回家之时,却见御马监外,一个身着紫袍的少年看着他。他一见来人穿着打扮,便知道是小皇帝来了,连忙拜见道:“苏轼不知陛下前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来人正是陆承启,正待开口之时,杨泓、沈括也从御马监出来了,连忙施礼。陆承启示意不必多礼之后,笑道:“朕本来打算见见子瞻的,没想到你们也来了,甚好,随朕前往垂拱殿,朕有些话想对你们说。”

    三人惶恐,不料圣眷至此。小心翼翼地跟在陆承启后面,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脑袋里面一片糊涂。这也难怪,陆承启自重生以来,可以培养自身气质,已有上位者威严,虽不怒而自威,不是一般人还真的不能在陆承启面前还镇定自若。

    来到垂拱殿之后,陆承启就位,赐三人同坐,三人这才稍微安心。坐定之后,陆承启开口说道:“对于你们,朕都很了解。”

    三人都集中了精神,听陆承启说了什么。【愛↑去△小↓說△網w  qu 】“杨泓就不必说了,朕打小认识;子瞻,我们曾在迎客楼共赏圆月……”说到这,苏轼惊呼一声道:“原来是你……陛下!”

    陆承启笑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沈括,虽然朕之前未曾见过你,却知道你为何要转算学科。”

    沈括吃了一惊,说道:“陛下知道我?”

    陆承启点了点头,说道:“你是全才,朕怎能不关注?天文、方志、律历、音乐、医药、卜算无所不通,朕对你期望其实是最大的。”心中却道:“我不仅知道你,还把你的政敌苏颂都重用了。你们冤家路窄,一个是学生,一个是坐师,实在有趣!”

    沈括大为吃惊,却百思不得其解,道:“括自认为无出名之处,为何陛下如此看重?”

    陆承启笑道:“想必你有耳闻,朕于元宵之夜设下科技奖,鼓励发明创新。朕知道你醉心这方面,才对你刮目相看。”

    沈括大为汗颜:“都是涂鸦之作,难入陛下法眼。”

    陆承启却说道:“年轻人该有年轻人的朝气,该有的傲骨要体现出来。你在科技方面的有所建树,就不怕别人称赞。过度的谦虚就是虚伪了,记住这一点。”

    沈括口中称受教,陆承启继续说道:“你们三人,都是人才,但侧重点都不同。苏轼,你擅长作文,在刑法方面有独到的见解。朕欲让你进入刑部,可有意见?”

    苏轼大喜,说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陆承启笑道:“杨泓,你长于政事,却缺少实践。朕欲让你任地方官,可有怨言?”

    杨泓一愣,说道:“绝无怨言,只怕泓缺少经验,做不来!”

    陆承启说道:“多请教下面,便会做事了。明日你去吏部报到,便申请去松江府任县官吧。朕希望你在松江府做出一番政绩,那里良田颇多,就是土地兼并严重。你文章里面的抱负,可以在那里施展开来。”

    杨泓不敢违抗,说道:“遵旨!”当下又细细询问了一番松江府的情况,陆承启也不为意,甚至还认为杨泓做事认真,一一解惑。听完之后,杨泓一脸沉思状,想来已是在思索如何开展工作了。

    最后,陆承启庄而郑重地对沈括说道:“沈括,朕对你的期望最大,希望你进入工部之内,为朕制造两件东西。这两件东西,关乎我汉家天下千年,朕要交付与你。可有信心?”

    沈括不想陆承启这般说话,既感动又激动不已,说道:“当尽平生之学,以报陛下识人之恩!”他是真的高兴,因为他的长处就是制造器物,发明器物,对陆承启的任命自然兴奋不已。

    陆承启把枪械铁炮的图纸交付沈括,沈括一看便沉迷其中,感叹道:“不曾想世间还有这般精密器物,实在出乎意料!”

    陆承启笑道:“这只是一种构想,具体模型,各种零部件数据都没有,还得靠你来完善。图纸也不一定就是真的,或许只是一种构想罢了。”

    沈括思索了一番,说道:“括不知**为何物,亦不知所需钢铁质量如何,难以定夺。但观此图纸,定可制造出来。只是陛下图中所说,枪械可达三百步,铁炮可达二里地,过于骇人听闻。想来三石硬弓亦只能射出不到两百步,弩箭更是只有四百步左右,投石车亦不过五百步矣。这所谓**,是否有夸大之嫌?”

    陆承启不以为杵,说道:“若能制造而成,三百步不是难事,二里地更只是保守估计而已。”

    沈括闻言,颇为向往道:“若有此物,何惧异族骑兵犀利?”

    苏轼、杨泓不通军事器械,闻言都大为吃惊,心下对陆承启的雄心壮志更是有了一番了解。

    四人在垂拱殿畅谈,不知时间。陆承启见三人都各得其位,心中也是快慰。待见天色已晚,便不再留人,临别之前再三勉励,才放行出宫。

    走在出宫路上,苏轼,杨泓,沈括三人皆叹道:“陛下识人用人,太过精到,比之太祖亦不遑多让!你我三人同为一科三甲,分处不同职官,且看日后哪位取得的成就最大!”

    三人约定之后,便各自回家。没想到这个约定,造就了大顺朝同科三人皆为阁臣的佳话,这是后事,暂且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