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最强人生 > 正文卷 第二十五章 什么破故事
    6月7号,星期三。

    经过了在兴记茶餐厅工作了两个多月,殷俊几乎能把所有来过五次以上的客人给记住,并且知道他们的喜好,这在这些明星、监制、演员之中,还有了不小的名气。

    魏小范其实有一点没有说对。

    在兴记茶餐厅来消费的人,一般都是以幕后工作人员为主,比如监制、导演、办公室职员什么的,演员也有一些,但最多二三线,一线的殷俊一个都没有看到过。

    比如说秋官啦、发仔啦、白娘子啦、汪大姐啊……等等,他们都没有来过这里,据说是各自有各自熟悉的店子。

    这广播道一带的茶餐厅、咖啡馆多得很,做的就是明星演员们的生意。

    略开此事不提。

    又因为殷俊勤劳肯干,外加清秀英俊,所以无论是无线,还是丽的的监制,都找过殷俊,问他要不要在电视圈发展一下。

    殷俊自然是婉拒了,他的志向不在于当明星,而是制造明星。

    不过因此殷俊也熟识了不少的人。

    比如说无线这边,他就认识一个叫做戚齐义的年轻助理编导,刚刚才加入无线两年,如今在做简单的监制助理工作。

    别人不认识戚齐义这个未来TVB的金牌监制,可殷俊当然认识他,单说一部在2000年前后播出的107集的《创世纪》,就足以让他在无线监制的地位上流芳百年,然后大美女黎芝彻底封后的、引发了以后内地清宫剧狂潮的《金枝欲孽》,也是他监制的。

    在90年代后半期开始,一直到2020年左右,戚齐义都是TVB的一流金牌监制,地位从未动摇。

    可现在的戚齐义,也仅仅是24岁、刚刚加入TVB2年的小助理编导罢了。

    但是他服务的监制,却是殷俊从来没有听过的,叫做李凯元的人。

    李凯元在无线TVB呆了已经有十来年了,监制了《黄沙侠》、《大秦安王》、《粤州五虎》等电视剧,虽然殷俊都没看过,具体的收视率不高,不过听说他在高层有路子,倒是一个比较合适的递剧本对象。

    殷俊也见过李凯元几次,他都坐的是楼上的包间,经常笑眯眯的和一群同事走出来,感觉应该比较好说话。

    戚齐义的性格开朗,来这里几次后,就和殷俊熟悉了。

    殷俊虽然对每个来餐厅的客人都很客气,但几次他人才坐下,这边一杯免费茶水就端到了面前,而且还有一张湿纸巾拿来,这让戚齐义感到非常惬意,也不以为殷俊是跑堂的就不配和自己说话,有空还会找殷俊聊两句。

    戚齐义没想到的是,殷俊对电视还非常了解,说起最近三个电视台的电视剧,都是头头是道,利弊得失都能分析清楚,比他都要懂行的样子。

    他更不知道的是,殷俊对这些电视剧的了解,其实来自于茶餐厅里面的报纸,一般他吃饭的空隙就会看这些报纸,上面有一些昨天电视剧的讨论,他稍微一看就知道到底是怎么样子。

    于是,久而久之的,两人就成了关系还不错的朋友。

    有一次戚齐义下班了,还拖着殷俊去喝了一顿酒,好好的聊了一会儿,说殷俊不在电视台工作,简直是太浪费了。

    殷俊一直都笑而不语,直到今天中午,戚齐义过来吃饭的时候,殷俊给他端上了套餐,却没有急着离开。

    “俊仔,有事儿?”戚齐义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一边问道。

    “义哥,我这儿写了一个故事,您能不能帮我看看?”殷俊从旁边拿过来一个用透明的塑料封口袋,里面整齐的放着一叠纸张。

    “哦?你还会写故事?”戚齐义笑了起来,“这样,我现在先吃饭,吃过了我就看……你半个小时之后过来!”

    “谢谢义哥。”

    殷俊放下了剧本,就去开始又忙活了起来。

    等到了半小时之后,殷俊重新走到了戚齐义的身边,却发现他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手里的剧本看着。

    “义哥。”

    “义哥……”

    “义哥!!”

    殷俊连续喊了几声,才把戚齐义给叫醒了,他还满脸的不高兴,见到是殷俊,这才不再是臭脸。

    然后他就直接拍案而起,亢奋的道:“俊仔!你这故事,绝了!!我这是一看就停不下来的节奏啊!”

    殷俊微微一笑,“那么义哥,你觉得这个故事,可以改编成剧本吗?”

    “当然可以!”戚齐义点头道,“我看过许多的故事,但你这个包青天断案的故事,却是惊险.刺激又不失大气,《铡美案》又热血又悲情,却还有冲天的公义,这样的故事,改编成剧本绝对是收视率大红的啊!”

    “那就好。”

    殷俊颌首道。

    戚齐义的反应是设想之中的事情,从这么多次的聊天了解,他对于剧本本身的质量,是非常敏感的,到底好不好,他现在已经能看出来。

    为了以防万一,殷俊给他看的,只是《包青天》的故事而已,而且只是第一个的《铡美案》。

    具体《包青天》的剧本和分镜头,殷俊一共写了15个故事单元,一共108集,但在协议没有达成之前,他是不可能拿出来的。

    卖剧本就是做生意,在做生意的时候,多一分小心谨慎,总是没有错的。

    戚齐义没有想那么多,他搓着手道:“正好,凯哥就在楼上吃饭,我带你去找他,让他看看!如果行的话,你这个故事无线就买了,你就等着拍成电视剧吧!”

    说着,他带着殷俊就往楼上走。

    但走了几步,戚齐义就停了下来,迟疑了一下道:“不过俊仔,我们买剧本的价格有点低,可能你一个故事就卖五六百块,你觉得怎么样?”

    “能有人要我的故事,那是最好的了,价格算不得什么。”殷俊笑着道,“看着自己写的故事拍出来给大家看,那就是很大的幸福,比金钱重要。”

    “对!”

    戚齐义颇有同感,用力的拍了拍殷俊的肩膀,飞快的跑上了楼。

    兴记茶餐厅的二楼,一半的空间都是包间,但也有一半的空间是散座。

    一上楼就是散座,穿过了散座的位置,到了3号包间的地儿,戚齐义正想敲门,忽然门就打开了。

    走出来的第一个,是一个身材瘦瘦的中年人,梳着分头,脸有些长,脸上还挂着吃饱喝足的笑容。

    “哦,义仔,怎么了?”这人就是李凯元,看到戚齐义急匆匆的样子,不觉有些奇怪。

    “凯哥,我这儿有个好故事,是茶餐厅的俊仔写的,您看看,改编成剧本,肯定能收视率大红啊。”戚齐义双手把本子递了过去。

    “写故事?”

    李凯元看了看跟上来的穿着跑堂服的殷俊,又看了看戚齐义递过来的故事本子,随意的把本子接了过去,“包青天?铡美案?……啧啧,想不到啊,你这个跑堂的小子,也想要学文人一样,写故事拍电视了?”

    殷俊心头就是一沉。

    倒不是说李凯元的调侃语气,而是他拿着本子的轻浮态度,以及漫不经心又飞快的看剧本的态度,完全就是敷衍了事啊。

    “还请李先生指教。”殷俊脸上却是一脸的平静。

    看着殷俊的神情,李凯元心头一阵不爽,拿着本子在手上拍打着:“小伙子,你想要写故事,能不能回去多读读书?小小年纪,什么都不懂还写故事,还想靠卖故事发财?你做美梦做多了吧?”

    “我的故事,其实很不错的。”殷俊略带无奈的道,“如果李先生您仔细看,一定能喜欢的。”

    “啧啧,那就是我的不对啰?我敷衍了事啰?”李凯元冷笑了起来。

    “凯哥,不是,俊仔他……”戚齐义赶紧的想要缓和语气。

    “你给我闭嘴!”李凯元蓦的拉下了脸,呵斥道:“你给我也有脑子一点,别什么阿猫阿狗都往我这边领,我没那个闲工夫。”

    说着,他随意的把本子往空中一扔,本子立刻散成了雪花,飘落了下来。

    “凯哥,你听我说,俊仔他……”

    戚齐义追着李凯元而去,想要再争取一下,但殷俊却已经弯腰在捡自己的故事本子了。

    “这人真过分!”

    一个在这边忙着的服务员,赶紧上前来帮忙捡写满情节的纸张,嘀咕道:“俊仔,你别灰心,这家伙有病的!当监制了不起啊?以后你努力,一定能超越他!”

    “没关系,谢谢庆哥!”

    殷俊笑了笑,从他手里接过了纸张,小心翼翼的擦去了沾染的灰尘,抬头站了起来。

    在二楼吃饭的客人,都看到了这一幕,见状都有些皱眉,但他们又没有说话,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在没有看到故事的情况下,李凯元说的也不无道理。

    而且按照一般人的理解,这些熟客们也知道殷俊才16岁,刚从内地过来半年不到,怎么可能写出好故事来?

    但许多第二天中午还坐在楼上吃饭的客人们没有想到,这样的情节,他们居然又遇到了一次。

    这边同样是殷俊和一个推荐他的小编导,那边却变成了一个丽的的监制,能耐并不大,但脾气比起之前的李凯元还要大,不但摔了殷俊的剧本,还差点故意踩上去捡故事纸张的殷俊的手。

    看着殷俊还是很认真的擦拭灰尘和污渍,看着他平静的收拾好站了起来,这一次,许多人的心中,都有些沉重。

    不管殷俊的故事写得怎么样,这么坚韧却又耐得住火气的年轻人,可真的是不多啊!

    (今天周六,还是休息一下,只有一章。也祝愿我们大家都国庆快乐哈!都有个好心情及好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