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第六十四章:钱荒(求收藏推荐)

第六十四章:钱荒(求收藏推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感谢jjs45的588起点币的打赏,同时本书迎来第一位学徒!还有书友烟雨清江畔的打赏)

        果不其然,放开盐价官营之后,那些囤积了大量井盐的盐商彻底慌了,连忙把盐价一降再降,为的就是赶在盐价大跌之前,再圈多一点钱。【愛↑去△小↓說△網w    qu  】

        可所有人都不是傻子,知道不久之后盐价肯定大跌,哪里肯买高价盐?现在的市场,变成了买方市场,囤积的盐销售不出去,急得那些大量囤积井盐的盐商急得直跺脚。陆承启一点都没有同情他们,盐是战略物资不假,可也是必须物资,这是一把双刃剑,既伤敌又伤己。这些不良盐商对自己同胞都没有一点良心可言,控制盐价,奇货而居,怎么让陆承启不恼?更气人的是,他们宁愿把盐卖给契丹人,也不愿卖给自己的同胞,简直罪大恶极。

        也难怪那些盐商急得直跺脚,他们的身家有一大半在他们的货物上面,若盐价大跌,他们的身家起码缩水一半以上。这么大的损失,他们不急才怪呢!

        这道圣旨下得突如其来,哪怕再有手段,再有关系的盐商都措手不及。这时候盐成了一种滞销商品,又有谁肯接手,谁有能力接手这么大量的货物?不得已之下,这些盐商也认栽了,为了避免血本无归,他们开始了艰难的零售步伐,把盐价一降再降,才算是卖动了一点点,可比起他们的囤积来说,不过九牛一毛。天知道这些盐,要卖到啥时候去。

        监察司把这几日京兆府的盐价报给陆承启之后,陆承启嘴角再次露出了一丝冷笑,心道:“虽然政府对市场的监控越少越好,但必要的调控是肯定需要的。历朝历代对盐铁的控制,无非是想把国民命脉握在手中罢了。可这种眼光实在太过于局限,看不到里面的危害。这个时代,铁器肯定是要管控的,但盐作为人体必需品,怎么能管控起来?若是百年之后盐价太高,引起的就是社会动荡了。”

        解决了民生问题之后,陆承启才想起,监察司捉拿了不少贩卖精铁到辽国的不法商人,他下旨对这些不法商人抄家,家产充入国库。同时让《大顺民报》把这件事刊登在报,给所有商人提个醒,你做生意可以,但如果做危害国家的生意,那就是抄家的下场了。《大顺民报》里面明确指出,贩卖任何金属到辽国的,都是叛国罪,轻者查抄家产,重者砍头示众。

        一再警醒之下,终于有人醒悟过来了,陆承启对这类人是不会手软的,如果有人以身试法,一被监察司发现,肯定是锒铛下狱的落场。

        辽国皇帝耶律洪基听闻这个消息,也有些恼怒,说道:“这个南人小皇帝,也算是有魄力啊,居然对我辽国进行贸易封锁?”

        这时候的辽国可不同历史上的辽国,历史上的辽国这时候已经武备松弛,耶律洪基一朝,就是辽国衰败的一朝。

        可正史上面,宋代无力反攻辽国,更多的精力是用去对付西夏了,辽国坐拥幽云十六州,并不虞宋朝来攻,辽国那时候可以说是亚洲大陆上面,军事最强的国家。于是,在这种情况下面,辽国贵族开始堕落,辽国由盛转衰。

        在这个异时空里面,情况有所不同。因为历史原因,幽云十六州牢牢掌控在大顺朝手里,这里可是一个产马之地,虽然产马并不多,可毕竟有了马场。再加上黄河河套的养马场,大顺朝并不缺马。可马政松弛之下,马匹质量比不上辽国,骑兵也比不上辽国,自然也不敢跟辽国打野战。

        而辽国有着这么一个比较强大的对手在旁边,也不敢放松,是以这个时空之中,辽国还是很强大的。这不,耶律洪基看到陆承启下旨严禁铁器买卖,登时火起,也下令调集十万部队,对大顺进攻一番。

        可耶律洪基忘了一件事,导致了他后来在幽州城下的惨败。当然这是后事,暂且不表。

        这日乃是例朝,陆承启身穿龙衮,坐在龙椅上,听着朝堂里面的廷议。这次的廷议有点意思,乃是户部尚书林镇中通过各州府户部的报告,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钱不够用了。

        这让陆承启大为诧异,据他所知,大顺朝每一年都在铸钱,怎么会钱不够?历史上的宋朝,也面临着这个困局,陆承启依稀记得,宋代的钱荒,大多数是因为钱币的流通到外国去了,这是主因之一。更多的缘故,是因为铜币贬值。就拿现在来说,按例一贯钱是千文,可现在足兑之下,也不过是八百多文。更要命的是,前朝所铸大钱,一大钱等同一百文,现在一贯钱也只等于八个大钱而已。

        一些钱庄,就是用大钱和铜钱之间的差价来赚钱,一贯钱能赚几十文。量多的情况下,也能赚不少。

        但大顺朝真的没钱吗,真的是钱不够用吗?陆承启看来,那是不可能的。大顺朝每年铸钱三百万贯,注意,这都是足兑的千文钱。还有十个为一贯的大钱。最多的一年,铸了五百万贯。可这么多钱,还是不够用,这是为何?

        那是因为大顺朝的铜币前所未有地进入到所有百姓的生活之中,到市场买东西需要铜钱,老百姓缴纳赋税需要铜钱,朝廷发放的部分官俸和兵饷也是铜钱。富贵人家看到这种情况后,自然不肯用钱了,宁愿把钱贮藏起来。盘缠这个词语,就是从使用铜钱的年代出现的。这时候的人们在出远门办事探亲之时,只能带上笨重的成串铜钱,把铜钱盘起来缠绕腰间,既方便携带又安全,于是人们就把这又“盘”又“缠”的旅费叫“盘缠”了。

        而大顺朝的铜钱,不仅仅是大顺在用,辽国、高丽、日本、回鹘等国,连同安南等小国也都在用大顺的铜钱,等于一朝制钱,全世界都在用,硬挺如同后世美元。而大顺铜钱在国外的购买力,远胜国内。有不少不法商人,设法绕过海禁,把铜钱带到外国使用。

        而大顺朝严格实行铜禁,严禁民间私铸铜钱,这也导致了铜荒,加剧了钱荒。因为这使得大顺的铜钱在国家垄断下,其钱面上的名义价值长期低于其币材所拥有的实际价值。假如不存在巨大的价差,铜钱供不应求时,民间铜钱持有人就不会选择持币,而是会将之投入流通获利。币值降低时,部分铜钱就会退出市场,被铸造为铜器,从而自发形成平衡。而在现行政策下,被人为压低了的铜钱实际上在不断退出流通领域,在民间沉淀下来。因为铜钱不再是一种简单的支付手段,而是成为了可以保值的财富,如同积蓄金银,大顺朝的豪富人家纷纷窖藏铜钱。而大顺也有银两,开国之初银两只在达官贵人之间流通,银两铸成小元宝的形状,唤作官银。但随着经济的发展,银两也开始在民间流通了,但银两的分量开始不足了。人们在用银两作支付货币时,要评估其含银量,还要称重,再换算成铜钱,颇为麻烦。

        究其原因,还是铜荒在作怪。陆承启虽然本身是学金融出身,但第一次遇到这个问题,感觉纷乱如麻,头都大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