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新铸钱币(求收藏推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新币铸造是繁琐的,要预先做出一个母模,阳文正字,用来制作子范,不能直接使用。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用这种范母可以印制很多子范,把数十个子范摞在一起,一次能铸上百枚银币、金币。

    隶属户部的钱监,要预先把制作出来的钱币给陆承启过目,不然陆承启以不合格为由,会直接打回去的重新铸造。

    新的银币、金币都是合金,银币含银量在七成左右,其余的是铜和锡;金币含金量在六成左右,其余的是银和铜。不论是哪种金属,在这时候都是贵重金属,而且大顺朝的钱监还特别死心眼,铸造的钱币都是足量的。

    陆承启之所以要他们用合金制作,就是怕有人会故意把银币或金币刮下银粉、金粉,再把不足量的钱用出去。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结果不足量的钱和足量的钱是一样的购买力,最终导致足量的钱的价值也下降了。

    再者,虽然银币、金币都是法定的货币了,但难保铸量多的银币会把金币给“淘汰”掉,毕竟银比金便宜,过多使用银币的话,金价上涨,用银币兑换金币就赚了,那时候人们就不会使用足量的金币,而是使用银币,把金币储藏起来。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的道理。

    明白这个道理的陆承启,并没有让钱监铸造很多金币,反而铸造了大量的银币,融入市场流通。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最主要的方法就是通过给军队发放军饷,给官员发放俸禄的时候,以前给一贯钱的,现在给一个银币。因为银量足够,一贯钱换一个银币,他们还是赚的。

    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银币大受追捧,不少的银币流入市场之后,却激发了原先的铜币流通。这就是反用“劣币驱逐良币”的原理,让新铸银币、金币充当良币的角色,让铜币流通起来。人人都知道银币比铜币值钱,反而不去用银币了,愿意把家中的储藏的铜币拿出来兑换银币。这样一来,相当于用少量的银币,激活了大量的铜币。试想,一枚七成银量的银币,能把八百多枚铜币和八枚大钱流通起来,怎么算都是赚的,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钱荒问题。

    但金属货币总归不是长远的办法,长远的办法在于发行信用货币。信用货币的好处在于,根据市场的用钱量来发行货币。其本身价值远远低于其货币价值,而且与代用货币不同,它与贵金属完全脱钩,不再直接代表任何贵金属。而且信用货币以国家信用做保证,也警醒后面的当权者,如果不维持国家信用,连钱都不值钱了,这个国家也就亡了。

    陆承启想的很远,却一时间没办法实现。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在于建立好银行的信用,银行的信用建立起来后,才能发行信用货币。

    隶属户部却不受户部掌管的中央银行,隶属内阁、皇帝和钱监三方管制,也就是说,没有皇帝的许可,他们连铸钱的权力都没有。只有内阁调查了市场的情况,向皇上禀告,皇上认为可以铸钱了,钱监才能开工铸钱。

    而陆承启还大手一挥,把户部管理的官员养老金都存进了刚刚成立的皇家银行,发放官员俸禄、军饷等都经过皇家银行的手,由商务部管理,记录在案。

    皇家银行作为一个带有营利性质的银行,会把这些钱用来钱生钱,可户部不行。他们若做了,就叫以权谋私了。

    皇家银行一成立,前来兑换银币的人差点把银行大门挤破。商务部无可奈何之下,派人告诉陆承启这件事,陆承启笑骂道:“朕日理万机,还要去管银行兑钱的小小问题?你去告诉银行,限制每人兑换次数,每日限量兑换不就行了?”

    限量兑换一出来,银价水涨船高,这也是陆承启事先没想到的。但好处也多了,一贯钱的银币能换更多的铜币,民间钱庄的兑换比率每日都在变,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原先无钱可用的局面豁然而解。市面上银币流通甚少,但铜币不知道为何,猛然间增多了起来。事实证明,陆承启的眼光是多么的正确。民间不是没钱,而是不想用钱而已。许多铜币在富豪人家的仓库里面,把串连铜币的麻绳都朽了,铜币更是生了花花绿绿的铜绿。钱多了,商品流通就更加频繁了,一时间连商税都多征了不少。没办法,富贵人家想要去换钱,就只能通过消费了。

    这时候,百官才知道小皇帝这一手简直是有超强的预见性,直接把前朝一直都没办法压住的钱荒给解决了。

    但陆承启现在的心思不再这,因为有人找他麻烦了。据监察司打入辽国内部的情报人员传来消息,辽国各个部落开始调集兵马,好似在准备一场大战。陆承启看了这份情报之后,心中“咯噔”一下,暗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耶律洪基也有这么强的判断吗?我的新军还没有成军,洪祥式步枪仅仅制造出五百多杠而已,这么打,肯定不能赢得了啊!”

    情报人员预计,还有半个月时间,契丹人就会犯境,留给陆承启调兵遣将的时间不多了。陆承启没有丝毫犹豫,下令军事参谋部全员到紫宸殿商讨军情。

    军事参谋部自成立以来,并没有发挥它的职能,但现在,好像到了它发挥职能的时候了。一时间收到传唤的四品以上武将,急匆匆地赶往紫宸殿,听候差遣。

    陆承启让人摆了一张大桌子,这原本是皇帝宴请群臣的时候所用餐桌,却被陆承启挪用至此。武将们按官职坐好,陆承启立即把军事情报告诉了他们。这些武将都默然了,他们大多数是继承父业,得来的官身,乃是大顺朝勋贵。平时朝廷把这些人供起来,以示皇恩。但现在要用的时候,其实他们并没有什么真本领的。

    凡事都有例外。这些勋贵之中,还是有些真本事的人才。比如世袭威远候的韩帆,据说是韩信的后人,家谱已不可考,陆承启有怀疑他们是像唐代李家那样认祖宗的。但不否认,这韩帆的见解,和陆承启一样,他说道:“契丹骑兵野战甚是犀利,我朝边军亦不及。唯有据城死守,待得耗完契丹人的粮草,边境之危自解。”

    余人都吱吱唔唔说不出一个办法来,陆承启最终问道:“若朕调遣一万禁军前往边境,协助御敌,哪位将军领此重任合适?”

    此话一出,下面噤若寒蝉。大顺朝对打了败仗的武将处罚甚严,轻则罢官,重则杀头。他们这些有自知之明的草包,肯定不敢接这个任务。

    陆承启心中微叹一声,知道指望不上他们了,便下了命令:“令禁军统领王韶,率一万军马,前去幽州,协助边军抵御契丹来犯。”

    (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