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八十章:商法不是吃素的
    “不错,你是没拿官家的钱。但你不想想,当今圣上早就秉奉端木遗风,所谓君子爱财,取之以道。你却利用职权之便,为一己私利,圣上如何能容?依我看,你还是趁早上奏自请罪责,好过监察司将你拿下大狱!”蔡卞倒也可怜起这个兄长来了。

    不错,蔡京确实有手段,有头脑,会“做”官。换了个皇帝,或许他能飞快地爬升到中枢。只可惜摊上了一位眼力容不得沙子的皇帝,就注定他的悲剧了。

    大顺的刑法,不是吃素的。

    以身试法的人,都悲剧了。

    从6承启强调大顺律后,所有人都不敢稍稍逾越法律的界限。或许这些读书人敢做违心之事,但绝对没有人敢做违法之事。平民百姓就难说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蔡卞一样,国家法典无不浏览殆遍。要知道蔡卞自小聪颖敏悟,就读于枫亭塔斗山青螺草堂后易会心书院,他读书过目不忘,才思敏捷,能把千字文、百家姓等启蒙读物倒背如流,四书、五经经典也烂熟于心,且史籍方志,百家杂说,无所不看,皆能触类旁通。他学识渊博,满腹经纶,才华出众,名闻乡里。

    蔡京学识也是不错,一手书法更是惊艳。只可惜人比较奸猾,又过于贪婪,便是这种性格,就不为人所喜。他怔怔地说道:“贤弟,当真要如此?”

    “当真!我可不想你就此死在监察司大狱,宁愿你不做这官!”蔡卞虽然素与兄长不和,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啊!

    想当初蔡卞劝了蔡京多少次,叫他莫要为几贯钱折腰。但蔡京贪念之大,出乎他的意料。

    “奏折要如何写?”

    蔡京也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来,不由得万念俱灰。

    “自请罪责,愿将不法所得,全数充公!”蔡卞不留情面地说道。

    “什么,岂不是连本都要亏进去了?”

    听得此言,蔡京差点没跳起来,“这是要我的命根啊!不成,不成!”

    蔡卞冷冷地说道:“你是想要命呢,还是想要钱呢?大兄,为何你还是看不清啊,当今圣上是明君一个,憋了劲要做千古一帝,比肩秦皇汉武的。你这等于扯了圣上后退,圣上不往死里整你?你乖乖认个错,还能保得住性命,不然以你为借口,恐怕整个官场又要经历一次腥风血雨了。”

    蔡京怔怔地说道:“他安敢如此?”

    “怎地不敢?当年杨太师多风光,党羽还不是被一翦而空?那时圣上根基都未稳,就敢这般做,何况是现在?”蔡卞毫不留情地揭穿了蔡京最后一丝侥幸,让他彻底没了指望。

    蔡京不解地说道:“圣上那年,为何一定要这般做?他就不怕杨太师连同百官,进行逼宫么?”

    “圣上或许有错算,但他手中握有几十万禁军,何惧你一个小小杨太师?再加上逾千御前侍卫护佑,监察司保驾护撵,岂会怕了一个手无寸铁的杨太师?在刀枪面前,你不服也得服!”

    蔡卞说出了这世间的真理,嘴皮子永远打不过真刀真枪。杨太师即便是占了大义名分,他一样也斗不过皇帝的。除非他的手已经伸入到军队当中,不然他根本没有本钱和皇帝抗争。更别说他自身污点众多,最后还不是只能倚靠皇帝老师的身份,勉强换回一条老命?

    可笑蔡京还不明白,当今圣上就是一头笑面虎,可能昨日还同你谈笑风生,只要他手握证据,你确实有污点的话,今日就能翻脸把你拿下大狱。在律法面前,没人能例外。恐怕王子犯法,于庶民同罪,已经不是一句随口而言的话了。

    蔡京被打破幻想,无力地瘫坐在太师椅上,随着摇晃的节奏,他面如死灰。

    “你好自为之吧!若你真的被罢职了,我尚有俸禄,养你全家也不是问题……”

    蔡卞看着面色铁青的蔡京,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告辞而去。

    蔡京良久,才下定决心,颤巍巍地写下了一封奏折,让人送去了驿站。

    那人前脚刚出府邸,二十余个监察士就鱼贯而入,喝道:“监察司办案,无关人等,全都回避!江、淮、荆、浙运使蔡京,你是案子犯了,跟我回监察司一趟吧!”

    “啷当……”

    蔡京手中的精瓷茶杯摔到了地上,跌了个粉碎。他没想到,监察司会来得这么快。

    “我犯了什么罪?”蔡京喃喃地说道。

    “以权谋私罪!快些过来,你还有官职在身,我们不想用强!”那人再次喝道。

    蔡京似乎这才惊醒:“你们要拿我去哪?”

    “我们奉旨,押解你去长安,交由刑部论罪!”那监察使不耐烦地说道,“快些,莫要磨蹭,误了差事,你罪加一等!”

    蔡京听得这话,心中稍定。刑部还好,不是监察司。监察司可能不讲道理,但刑部应当会讲些道理的。他也熟读大顺律,知道自己罪不至死,最多就削职为民,永不得为官罢了。

    “好,我同你们走,且让我换身衣裳……”蔡京淡淡地说道。

    “运使,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自打我们进来后,你府邸上的东西就不属于你了。你非法所得,我们会一一厘清的。快走罢!”

    蔡京没想到,他昨日还风光无限,今日却成了阶下囚。人生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快了。

    “悔不当初啊,悔不当初啊!元度蔡卞的字,为兄不该忽略尔之忠言!”蔡京仰天长叹,只能乖乖地过去,披上一件囚衣,带上了镣铐,被带上了快马。

    蔡京不惯骑马,被颠得七晕八素,头脑胀:“这位监察使,敢问我家属如何是好?”

    “自有人安排其住宿,你不用操心。”那监察使淡淡地说道,“驾!”

    江宁府知府官衙里,正在处理公务的蔡卞乍闻蔡京被带走的消息,手中毛笔脱落在桌上,震惊莫名地说道:“监察司动作这般快?大兄要被压去哪?”

    “听闻说是去长安,交由刑部审理这起案件。”蔡京府上管家抽泣地说道。

    蔡卞这才放下心来,说道:“不妨不妨,圣上不想再大开杀戒,大兄性命当是无忧。这样罢,你将大兄家眷,全都接到我府上,先住我那里一段时间。唉,大兄这人,非等撞了南墙,才肯回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