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古代做皇帝 > 第八百八十二章:认罪

第八百八十二章:认罪

        “你可认罪?”

        面对苏轼淡淡,却带着威严,不容置疑的声音,蔡京低下了头,说道:“我认罪……”

        “认罪就好!”苏轼淡淡地说道,“先鞭笞他二十,再签字画押!”

        立即便有衙役上前,将蔡京按倒在地。

        鞭笞一词,是两个意思,一是鞭打,用鞭子打;二是杖击,用板子打。

        有道是术业有专攻,衙役这一手打板子的绝活,都是从十几岁就开始练,一练十几年。一共练两招,一招叫“外轻内重”,另一招叫“外重内轻”。

        前一招,是用衣服包裹着一块厚石板,要求打完之后,衣服完好无损,里面的石板却要打成碎石。照这样的打法,不消二十下,犯人的骨盆甚至内脏便被打碎,从外表却看不出什么损伤,实际上非死即残。

        后一招则是用衣服包裹着一摞纸张,要求打完之后,衣服破破烂烂,里面的纸张却毫无损。照这样的打法,看起来是皮开肉绽,实际上是伤皮不伤肉,更别说骨头,没什么危险。

        衙役把这两手练熟了,便可玩出无数花样,才能胜任衙役这份很有钱途的差事。说很有“钱途”一点不虚,譬如前朝宰相毕诚出身寒微,他舅舅就是太湖县衙门里的皂隶,靠赚杖头钱致富。毕诚显贵后,想替舅舅谋一个官职,他舅舅还执意不肯,说“我干这个行当,每年光事例钱便有六十缗可拿,且苟无败阙、终身优渥,不知道你想替我谋什么官职?”言外之意,天下还有比行杖更好的差事么?

        六十缗就是六十贯,相当于一个县令加县尉,县里一二把手的俸禄总和了,也难怪毕诚他老娘舅坚决不想做官……

        当然,现在这年景,莫说衙役了,就是官老爷都难以捞到钱,这绝活似乎也没有用武之地了。

        不过,能配合刑部审案,倒也前途无量。现在一个衙役,都算是十品官了,俸禄虽然没有月入六十贯,但也有银币二十枚,生活无忧。

        得了苏轼的关照,这二十杖击,看似把蔡京的背脊打得血肉模糊,其实只是皮外伤,叫做“外重内轻”。这样的老板子,技术炉火纯青,把他打破了皮,打出了血,却一点肉没伤着。不用两日,照样活蹦乱跳的。

        只可惜蔡京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以为自己的前途一片灰暗,早就心灰如死,哪里还感受得到板子的轻重?

        匆匆二十板子打过,蔡京又被衙役拉起来,把一份供书递到他面前:“做官的,应当识字吧?签了吧!”

        蔡京扫了一眼,咦,似乎没说怎么判他。

        “难道苏子瞻有意放我一马?”

        蔡京又燃起了一丝希望,颤巍巍地提起毛笔,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蔡京,你且回天牢候着,至于怎么判决,本官还得向陛下面奏!”

        苏轼的话,坐实了蔡京的猜测。若是按律法,蔡京肯定被罢官了,家产也要充公。但听这话,似乎皇上并不准备重判他。这也是人治的弊端,量刑轻重,完全靠的是一句话。说你有罪,你得认;认为要量刑过重,你也只能承受下来。若是量刑过轻,你得回家烧高香。

        想通了这一点,蔡京不禁又继续想了:“整个大顺,不止我一个这样的官商。别的官商,或多或少有些缺斤短两,以权谋私。是了,是了,皇上这是要杀鸡儆猴,拿我做个典型!”

        蔡京不蠢,一下就想通了这一点。

        他现在的性命,完全是寄托在别人身上了。如果那些官商不知情趣,不懂上奏自请罪状的话,恐怕抄家流放也在所难免。万一皇上了狠,将他们人头一个个砍了下来,百姓也不会觉得量刑过重。毕竟这些年来,他们所做的确实有些过了。

        蔡京被拉起身来,平放到一辆推车上,在捕快们的解押下,往天牢而去。他一路上就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皇上到底想要通过这件事,表现出一个什么信号?

        整顿市场风气,那只是明面上的事情罢了。6承启向来喜欢一箭双雕,甚至一石三鸟,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

        “陛下这是要使整个官场风气为之一肃么?这……这不可能吧?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官场若是没有些滚刀肉,陛下能安稳用人?”蔡京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要知道一个官员,不求财,不贪色,那他肯定是求权,求名声的。万一哪一日“功高震主”了,6承启又将如何御下?没有缺点的官员,好似唯有6承启敢用啊!

        蔡京百思不得其解:“难道陛下真的不怕文官分权?陛下真的以为,区区一个内阁,就能制得住相权了?”

        不是蔡京不明白,只是他看不到一千年后的政治形势。

        只要军政分开,文官就算翻了天都不怕啊!

        为何6承启敢用没有缺点的官?

        他要名声,6承启给他名声,甚至让他青史留名。他要权,6承启也给足权他。当然,你不能逾越,更不能伸手到军队。你只能用你手中的权,去为百姓服务。

        好似正直如苏轼,6承启就用得非常顺手。为什么呢?因为苏轼自觉啊,他只会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行事,断案也没有糊涂案,这样的臣子,用得省心!虽然他有时候也会“多管闲事”,配合御史台弹劾这个,弹劾那个,但用人以才,6承启觉得苏轼还是适合做一个包拯似的人物,才能保得住他。

        刑部衙门内里,苏轼转了进去,恭恭敬敬地说道:“陛下以为此案,臣断得如何?”

        后堂坐着这人,赫然便是当今大顺天子6承启。

        “还算不错,罚也罚了,打也打了,抄家也抄家了,就此算了吧。至于蔡京,让他在天牢里面反省反省,末了贬官安南州便是。至于其他不法官商,朕倒要看看,他们会不会自!”6承启放下了茶杯,慢条斯理地说道。

        苏轼也知道,这是蔡京最好的下场了,当即说道:“陛下处事公平,臣拜服!”

        “苏子瞻啊,你也学会拍马屁了啊!”6承启哈哈大笑道,“最近还有没有写诗?朕记得,前些年你才出了本诗集来着……”

        “陛下,诗词不过小道尔,不足挂齿,不足挂齿!”苏轼连忙谦虚地说道。

        6承启笑道:“要说这大顺,最出名的恐怕不是朕,而是你苏子瞻啊!你的诗集,朕也看过了。不错,要是兴趣所致,就继续写下去罢,莫要误了刑部事务便是。”

        “臣受教!”苏轼当即诚惶诚恐地说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