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品护花兵王 > 章节目录 第43章 小弟弟,姐姐不是那么好泡的
    说话的同时,陈一飞已经豁出去了,一把将慕嫣咚在了车上,让她的身子呈微微的弯曲,胸前挺起,露出了一道诱人的弧线。

    见到陈一飞突然说出这赤果果的话,慕嫣愣了一下。

    一般情况下,一个男人对女人做这种轻薄的动作,有想法的就直接答应了,说不定直接上车震起来了,或者女人会很反感,更可能给男的蛋蛋来一脚,然后开车走人。

    但是慕嫣都没有做出这两种事情,见到陈一飞被自己逗急了,她反而噗嗤笑了一声。

    “咯咯,小弟弟,姐姐可不是那么好泡的!”慕嫣女人伸出纤长的手指,缓缓的将手推在陈一飞的胸膛上:“就算姐姐答应被你泡,姐姐可是有家庭,生过孩子的人,你敢泡吗?”

    “生过孩子的人还能有这么诱人的柳腰,还真的看不出来!”陈一飞被这个动作弄的心痒难耐,反而又凑前一步,一手搭在了慕嫣的腰上:“碰到你这种大美人,就算你是美国总统的女人我也敢泡!”

    “还真是霸道!”慕嫣戏虐的说道:“不过呢,要让你失望了,就算姐姐对男女之事看的比较开了,但是,也绝对不会被一个男人轻易征服的,除了自己的丈夫之外,姐姐还没有被第二个男人碰过,小弟弟,你今天可是占便宜了!”

    说着,慕嫣就拍掉了陈一飞放在自己腰上的手,然后一把推开陈一飞,笑盈盈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呃……”陈一飞反应过来,一把搭在车窗上,道:“我说这位大美人,让人家帮完忙就走,也不留个联系方式,未免有点卸磨杀驴了吧?”

    “那你是驴吗?说了,姐姐可不是那么好泡的……”慕嫣巧笑一声,直接启动车子窜了出去。

    可从后视镜看着走回到车内的陈一飞,慕嫣的心情却是有些复杂,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和一个男人有这种暧昧的对话,甚至有些言语还带着挑逗对方。

    这在她丈夫死后,还是第一次!

    陈一飞的嘴角也是带着一丝笑意,刚才的谈话的确充满暧昧,却又很有趣,这个慕嫣的确是一个很有风趣,很有意思的女人。

    陈一飞看了看天色,已经开始黑了下来,这个时候华阳分局的人应该都下班了,他可以行动了。

    …………

    华阳分局这一次可以说是丢尽了脸面,不过,却是有一个人是非常开心的是,那个人就是柳毅了。

    本来这一次被洪厉逼迫,他不得不昧着良心对穆莹莹逼供,要将那罪名强加在穆莹莹身上,让她当替死鬼。

    这种事情事后想要掩盖过去还要废很大的功夫,被发现了他也就完蛋了。

    可现在好了,那个穆莹莹竟然被人劫持走了,成了通缉犯,甚至那个劫走穆莹莹的人还杀了警察,现在市局愤怒,已经下了格杀令。

    现在市局已经只想着抓住穆莹莹和她的同伙,肯定已经不会去关注穆莹莹这个案件了,如果两人被击毙,那就是最完美了。

    虽然他这一次也被打断了一只手,但是至少他现在可以高枕无忧了,洪厉不仅帮他还了赌债,还给了他一大笔钱。

    柳毅哼着小曲从分局进入车库,打算从车里拿出一些东西回家,他已经办了休假,又有洪厉给的钱,可以好好的去爽一下了。

    可就在洪厉得意的时候,一道清脆的脚步声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让他下意识的转身,接着,他的双眼就惊惧的瞪大了起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拳砸在了脑袋之上,整个人狠狠的撞击在了车上。

    …………

    华阳分局对面的小巷内,一辆沃尔沃在小巷内停了下来,接着,一个年轻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正是陈一飞。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华阳分局的人几乎都下班了,陈一飞下车之后就直接翻墙进去,避开监控之后,朝分局的地下停车场模了进去。

    他从莹莹姐那里知道了柳毅的车牌号,并不是警车,是柳毅的私家车,对方被他废了一只手没办法开车,对方的车肯定在停车场。

    现在只要找到莹莹姐留下的那个记录仪,到时候就能将莹莹姐的罪名洗清。

    陈一飞却不知道,他的通缉之上已经多了一个杀害警察耳朵罪名,警方甚至已经对他下了格杀令。

    进入停车场之后,陈一飞很快就找到了柳毅的车,到了近前,看着四周没人,直接一个手肘将车窗击碎,然后打开车门钻进了车里。

    片刻之后,陈一飞的脸色却突然变了:“怎么会没有?莹莹姐明明说把记录仪放在后座的卡槽里了!”

    陈一飞又在车内找了一便,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他本来还想着靠着记录仪给莹莹姐证明清白,可现在这记录仪竟然找不到了。

    “可恶!”陈一飞顿时怒骂了一句:“难道记录仪被柳毅找到了?”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放在前面车台上的手机,应该是柳毅的。

    陈一飞没有理会,打算离开这里,可就在他打算下车的时候,那手机却停了,突然又响了起来,在他打开车门的时候又停下,再次响起。

    陈一飞的眉头皱了起来,这样间歇性的来电,似乎是冲着他来的。陈一飞疑惑的拿起了那部手机,可是却发现手机上竟然缠绕着一个银线,这银线是特殊材料制作的,非常坚韧。

    接着,陈一飞的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因为他从那银线上闻到了血腥味,一股不祥的预感突然从他的心里涌了出来。

    陈一飞皱眉的按下了手机的接听键,里面立马传来了一道戏虐的声音:“血龙王先生,你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呢?”

    听到对方直呼自己血龙王,陈一飞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急忙朝四周搜寻了起来。

    “不要找了,我根本不在停车场!”手机里传出了笑声。

    “你是谁?”陈一飞质问道,对方明显是有目的的冲着他来的。

    (求收藏,求推荐票!每一个收藏,每一张推荐票都是对遗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