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5章 缘由
    第五章缘由

    “啰嗦那些干什么,谁让你投错了胎,你要是投…”

    “俺也就是说说而已,用得这样吗?”程三嘟囔着低声说道。

    “…………”

    “……”

    李慎看着手中两张泛黄的纸张,用手捏了捏,粗糙得不能再粗糙,这要是擦到菊花上面,还不得将菊花给擦破,将两张纸叠起来,搓了搓,想要让它们变得柔软点。

    看着手中到处都是被搓裂的纸张,李慎抽动了一下嘴角,抬起看着弯着腰献媚笑着的二人,道:“这是纸吗?”他还没有用力气去搓就变成这样了,估计就是不搓的话,用点力气擦一下,最后的结果就是粑粑会透过纸张的裂缝,沾到他的手上。

    “呃”二人看着李慎手中捧着的纸张,楞了一下。

    “殿下,这里也只有这种纸,您讲究着用吧。”王小二看着李慎略带夸张的样子,脸上露出丝丝的尴尬,连忙拿起墙壁上面的竹片,小心翼翼地递给他,道:“殿下,小弟们这里只有这种纸张,要不先用这个,然后再用纸擦一下?”

    李慎看着手中的竹片,一边被修成了椭圆形状,这玩意真得是来用来擦屁股的?呵呵了两声,对着王小二道:“再去那几张纸过来,速度点。”

    宣政殿的后殿休息室中,自从长孙皇后去世之后,李二陛下一般情况下基本都是留宿在此处。

    进入到五月份的天气,即使是没有丝毫污染的大地,依旧还是有些炎热,殿外的世界早已漆黑一片,殿内一盏烛台上面低着几根红色的蜡烛,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点亮了大殿中间屏风下面的一角。

    紫色的长方形小桌子,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奏折,桌面上摆放着一个毛笔架子,一名样貌甜美的宫女,跪着坐在一旁,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墨锭慢慢地研磨着。

    轻微的脚步声音传了过来。

    李二陛下微微抬起脑袋,看着走了进来的李治,放下来了手中的奏折。

    “儿臣见过父皇。”李治行了一礼说道。

    “看过你大哥了?”李二陛下问道,使了一个眼色,跪坐在一旁的宫女连忙起身,向身后退了三步,向屏风后面走了过去。

    看着李治面色有些伤心,跟着道:“他说你了?”

    李治摇了摇头,双眼朦胧地看着李二陛下,哽咽着问道:“父皇,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

    李二陛下叹息了一声,什么也不说,能说什么呢?怪也只能怪他自己太过于放纵于他,子不教父之过,一切的责任也只能怪责他这个当父亲的。

    “父皇,儿臣想问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是谁的错?”李治泪流满面的跪倒在地上,低声哭诉着问道。

    “他和你说了什么?”李二陛下脸色寒了下来问道,真是好计谋,连自己的亲兄弟都开始利用上了。

    “太子哥哥并没有和儿臣说什么,他只说发生的这一切怪不得他,要怪也只能怪他生子无情帝王家。”李治哽咽着说,抬起头看着李二陛下,跟着道:“父皇,难道身在帝王之间,真得连一点亲情都没有吗?儿臣记得母后去世的时候,儿臣还年幼,太子哥哥他……”

    “够了。”李二陛下冷着脸伸手拍了一下桌子,目光冰寒地盯着李治,道:“你是在责怪于朕?造成如今这样的局面是朕造成的?还是那个逆子在你耳边鼓动你过来说这些?”

    看着满脸泪水的李治,心中十分的疼惜,低声叹息了一声,道:“下去吧。”

    “父皇,您知道吗?您知道太子哥哥和说儿臣说了一些什么吗?”

    看着沉默地李二陛下,李治接着道:“儿臣这一路上面也在思考太子哥哥话中的意思,感觉太子哥哥说的也算是正确,造成如今的局面,到底是什么原因,还不是皇位。可是那个位置真得有那么重要吗?”

    “太子哥哥说,父皇您给二哥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那个位置的希望,让他肆无忌惮明目张胆地去窥视那个位置,对他出言不逊,事事都想要压住一头。太子哥哥说,他知道父皇没有这个心思,可是您这样做给…他造成了误会,事情已经造成,他后悔也未有丝毫用处。太子哥哥说,他错误的之处只是选择了错误的方式,想要引起您的注意,最后的结果就是他和您的误会越来越深,他也就越来越……”

    李二陛下看着附在地上痛苦流涕的李治,低声叹息了一声,道:“他真是这样对你说?”

    “是…的父皇,呜呜呜~~~父皇,太子哥哥真是太可怜了。”

    李二陛下伸手挥了挥,淡淡地道:“下去吧。朕已经知道了。”

    走到了殿外,李二陛下看着夜幕之下,点点繁星的长安城,抬起头长叹一声,李治的话语在耳边不断的回旋着,回忆起往日的种种,他自问没有做出对不起李承乾,从小对他细心调教,为的将来就是有一天能够继承大统,哪怕就是犯下再大的错,他也原谅他,可是后来呢?换成的又是什么?

    再说都是自己的子女,一个父亲对于子女的疼爱,难道这样也有错?非要将他的父爱全部倾尽于他身上,他才能够满足?

    可是心中还是认同了李慎的一番话,身在皇家,他的爱,有些时候不是随便能够给予。

    “朕真得错了吗?这一切难道都是朕造成的?”

    “陛下。”他身后站着的杨公公低声喊道。

    李二陛下叹息了一声,转过身来,看着他,问道:“老东西,你跟在朕的身边多少年了?”

    “回陛下,已经十七年零三月二十天了。”

    李二陛下呵呵了几声道:“没想到你个老东西还记得这么清清楚楚。”

    “陛…”

    李二陛下伸手示意他无须再说下去,道:“老东西,你也跟随朕这么多年,朕错了吗?”

    看着沉默不语的杨公公,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声道:“看来朕真得错了。”

    “陛下,其实…”

    “走,去陪朕看看那个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