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最强人生 > 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三十五章 你好,红姑(第一更!)

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三十五章 你好,红姑(第一更!)

    第二天,周闰发和陈钰莲的婚礼,堪称一个经典。

    全亚洲超过100多家的媒体,来参加报道和拍摄这一次的婚礼盛况。

    主要的宾客都多达1500多人,香江的娱乐行业的大大小小明星们、幕后工作人员们,几乎都到齐了。

    就连邵一夫也委托了方怡华过来,为新人送上了祝福。

    光是早上走红地毯过来的明星,就至少谋杀了数十万张的胶卷,旁观的人们也觉得一辈子,就是今天看明星看得最多了。

    有人把这一次的婚礼,和去年的朱玲铃和霍振霆的婚礼比较,觉得这一次的规模比那一次要大多了,而且星光璀璨更甚于前。

    但只要知道内幕的人,都会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

    朱玲铃和霍振霆的婚礼,香江有头有脸的富豪们都去了,包括总督也过去了,这一次你看哪个大富豪参加了?

    人家沙皇的面子,可绝对不是白来的!

    你这个充其量就是娱乐圈的盛事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世纪婚礼。

    这一次的婚礼,来参加报道的人,也有不少,其实想要在镜头里面找到一个人。

    那就是殷俊。

    这个几乎从来不出现在媒体之中的人,虽然大家都知道他经常进出佳视,但没有一个人能在成百上千的照片之中,准确的找到谁是殷俊。

    因为没办法,出入佳视的人太多了,不但有工作人员,而且还有龙套人员,还有相关的广告公司联络人员等等。

    娱乐圈又是一个流动性非常大的地方,经常就会换人,所以你怎么知道哪个是殷俊,哪个是只出现过一次的龙套?

    殷俊以前参加的宴会,都是非常封闭的场合,根本没有记者的出现。

    但这一次不一样,这里是公开场合,而且记者们可以随意的拍照。

    只要能把关芝琳或者是温璧霞找到,那么殷俊就肯定能找到。

    可是,记者们只拍到了关芝琳和温璧霞坐在一群剧组人员中间,笑着说话的镜头。

    固然是少.女笑容美如画,但却没有殷俊的踪影啊。

    大家又想要找佳视的高层那边,可还是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人。

    有记者悄悄的问了认识殷俊的人,然而他们也没办法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殷俊。

    奇怪,难道殷俊没有来?

    不对啊。

    周闰发是殷俊的朋友,又是殷俊帮他和周大福牵扯到一起的,甚至于婚礼都是殷俊的策划功劳,于情于理都不应该不来才对。

    这些记者们当然没有看到,也没有发现,殷俊其实早就来了的。

    不过他是站在一群充当唱诗班的十几岁少年的旁边的,就在婚礼台的侧面。

    早就有人跟殷俊说了,有人准备今天拍你的照片,把香江第一金牌编剧的神秘面目给揭露出来。

    殷俊是不喜欢热闹的人,所以来之前就跟丫头和阿玉都说了,和她们分开,两女虽然嘟起了嘴儿不大乐意,但也只能听话。

    就连刘添赐他们这些这么熟悉殷俊的人,之前没有关芝琳的指点,也看不出那一群远远站着的十几个唱诗班的少年旁边,站着的是殷俊,记者们怎么能找得到呢?

    周闰发自然是知道,婚礼仪式结束之后,到处热热闹闹的时候,他还过来找着机会敬了殷俊一杯。

    今天周闰发能顺利的和莲妹结婚,第一最应该感谢的,就是殷俊。

    如果不是殷俊帮忙搞定了如今笑呵呵坐在台上的老太太,孝顺的周闰发怎么也不可能和莲妹在一起的。

    更别说周闰发有了今天如日中天的地位,全靠殷俊来支持他,给了他演出《上.海.滩》的机会,所以就更该感谢殷俊。

    吃过了午饭,婚礼现场还是热闹得很,殷俊却因为刘添赐过来说一件事情,而提前从婚礼现场走了出来。

    老实说,这样热闹的环境,殷俊非常的不适应,所以离开了倒是觉得一阵轻松。

    刘添赐是说,昨天晚上《大内群英》在制作剪辑的时候,大家有一些意见不一致的地方,希望让殷俊过去看一下,指导一下怎么剪辑。

    本来是让殷俊这两天有空过去的,但殷俊正好不耐烦和一群毛孩子坐一块儿,也不喜欢这么闹哄哄的环境,就干脆提前出来,去佳视的总部后期制作室看看。

    打车从山顶下来,花了一个小时殷俊才到了佳视总部。

    往日里很热闹的佳视总部,今天有点冷清——事实上是五台山都有些冷清,大部分的人都被周闰发和陈钰莲邀请去参加婚礼了,留在这里的除了值班人员之外,就是小猫两三只。

    进了后期制作室,殷俊坐着就跟几个剪辑师和监制、导演交流了起来。

    等到殷俊再从后期制作室出来,已经快到了下午五点钟。

    虽然太阳仍旧没有落山,但是温度也从炎热改为了傍晚的闷热。

    刚才在后期制作室喝了不少茶水,看着自己已经来到了二楼,殷俊一拐弯,就进了最右边的厕所。

    现在的厕所,可没有以后那么的讲究,佳视的每层楼男厕所一堵墙之外,就是女厕所,平日里有时还能听到对面的说话声。

    殷俊在上厕所的时候,就听到了对面好像有人在哭。

    幸好现在是白天,否则现在此时,这种基本上没几个人的地方,居然传来了哭声,胆小一点的直接就跪了。

    直到殷俊出来,路过女厕所门口,他还能听到这个哭声,刚才着急进去上厕所,没有听到,但现在安心下来,就能听到了。

    想到里面的女人起码哭了好几分钟,殷俊就琢磨了一下,在厕所对面的走廊上停了下来,想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受委屈,会在这个时候躲在厕所哭。

    等到那个女人出来,在水龙头那边洗了手和脸之后,转身走出来,已经又是五分钟过后了。

    女人转身一抬头,殷俊就看到了她那张还沾有水珠的脸蛋儿。

    嗯?

    怎么是她?!

    心头一愣之下,殷俊不觉有着惊喜的感觉。

    才在那儿想着许安华的下部戏,要不要找这个被无线抛弃的大美女练练手,以便她在后年《胡越的故事》里面有精彩的发挥,没想到今天就遇到她了。

    比起90年代时的成熟得风华绝代,今年才19岁的她,看上去就跟普通的清秀女孩子一样。

    甚至比起在选港姐的时候,更加的青涩稚嫩。

    没错。

    殷俊遇到的,就是刚刚在港姐比赛里面获得第四名的钟楚虹。

    未来香江人最钟爱的女明星,身份地位远在赵雅之、李佳欣之上。

    当年她嫁为人妇,彻底退出影视圈的时候,正好是她最为鼎盛的时候,但红姑却丝毫不留恋,直接选择了和丈夫双宿双栖,真是羡煞旁人。

    但也让无数的香江影迷们叹惋,觉得没有了红姑,香江的电影都失去了几分亮色。

    可是,在殷俊的眼中,根本不是怎么一回事儿。

    钟楚虹退出的时间太好了,恰好在香江电影最繁华的时候,光荣退隐,所以她就成为了香江电影最美好的时代的最美好的象征。

    这样的美好形象,随着香江电影的不断衰退,不断没落,就越发的显现了出来。

    要是香江电影像是内地电影那样不断前进,不断的进步,钟楚虹早就被一代又一代的花旦给代替了——就如同刘小庆奶奶一样,当年可也是清纯动人,完全的大众梦中情人,现在老了之后,观众们有了更多的选择之后,你看谁还会留恋当初《小花》、《芙蓉镇》的时光?

    钟楚虹的未来暂且不论。

    只不过,她现在怎么会出现在佳视的?

    殷俊记得,钟楚虹虽然因为不愿意签长约,而被无线放弃,但她却受到了刘淞仁的赏识,推荐她去了邵氏电影,然后以女主角的身份,出演了由杜其峰执导的、刘淞仁主演的《碧水寒山夺命金》。

    虽然这部电影票房惨败,但钟楚虹却运气并不差,几次的电影小角色磨练之后,第二年就又以女主角的身份出演了许安华的《胡越的故事》,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逐渐成为了香江一流女明星。

    阴差阳错之下,钟楚虹的演艺生涯,可从来没有和电视剧挂过钩啊!

    人家一出现就是在电影里面,比那些电视女明星的起点高多了。

    可现在,殷俊敢肯定自己没有认错,眼前站着的就是钟楚虹。

    如果他连红姑都看错了,那还妄称什么香江电影电视迷?

    “你是谁!?”

    殷俊还没有打招呼,钟楚虹就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一个人站在女厕所跟前,你想干什么?”

    此时的钟楚虹,已经收起了刚才的懦弱。

    但在殷俊看来,她这是故作强硬,想要掩饰自己哭红的眼眶和状态。

    “我刚才也过来上厕所,听到了你在哭……”殷俊摊开了双手,“我以为你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所以等在这里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你是谁?你认识我?”

    “你哭的时候没有认出来,但现在认出来了。”殷俊道,“我在电视里面看到过你,钟小姐。你现在比在港姐选举的现场要大方多了,如果你在港姐选举的时候,拿出现在这种想要打架的气魄来,我保证你肯定至少会第三名。”

    钟楚虹皱起了黛眉,这个小子不是来故意打我脸的吧?

    明知道我在港姐选举的时候丢了脸,现在还这么说?

    “我不是佳视的工作人员,只是有事情过来一趟,你叫我阿俊就可以。”殷俊继续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把你为什么哭说给我听,有一个陌生人来倾听你的委屈,是不用有什么羞涩尴尬的。”

    看了看殷俊穿着白色的衬衣和长裤的样子,明显的不是成年人,想来也不大可能是佳视的人。

    就算他是佳视的人,被他听到了自己哭,自己也无所谓。

    但是把为什么哭跟他说,那就太糗了,这小子年龄还没有自己大,还向他倾诉?多丢人!

    钟楚虹琢磨着要怎么回拒殷俊,她的肚子忽然就传来“咕”的一声。

    在这个安静的走廊上,肚子咕咕的声音,可是特别的明显。

    然后她就看到殷俊笑了。

    性格里面颇有些泼辣气质的钟楚虹,正想说道殷俊两句,殷俊就道:“正巧,都要到吃饭时间了,要不我们找家茶餐厅,边吃边说?”

    钟楚虹不觉鄙视的看着殷俊,“你想要约我吃饭就明说,找什么借口?不过本姑娘告诉你,我不会和你这种乳臭未干的小毛头吃饭的!真是的,你.妈妈没有教过你,不能人小鬼大吗?”

    殷俊笑了笑,也没有和她争辩,“拜托,女中豪杰钟楚虹小姐,就是吃顿饭而已,你也知道我年龄小,总不可能大庭广众之下,强迫你做什么吧?都告诉你了,一定要大大方方,以后你才能有更大的发展!”

    “切!”

    钟楚虹眸儿一动,“现要请我吃饭,可以,但得你自己做我才吃,怎么样?”

    “好,我们走吧。”殷俊抬手道。

    “呃……你有听清楚我说什么吗?”钟楚虹表示怀疑的道,“你会做饭吗?你邀请女孩子回家,你.妈妈不会打你屁.股吗?”

    “我一个人住的。”殷俊微笑着道,“走吧,待会儿菜市场就要关门了!”

    钟楚虹头皮不觉就有些发麻,脚下根本就不动。

    “你害怕就算了,我们在外面吃吧,反正我好久都没有下厨过了。”殷俊耸耸肩道。

    “好久没用下厨……”钟楚虹黛眉轻蹙,“你.妈妈不喜欢做饭?”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也没有见过我爸爸。”殷俊和声的道:“不过我在孤儿院学过不少手艺,应该做饭不难吃的。”

    钟楚虹听着就有些发愣,马上就感觉有点内疚。

    她刚才才在说“你.妈妈没有教你”什么的话,结果这个小毛孩是一个孤儿,说这些话,真是不够礼貌。

    看着殷俊清澈的眼神,再加上内疚的心思,钟楚虹鬼使神差的一点头:“那就走吧,本姑娘豁出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