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八章:女婿到访
    长安的集市,早就打破了坊市界限。只要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就有各类集市。

    有些集市,是白天开的。有些集市,却是在晚上才热闹。时人有个贴切的称呼,唤之“夜市”。

    夜市的兴旺,自太祖年间就出现了。太祖时,唯独长安没有宵禁,到了现在,大顺每个州城里面,几乎都没有宵禁这回事了。

    乾德三年四月十三,太祖诏令开封府:“令京城夜市至三鼓已未不得禁止。”从此,饮食夜市不仅大量出现,而且非常繁荣。

    夜市直至三更尽,才五更又复开张。如要闹去处,通晓不绝。冬月虽大风雪阴雨,亦有夜市。更别说现如今不过阳春三月,天气虽较晚年寒冷,可夜市是一样兴旺。各类小吃,各类脚店,各类杂耍,还有贩卖各类小玩意的商贩,在人头攒动的夜市中,叫卖声此起彼伏,买卖昼夜不绝。幸亏三个小孩子玩归玩,也懂得不脱离多远。不然的话,经人群一挤,登时便不见了人。韩凤儿也顾不得和6承启卿卿我我了,连忙上前拉着6惟和6厚旭的手,6承启则抱起6绣,一家人在风景如画,游人如织的夜市中游逛着。时多有文人骚客多于此对酒吟诗,苏轼就曾写下就曾留下“龙津观夜市,灯火亦煌煌……不知京国喧,谓是江湖乡”的诗句。

    这时规模最大、最为繁荣的夜市还要数马行街夜市。马行街是皇宫禁军诸班直的所在地,京城士庶、公私荣干之人多出入其间,因而夜市即使是大风雪、阴雨天也通晓不绝,其灯火、油烟致使蚊蚋都难以驻足。时人有载:天下苦蚊蚋,都城独马行街无之。马行街者,都城之夜市,酒楼极繁盛处也。其繁华热闹可想而知,以至于马行街上车马拥挤,不能驻足。就是四隅背巷,甚至雪宵雨夜,也是灯火闪耀,能够清楚地听到小贩合辙押韵、声声入耳的叫卖声。

    “爹爹,这里好多人啊,为什么我们家里这么冷清啊?”

    坐着6承启肩膀的6绣,眼睛笑得如同弯月一样,稚声稚气地问道。

    6承启叹了口气,说道:“爹爹也羡慕他们啊,但爹爹也没办法。”之所以有如此感慨,是6承启听到一阵又一阵,一段又一段,从酒楼、茶馆艺人指下口中传来的作乐声、市民的欢笑声、丝竹管弦之调、畅怀痛饮之音,所谓“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水门向晚茶商闹,桥市通宵酒客行。”长安夜市繁荣,可见一斑!

    逛完了两个夜市,一家人都饿的饥肠辘辘了。

    6承启则花了十几文钱买了个食盒,再顺手买了烤鸡、烧鸭、羹汤、菜肴之类的,神秘地说道:“绣儿,爹爹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爹爹,好玩吗?”

    面对女儿的疑问,6承启笑道:“当然好玩!”

    倒是6惟,一个晚上都在鼓搞着新买来的孔明锁,大有不解开它不罢休的势头。孔明锁有许多类型,内部的凹凸部分啮合,十分巧妙。每个孔明锁的形状和内部构造各不相同,一般都是易拆难装。但这只是相对大人来说的,对于小孩子来说,还是有点难理解。

    不过应当难不倒6惟,毕竟他连条原理都弄清楚了,还怕这个小孩子的玩具吗!

    当他们赶到丰泉坊的时候,已经是戌时过半了。

    “这里是哪?”

    6绣觉得这里有点冷清,不禁开声问道。

    “这里是你姥姥家,绣儿多久没见姥姥了?”

    6承启总算揭开了谜底。

    “姥姥家?”6绣挣扎下来,冲到一闪朱门前,由于够不到铜环,只能猛地敲门,大声叫道:“姥姥,姥姥,绣儿来看你了!”

    不多时,朱门“吱呀”一声开了,出来一个管家,疑惑地问道:“你们是?”

    “我是当今贵妃。”韩凤儿淡淡地说道。

    “啊,是贵妃娘娘!”那管家立即醒悟过来了,“夫人在正堂,小的带贵妃娘娘过去!”

    6厚旭平静地看待这一切,也不吵不闹,十足十的乖孩子。6惟还在鼓弄着孔明锁,他已经拆开来了,只是还没想明白怎么装回去而已。

    一行五人来到正堂后,正在喝茶的韩母手一哆嗦,差点没把茶杯摔了:“凤儿?!”

    “娘!”

    “姥姥!”

    韩母一看,更是大喜过望:“绣儿!”

    然后她才看到6承启,吃了一惊:“陛下?老身见过陛下!”

    6承启连忙扶起她说道:“都是自家人,无须多礼。夫人,我们尚未吃饭哩,买了些吃食,要在你府上用饭,可否?”

    韩母哪里会反对,还求之不得哩!“陛下这话过了,适才吃饭,还有些饭剩下。不过你们五人,应当不够吃,老身再让下人做几个菜,煮些饭来……”

    6承启连忙说道:“你老且坐,凤儿去张罗便是了……”

    气氛有些尴尬,但有了6绣这个开心果在,很快就活跃了起来。就连6厚旭和6惟,都乖巧地叫了几声姥姥,让韩母高兴坏了。

    6承启也像个普通女婿一样,并没有表现出皇帝的威势来。待得饭菜做好,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吃了一顿家常饭。便是韩母,都破天荒地再多吃了一碗饭。

    席间笑声不断,韩母更是把三个小孩当成了心肝宝贝,一个劲地给他们夹菜。好在几个小孩家教都不错,不敢浪费,加上确实肚子饿了,吃得也多。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一桌子饭菜居然被一扫而空,也算是奇迹了。

    饭后,一家人再聊些家长里短,更像是普通家庭一般。

    6承启突然问道:“成义还不打算成家吗,都二十好几了?”

    韩母叹了口气:“他啊?志大才疏,非得学霍骠骑,说什么匈奴未灭,何以为家?他都不瞧瞧,自己是那块料吗!陛下,你给他的差事,他还不乐意哩!”

    6承启笑了:“有志向是好,他若是早些成家,有了子翤,朕倒是可以让他去军中。只是可惜啊,他独苗一个,朕如何能忍心让韩家断了香火?”

    韩母叹了口气,说道:“他有自己的想法,旁人强迫不得的……”

    6承启笑道:“若是夫人和他说明,这是朕的承诺,他肯会听话。”

    韩凤儿伸出手指,狠狠地拧了6承启一把:“好啊你,想把国舅往火坑里面送?”

    “痛痛痛……凤儿啊,人若是没有了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成义想从军,朕也不是不可,但韩家香火不能断啊。你也不想国舅,一生都郁郁寡欢吧?”6承启无奈笑道。

    “唉,成义这孩子,和他爹一样,都是属驴的,犟得很,旁人轻易说服不得。若是陛下此言有用,老身就权当试试了。”韩母叹了口气说道。

    “肯定管用!”6承启拍着胸脯保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