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4章 如厕难
    第四章如厕难

    酒足饭饱,昏暗的囚室之中因为不通风,霉味十分的重,李慎伸手扇了扇,这滋味还是真是有点难闻,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这个是他老爸继承了他爷爷优良的传统,吃完饭唠叨几句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小时候只要吃完饭,他老爸就牵着他的小手,在家门口晃动了起来,这个传统也一直被他给继承了下来,哪怕是一个人上大学的时期,依旧保存了下来,这是一种本能的习惯。

    李慎围着囚室转了几个圈子,躺在毛毯上面,觉是睡够了,安静的囚室,没有丝毫的声音,让他感觉自己的心情有些烦躁,伸手揉了揉额头,感觉有些坑,怎么好好的突然就穿越了呢?一点都想不通,前天夜里好像并没有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奇异的事情。

    跟着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又低声叹息了一声,穿越小说看多了后果,没想到这下真得穿越了,看来穿越大神真得听到了自己的祷告声音,可是他好像从来都不曾看过穿越到历史时空的小说吧?怎么偏偏就穿越到历史上面来了呢?玄幻,修真界,哪怕就是武者的世界,能通过修炼武破虚空也可以啊!

    李慎摸了摸自己的身子,李承乾~~大声吼了一声。

    “真是尼玛的坑啊~~~”

    有些哭笑不得,就算是李承乾也无所谓,可是就不能早一些年,偏偏是这个时候,而且还是弯的,这还有何脸面让他以后去面对他人,不是坑爹吗?看来得换一个名字才可以,省得将来成名了,成为身上的一块大污点。

    不是看不起短袖之癖的人,人家那也是没有办法,可是他不是啊!

    凌烟阁二十功臣啊~~白穿越了一会儿,现在也不知道还能有几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面,也不知道能不能在见到一面,到时候要是能够弄到他们一副墨宝就好了,也算是留给子孙的一笔财富。

    趟了片刻,李慎爬了起来,伸手搓了搓鼻息,得想办法,总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吧,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他可不想发配到边疆,现在可不比现代,边疆的那种生活可不是他能够吃得了苦的,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现在的生活就是回归到原始社会。

    “咕咕”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慎脸色变了变,暗艹了一声,怎么来得这么突然,连忙爬了起来,在昏暗的囚室里面看了看,拐角出一个木质的痰盂,安静摆放在哪里,瘸着腿快步的奔跑了过去,瘸着的腿脚,让他走起路还是有些不太习惯。

    一只手捏着鼻子,一只手掀开痰盂的盖子,吐了一口气,看来有人清理过,看着身上的衣服,找了片刻的时间,还是未能找到系在裤子上面的腰带,李慎将身上的囚服扯了下来,低声叹息了一声,这下可好了,穿衣服都要重新学习。

    用力扯了一下裤子的腰口,听见轻微的一声撕裂声音,蹲下身子坐在痰盂上面,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李慎低下脑袋向自己的腹部看了过去,伸手摸了摸,有些痴傻地笑了起来,腹肌,而且还是八块,一只手伸手摸了摸嘴角,感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啧啧了几声,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个瘸子竟然有着这么完美的身材。

    锻炼可是要持之以恒的,李慎一直都羡慕那些有着腹肌的壮汉,也曾尝试着去健身,就是健身的过后太过于痛苦,浑身都酸软无力,持续了几天就这样不了了之。

    “嘿嘿~~”

    李慎一只手托着下巴,这下好了,有着这样完美的身穿,要是夏天的时候,穿上一件白色的背心,到时候腹肌完美的展现了出来,走在大街上面不知道要勾引多少美眉的目光。

    李慎轻轻地吐了一口,终于结束,在身上摸索了片刻,终于想起来,这里是囚室,身上没有丝毫的纸张,左右看了看,连一本书籍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

    “有人吗?”

    连续喊了几声也不见一个回应,李慎气沉丹田怒声吼道:“还有喘气的吗?有的话快点过来知一声。”

    囚牢之中,两名守卫值班的衙役,趴在小桌子上面打着轻微地呼噜声音,一声怒吼,惊醒了沉睡之中的二人,辨别了一下声音来源,二人一惊,相互看了两眼,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有些难以置信竟然会是李慎的声音,这可是他进入这里几天的时间,第一次招呼他们。

    虽然他身陷牢狱之中,可是太子的头衔依旧还在,哪怕就算是被贬成平民,也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得罪的,怎么说那也是当今陛下的龙子。

    “殿下,不知呼唤小人可有何事?”王小二小心翼翼地问道。

    “拿点纸过来。”李慎淡淡地说道。

    程三有些疑惑地看着坐在拐角处的李慎,要纸干什么?竹片不是放在一旁的墙壁上面了吗?弯着腰低声道:“殿下是在出恭吧?竹片就在您左手的墙壁上面。”

    “纸,能听懂吗?随便什么纸张?擦屁股用的,这下你滴能够明白没有?”李慎瞥了一眼左手边的竹片,有些无语地说道,这玩意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不会是擦屁股的吧?哆嗦了两下,真是难以相信用这玩意怎么擦。

    “小人…”

    王小二伸手拉一下程三,对着李慎道:“殿下稍等片刻,小人这就给您去取纸。”

    “小二,你到底怎么回事?咋不让俺说话呢?擦屁股的竹片不是在哪里吗?”程三跟在王小二的身上嘀咕道。

    王小二摇了摇头,真是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的家伙,道:“你懂什么,殿下要什么,咱们就给他准备什么,你啰嗦那些东西干什么,不就是纸吗,咱们去那几张就可以了。”

    程三低声叹息了一声,低声道:“果然是有钱有势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上个茅厕擦个屁股都用纸来擦,俺们家孩子想要上个学,纸张俺都有时候都卖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