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上帝之手 > 正文卷 第二十六章 两个人么?(求推荐)
    “我靠,辅助你怎么跑的比我还快?”

    “不跑难道等死啊,我跑得快也有错么?”

    这一波,当白桦和剑舞红尘两人都注意到下路被对面打野抓到一波机会击杀一个人头的时候,也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并没有太多的关注,但是下路的ADC和辅助,显然开始出问题了。

    好在这只是第一个人头,两人都说了一句之后,也没有再继续纠缠。

    “想和我玩吗?可别怪我的尾巴无情哦~”

    中路,‘剑舞红尘’在轻轻看了一眼下路之后,立刻将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了对面的辛德拉身上,两人在先前的数次换血中,血量都降到了三分之二左右,已经都不是满血,她看准了辛德拉的一个走位补刀的时机,直接一个E技能魅惑,从兵线中穿插而过。

    嗡……

    魅惑命中目标的声音清晰微弱却清晰地响了起来,‘剑舞红尘’在看到这波魅惑命中之后,立刻果断的Q技能欺诈宝珠和W技能狐火都按了出来,同时,引燃交出!

    砰……

    直播间内,‘洛璃酱’没有想到这一波对面的狐狸竟然抓了这么一个TIME,当辛德拉头上的魅惑消失时,她的血量,已经不足两百点,‘而且在上了引燃的情况下,她这个时候也知道再跑,是不可能的了,她日日夜夜苦练的手速终究展现了出来,左手连弹,W驱使念力拉住一个小兵的同时Q技能暗黑发球已经在狐狸的脚下炸开。

    而后小兵砸下,E技能弱者退散和引燃都放了出来。

    玩家‘洛璃酱’已被击杀!

    在狐狸点火的灼烧下,她的辛德拉没有逃脱被击杀的命运,但是直播间内,‘洛璃酱’高傲的抖了抖胸前的重型武器,看着她释放的引燃在慢慢地抽走狐狸最后的血量,也不屑道:“大家一换一,你没有占到便宜。”

    “666,E教主胸威盖世,一统龙牙。”

    在‘洛璃酱’的直播间内,有她的铁杆粉丝敲字道,引起众人的附和。

    “被换了。”

    剑舞红尘也眉头轻蹙,伸手扶了扶宽大的黑色眼镜,看着最终点火的最后一发伤害带走她的狐狸,也有些无奈。

    她本来就是专精无双剑姬的玩家,就算不完无双剑姬,也是玩其他上单英雄,狐狸她虽然偶尔也玩,但是对上‘洛璃酱’玩的很纯熟的辛德拉,哪怕她的段位更高,这波也还是没有赚到便宜,只是打了一波一换一。

    “小舞加油,这波已经很精彩了,‘洛璃酱’本来就是中单辛德拉玩家,这波能够率先击杀,已经证明了你的实力。”

    直播间内,也有水友加油道,引起一片的附和声。

    而这局比赛,作为典型的国服RANK局,击杀似乎在白桦拿下诺手的一血之后,就没有再准备停下来的意思,中路的这波一换一,虽然也是人头,但是对局势的影响,并非太大。

    唰……

    白桦控制着鳄鱼直接一个二段的E技能直撞往回拉开距离,对面叫做‘麒麟’的主播,虽然在他看来不值一提,但是毕竟是大师,意识还是有的,被单杀一次,回来老实了很多,宁愿被他压刀,也始终保持着安全的位置吃经验。

    只是这一波,为了补残血的炮车兵,还是被白桦的鳄鱼以E技能横冲起手,普攻接W冷酷捕猎的晕眩之后,Q技能暴君狂击收尾,而后二段E技能回身,一套技能倾泻命中。

    “可惜了不是红怒。”

    白桦看着推过去的兵线心中念道,这是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他自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攒红怒,不过纵然如此,这一套技能下去,诺手三分之一的血量,还是直接消散。

    “我靠,感觉上路已经打不过了啊。”

    “这什么‘上单之光’到底是谁?我去其他直播平台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这家伙啊,感觉像是普通的路人啊?”

    “路人能吊打‘麒麟’的诺手?应该是王者的水平了吧?看名字还是个中国人,国服王者中是中国人全部都在各大战队里面呆着吧?难道是职业战队的队员?”

    尽管这一波‘麒麟’的诺手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被打掉了三分之一的血量,但是在‘麒麟’的直播间内,他的观众什么时候看到‘麒麟’在打小号的时候,被一个顶着白银三的对手这么压着打?

    直播间内,‘麒麟’看了一眼对面的鳄鱼一套打了他三分之一的血量之后直接后撤,没有给他一毫秒反打的机会,也知道这个对面鳄鱼的水平,哪怕不是王者,也绝对不会低于他,自己这一局在已经陷入劣势的情况下,想要单靠自己翻身,再也没有可能。

    看了一眼正在野区刷野的赵信,直接在清完一波塔下兵之后,快速的敲字道:“打野来帮忙,对面的上单是个高手。”

    “好,等我。”

    赵信显然不是一个菜鸟,这一波就算上单没有求救,他都会过来,对于龙牙直播大名鼎鼎的麒麟,他虽然没有太多的崇拜,但是能够帮他在劣势的情况下抓死击杀对面的鳄鱼,也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

    唰……

    而在线上,白桦控制着鳄鱼,又是一个Q技能的暴君狂击,扫除剩下的兵线。

    对面的诺手在被他又一次一套打掉三分之一血量的时候,明显变得更为谨慎了,这很无奈,上路是个滚雪球立竿见影的一路,别说这诺手在白桦交手过的顶尖诺手使用者中只是一个‘菜鸟’,就算前一世他在国际大赛上曾遇到的世界第一诺手,也难以和他的鳄鱼争锋。

    三十刀,当这局比赛来到七分钟的时候,白桦的鳄鱼,已经压了诺手近三十刀!

    “嗯?”

    德玛西亚网咖内,这一波,当白桦再次将兵线推进防御塔的时候,一直猥琐的诺手,突然不动声色的往前走了两步。

    他立刻瞥了一眼河道草丛的视野,对面的打野赵信,已然围了过来!

    在麒麟的诺手,一人之力再难和他抗衡的时候,这一波,对面准备中上合杀。

    “两个人么?”

    白桦轻瞥一眼身后,已经追过来的诺手,默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