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7章 疗伤
    第七章疗伤

    监牢是处于皇宫之中,用来处置宫中的太监宫女设置的,一般来说很少能够用得到,太监宫女要是做出什么违法的事情,估计也就被直接砍掉脑袋,距离东宫的位置也不是很远,快步行走的话,大约也就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轻点,轻点。”杨公公对着背着李岩的侍卫一路行来,不停地说道。

    随着李承乾谋反的失败,整个东宫的太监宫女也被牵连在其中,该砍头的被砍了脑袋,该被送到教坊之中,也都被送了过去,可以说这次牵连到所有和东宫有关的人员。

    整个东宫也随着萧条了下来,里面住着也只有太子妃,还有剩下来的几名妻妾,额外的几名宫女太监,这些宫女太监,也是从宫中临时被调用过来的。

    太子的寝宫,多日以来没有人打扫,褐色的地板早已布满了厚厚地一层灰尘。

    杨公公提着一盏灯笼,推开寝宫的大门,走了进去,对于此地环境他十分的熟悉,将灯笼放在一旁,从袖口拿出火折子,轻轻地吹了一下,燃起点点光芒,走到摆放蜡烛架子跟前,点亮了几个蜡烛。

    侍卫将李慎放了下来,向李慎二人高声辞,走了出去。

    “殿下,您没事吧?”杨公公满眼泪花地看着趴在床榻上面的李慎问道。

    李慎瞥了一眼,浑身哆嗦了一下,这老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微微咳嗽了几声,道:“没事,太医什么时候过来?”

    “马上,马上就过来,殿下您再忍一忍。”杨公公说着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您没事吧?”李慎问道。

    杨公公摇了摇头,道:“没事,没事。殿下,这次出来,好好想陛下陪个罪,常话说得好,父子之间哪里有什么仇恨,您也是被那些小人给鼓动的迷了心思……”

    李慎点了点头,将额头上面的汗水在枕头上面擦了擦,感觉这个老太监对他有些超乎常人的关心,难道他和李承乾有什么关系?低声道:“麻烦您去看一下,孤真得有点忍不了。”

    “好,好,老奴这就去看一看。”

    等待了片刻时间,李慎终于看见殿外急急忙忙地走来杨公公,以及一位拿着医箱头发有些发白的太医。

    “臣见过殿下。”章太医微微行了一礼,淡淡地说道。

    李慎点了点头,道:“麻烦你这么晚还爬过来一趟。”

    章太医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李慎,完全没有想到这样客气的言语会出自他的口中,点了点头,道:“殿下,让臣来给您看一下。”

    白色的囚服,到处都是斑斑点点的血迹,在二人的帮助下,李慎满头大汗的将衣服脱了下来,光着身子趴在床榻上面,反正大家都是男人,他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杨公公看着满身都是血迹的李慎,不忍心地转过脑袋守卫在一旁。

    章太医打开床榻上面放着医疗箱,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瓶子,放在一旁,走到不远处的小桌子上面,拿起脸皮里面放着的毛巾,走了过来,对着李慎道:“殿下忍一忍,臣先给殿下清理一下身上的血迹。”

    李慎点了点头,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遭受这样的罪,感觉被刺中的伤口像是撒了盐一样。

    “哦~~~麻烦你轻一点啊。”

    “啊~~~哦~~~”

    一声声难以忍受的惊呼声音在殿中回荡了起来。

    章太医微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殿下,可以了,上完药就行了。”

    李慎满头大汗地点了点头,哭笑不得地道:“就这样上药?不要用酒消毒一下?现在马上都快要进入夏天了,要是感染了可怎么办?”

    “呃”章太医楞了一下,有些不解地看着李慎,道:“殿下,此话何意?”

    李慎伸出一只手摇了摇,多嘴了,一点小伤口,应该没有多大的关系,道:“痛得有些昏头了胡言乱语,失礼了。”

    “章太医,殿下他没事吧?”杨公公看着起身整理药箱的他连忙问道。

    章太医微微摇了摇头,道:“都是一些小伤口,没大事,过几天就好,这几天注意别沾水,小心伤口发炎。”

    杨公公点了点头,对着章太医,道:“真是麻烦您了。”

    章太医笑着道:“应该的。”

    “是啊!应该的。”杨公公笑着说道,现在殿下的身份已经不同于往日,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奴才们,不踩上一脚就不错了,人世间的冷暖他这些年早已看透,更何况这里还是皇宫之中。

    “在下先行告辞了。”章太医抱拳说道。

    “那杂家就不送了。”

    杨公公看着床榻上面的李慎,道:“殿下,您先休息,老奴就在门外守着,要是有事您就唤一声。”

    “那个不用了,反正天色也暗了,您还是早点休息吧。”李慎连忙说道。

    杨公公点了点头,伸手将床榻上面的薄被掀开,盖子李慎的身上,道:“早点安息吧,明早老奴再过来。”

    看着被带起来的大门,趴在床榻上面的李慎嘘了一口气,接着微弱的光芒打量着屋子里面的一切,没有电视之中看到那种珠光宝气的场景,反而让他感觉有些寒酸,偌大的寝宫装饰品也只有稍许几件。

    空空荡荡,估计是被抄家所致吧,李慎心中想到。

    瞌睡是丝毫都没有,后背不时传来瘙痒地疼痛,让他感觉真得有些难受,转动着脑袋,想要将思绪转移到其他地方,想要减少一下后背传来的痛感。

    脑海之中考虑着未来的生活,也知道李承乾犯下这样的事情,李二陛下不可能再会原谅,太子的地位不可能会抱住,关键是该怎么能够不被流放出去……

    李慎突然从床上支撑了起伸手,感觉有些不对,既然穿越了,怎么说也应该有着金手指的存在才对,这种穿越的定律,不可能会到了他这里就消失不见了吧?金手指,金手指呢?

    半宿的时间就这样过去,全身都被搜遍了,奈何金手指丝毫的讯息也未能寻到。

    李慎趴在床上,一只手不停地拍打着枕头,嘴中不时地嘀咕道:金手指,金手指啊!你到底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