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品护花兵王 > 章节目录 第64章 最简单的办法!
    陈一飞的房间里面,他给穆莹莹治疗完之后,将那一根根银针拔了下来。

    他的体内虽然凝聚出了传说中的真气,但是穆莹莹的身子太柔弱了,不能强行一次性将她体内的那股阴寒的能量清除。

    所以,要分几次循序渐进才行。

    也就是说,这样香艳的治疗还需要几次!

    “莹莹姐,你真诱人!”陈一飞看着满脸羞臊,肌肤透红的穆莹莹,忍不住又赞美了一句。

    “哼!臭混蛋!”穆莹莹急忙要抓过那睡裙,捂着胸口慌张的跑出了陈一飞的房间。

    虽然她现在已经是这个臭小子的女朋友,但是这个小混蛋简直太坏了,治疗的时候竟然还动作动脚,什么豆腐都要被他吃光了,再呆下去,她怀疑自己的心都要从胸膛跳出来了。

    可让穆莹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她才出陈一飞的房门,穆芳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莹莹,你……”穆芳惊愕的看着从陈一飞房间里出来的女儿,身上只穿的小物件,睡裙凌乱的被她抓在胸口。

    这种场景显然让人想入非非!

    “妈妈,你别误会,小飞我帮针灸呢……”穆莹莹满脸羞臊的说了一句,可却发现穆芳一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让她急的直跺脚,急忙慌张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穆芳看了看穆莹莹的房门,又看向了陈一飞的房门,叹了口气道:“幸好你们不是亲姐弟!”

    ……

    半个小时之后,陈一飞突然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然后离开了老街区。

    因为他突然想到了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解除穆莹莹和自己通缉犯的身份,那就是这一次被害的洪老爷子,如果能让他自己说出凶手是谁,那这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他问过白浩了,洪家老爷遇害前有挣扎过,肯定是清醒的,不过现在中了一种神经毒素,神经受到损伤已经变成了植物人,市附属医院本根束手无策,只能一辈子当个植物人,想让他说出事实根本不可能了。

    不过市附属医院束手无策,并不代表他脑袋中远古时期的刑天传承中的医术也会无效。

    这倒是让他暗自自嘲了一番,之前竟然没有想到这种最简单的办法,还瞎费了那么多的功夫。

    陈一飞拦了一辆的士,径直的前往了临海市最大的别墅区,锦龙别墅区。

    锦龙别墅区是整个临海市最为豪华的别墅区,能够居住在这里的人也都是临海市最为有钱的一批人。

    而作为临海市三大集团之一的洪家老爷子就在这里拥有最大、最豪华的一栋别墅,洪厉之所以没住在这里,正是因为和洪老爷子闹了矛盾,气愤搬出去的。

    陈一飞在别墅区找到了属于洪家的那栋别墅,而且,这洪家不愧是临海市三大集团之一,别墅内竟然到处都是巡逻的保镖,一队交叉着一队巡逻,密密麻麻的,守卫森严。

    细细一数,这整个别墅上下都不下200个保镖和保安了,这都让陈一飞以为这洪家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才会在这里安排这么多人。

    可陈一飞哪里知道,从洪老爷子遇害,洪厉被杀之后,慕嫣就每天过的心惊胆战,以为这是针对洪家的阴谋,所以,将洪家的保镖、保安全部召集到了这别墅。

    陈一飞本来是想和主人家打声招呼,毕竟他这次是来治疗洪老爷子的,可转念一想,这洪家的那个董事长还认为是莹莹姐害了她公公呢。

    而他现在和莹莹姐还是通缉犯,对方绝对不会让他治疗她公公,到时候难道硬打进去?把这多人解决了再治疗洪家老爷子?那也太麻烦了。

    所以,陈一飞最后还是决定私下进去。

    洪家别墅可以说是戒备森严,普通人想要进去根本就是痴心妄想,不过,对于陈一飞来说却想要潜入是太过简单了。

    黑暗中,陈一飞趁着两队保镖换防的时候,躲过监控探头,直接朝别墅里面潜了进去。

    陈一飞轻而易举攀上了别墅的二楼,然后进入了一间主卧里面。

    这间房间还亮着,不过,房间里却没有人。

    不过,从这房间的情况来看应该是一个女人的房间,因为一旁的chuang上脱了一套性感的女人衣服,衣服上面是两件黑色蕾丝的小物件,而且,是非常性感的那种,这应该可以判定这房间的主人不是小女孩,从衣服的新潮款式来看,应该是一个很成熟的女人。

    陈一飞似乎猜出了这房间主人是谁了,在洪家能够住这主卧,又是女的,又很成熟的,就只有杨天龙口中那个洪家集团的大美女董事长。

    陈一飞记得,就是这个女人打了莹莹姐一巴掌,还交代华阳分局对付莹莹姐,他今天倒是要好好的教训对方一顿。

    一阵水流从浴室里传了出来,陈一飞急忙看去,就见到浴室的灯亮着,陈一飞偷偷的打开浴室的门,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一个玻璃隔着的隔间。

    这隔间的玻璃是一种半沙半透明,从外面往里面看有一种朦胧感,很难看清楚里面的清晰的情景,但是却又能隐隐约约的看到。?

    此时,只见浴室内一个曼妙且高挑的娇躯在那里面不住地晃动、擦拭着身子,扭动着那一双修长诱人的双腿。

    女人不时的擦着敏感部位的动作更是让陈一飞喉咙有些发痒,接着,女人就拿起了一件衣物,往身上套了下去。?

    很快,玻璃门咔嚓一声被打开了,接着,慕嫣拿着一条毛巾边擦拭秀发边从里面走了出来。?

    “啊……你是谁?“慕嫣开门的瞬间,低着头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双男人的脚,让她下意识的惊呼了出来。

    陈一飞却是满脸兴致勃勃的看向女人,从那修长迷人的双腿开始往上扫描,女人白嫩的肌肤上还挂着一些,虽然套着一件睡裙,但是睡裙很薄,被那水珠沾湿,就黏在了她的肌肤上。

    尤其女人竟然没有穿小物件,陈一飞赫然能透过那薄薄的睡衣,看到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