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九章:变天了
    “卖报,卖报!奸商露出真面目,采风人明察暗访,终有所获!”

    “长安商贾缺斤短两事件大起底!”

    “如此败坏风气之商贾,朝廷应如何处置?”

    “端木遗风败坏,当今圣上大雷霆!”

    ……

    随着报童的一声声吆喝,他们手中的大顺民报很快就被一抢而空。这是许久未见过的事情了,要知道近些年来大顺民报的份额一再缩减,全被民报报纸抢在了前头。这也是大顺民报自己作死,疏忽了管理,竟然被官家子弟亲属进入,很多事情都是吱唔不清,语焉不详,如此“报纸”,怎会受到百姓欢迎?

    幸亏6承启及时微服私访,才算是破除一大毒瘤。

    无他,就是因为如今朝廷都不邸报了,全维系在一份大顺民报上。而以前出邸报的官署“进奏院”,其负责人最初称上都邸务留后使,后改称上都知进奏官,简称进奏官,由地方派遣。作为前朝朝廷和藩镇之间联系的桥梁,进奏院的职能除备藩帅入朝或奏事官进京作居留处所外,主要是代表地方藩镇向朝廷呈递章奏,接受和代转朝廷下达的文书,向地方藩镇传朝廷政事动态和其他消息的书面报告等,这种书面报告叫做“进奏院状”,又称“状报”“报状”“上都留后状”等。

    大顺建立后,沿前朝旧制,各路、府、州在京都长安设立进奏院并自行管辖,分散于都城坊巷,进奏官们自行采集和编朝廷信息,承转公文既有延误又有泄漏。而后,朝廷开始整顿遍布东京的“驻京办”,成立都进奏院。都进奏院隶属门下省的给事中,负责承转诏敕和三省、枢密院命令及其他部门文件给诸路,摘录各州章奏事由报告门下省等。自此,进奏院结束了作为地方派驻朝廷办事机构的历史,成为朝廷行政系统的组成部分。在这种体制下,各进奏院负责信息采集和传报工作,所传的官报就是邸报。

    当然,这个官署在洪祥十年就并入了大顺民报馆,也就是把大顺民报和邸报合二为一,确立了大顺民报的地位,成为了形势更加多变的,商业元素更加饱满的报纸。

    合并虽然是好,但大顺民报掺杂了官场作风进来,这两年来竟不敢透露官场真相,屡屡被百姓诟病。久而久之,市场份额自然便一再缩减。除了当官的会买两份之外,百姓已经鲜少会再买这样的报纸了。大顺民报经营日益窘迫,若非6承启给它来了剂强心针,恐怕早已病入膏肓,无力回天了。

    当大顺民报开始为百姓说话的时候,报纸的销量根本不用愁。

    三日之内,通过快马、船运,这期大顺民报传遍了整个黄河、长江流域。再有五六日,便是边境都能收到了。

    一时间,民间反响激烈,更有激进学子,欲敲登闻鼓,请皇上定夺,如何处置这些奸商。其实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些学子大多是商贾之后,不过是为自己产业鸣不平而已。这也是他们刚刚步入“士”这个阶段,还没有从“士”步入到“官”。如果他们和“官”同一阶级,他们就不会如此了。

    说白了,这不过是阶级矛盾罢了。

    屁股所在的位置不同,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不同。

    这期大顺民报一出,乐了百姓,愁了奸商,但江、淮、荆、浙运使蔡京更愁。

    大顺民报点名道姓的批评,让蔡京焦头烂额。不错,他利用职务之便,假公济私,说是运使,其实是暗中夹带自家粮食装船,一路运到长安,省了不少运费。不仅如此,他家又是官商,还不用交税,米价可想而知比正常水平低上多少。

    别人一斗米一百二十文钱,还只能维持个不赚不亏的局面;他家一斗米八十文钱还有小赚,这就是差距啊!

    因为便宜,所以即便他家一斗米里面有一成是空谷壳和沙子,也有人捏着鼻子认了。长安城虽然繁华,有钱人也多,但不是所有人都是有钱人,平民老百姓占了大部分,甚至还有贫困人口。

    他们为了省钱,自然会去选择更为便宜的大米。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能省则省是百姓的传统美德,节俭持家嘛!

    但是这样一来,其他粮商就亏大了,哪怕不赚不亏,销量也一再缩减,哪里敌得过蔡家米铺?

    如今见对手倒霉,他们还不立即跳出来,痛打落水狗?

    所有人都喜闻乐见,唯独苦了江、淮、荆、浙运使蔡京蔡京。

    现如今蔡京看着大顺民报,整天惶惶不可终日,生怕东窗事。要知道他的手脚不算干净的,监察司要查的话,绝对能查到他假公济私。

    “怎么办,怎么办?”

    正当他踌躇无措的时候,他的弟弟蔡卞来到他府上了。

    “贤弟,你可得救我啊!”

    蔡京似乎见到救命稻草一般,连忙拉住了蔡卞。蔡卞是以资政殿大学士知江宁府,品级比蔡京低,但为人却还算好。与蔡京同科举登进士第,翌年,被授任江苏江阴县主簿,因治理地方有功,三年晋升一次,竟官至了知州。

    只是蔡京比他手段更为厉害,竟然做到了掌控江、淮、荆、浙漕运、海运的运使,只是蔡卞一向和兄政见不合,鲜少有所交流。若非尚有兄弟之情在,今日他都不会登门。

    “大兄,我早就和你说了,当今圣上眼里容不得沙子,你偏生要唱对台戏。这下好了吧,为了几个铜臭,把自个都陷进去了。我看你啊,还是上奏自请降职,莫等监察司来查!”蔡卞冷冷地说道。

    蔡京怒道:“你这算什么主意,蹲茅坑里想出来的吗?若是我上奏,这运使便保不住了!”

    蔡卞冷笑道:“大兄,你莫要痴心妄想了,还想保住运使?你还是想想怎么保住自家性命罢!你忘了洪祥二年,圣上是怎么对付贪官的?”

    蔡京心中有鬼,呐呐地说道:“我又没拿官家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