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纨绔太子 > 第10章 猪的两种死法

第10章 猪的两种死法

        第十章猪的两种死法

        “稚奴,你有心事?”李二陛下看着低着脑袋吃饭的李治问道。

        李治连忙有些心虚地摇了摇头,低声道:“没有。”

        “抬起头看着朕。”李二陛下厉声说道。

        从小就被他养大,对于李治和兜子,在他的面前可是没有丝毫的秘密可言,他们兄妹二人的一个表情,他就能知道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且早朝过后,消失这么长的时间,回来就这样的满脸落魄沮丧的神情。

        “父皇。”李治抬起头喊了一声,跟着又低下脑袋低声问道:“父皇,您打算处置太子哥哥?”

        殿内的气氛顿时沉重了下来。

        李二陛下的脸色很黑,目视着李治,冷冷地问道:“是哪个逆子让你过来问的?”

        “父皇…”

        “兜子,吃饭,这事和你没有关系。”李二陛下转过脑袋对着兜子轻声地说道。

        李治摇了摇头,低声道:“没有。”

        “他又和你说了一些什么?”李二陛下质问道。

        “父皇,太子哥哥他说他后悔了。”

        “后悔?他早知道干什么去了?”

        “可是毕竟是…儿臣只想知道父皇想要怎么处置太子哥哥?”李治低声哽咽着问道。

        “父皇,你打算怎么处置大哥?”兜子跟着又泪眼蒙蒙地问道。

        李二陛下看着两个孩子这样,低声叹息了一声,对着李治问道:“稚奴你现在已经大人,朕将这个问题抛给你,你打算怎么处置你大哥?”

        李治楞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李二陛下,道:“要是父皇交由儿臣来处置,反正事情也没有发生,就…”底下脑袋低声道:“就这样算了,反正太子哥哥现在已经幡然悔悟了,夫子不是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吗。”

        李二陛下看着他这样,脸上露出丝丝地笑容,深深地叹息了一声,道:“稚奴,你要懂得,有些事情既然犯下来了,就要承担这事情的后果,任何事情都要有着代价,这个代价有时候很可能会要你的性命。”

        李治整个人都愣住了,父皇这是要太子哥哥的性命,顿时心凉了半截,长话说得好,虎毒不食子,父皇怎么能这样呢?难怪太子哥哥要他帮忙逃出去,看来还是太子哥哥明白父皇的心意,看来我不帮都不行了。对着李二陛下露出一个歉意地表情,心中想到:父皇对不起了,是你不给太子哥哥活路,儿臣也只能帮太子哥哥逃出皇宫。

        “父皇,儿臣知道了。”

        太子府

        李慎酒足饭饱过后,一只手抚摸着肚子晃悠了起来,边走边看,偌大的寝宫之中,没有看到一件能够值钱的玩意,让他唏嘘不已,看来还得另外再想一些办法才可以啊!身无分文毫无资本,还玩个屁。

        发财对于他来说简直太过于简单,随便整两样小玩意就可以,这个根本就用着急的事情,就算是变出世界首富,对于现在他的来说,也不过动动脑子的事情,谁让他掌握了比别人多一千年的知识呢。

        “啧啧,真是没有想到太子殿下事到如今还能够如此悠闲,泰不得不佩服。”

        一声嘲讽地声音在背后响了起来,李慎转过身子,看着大门外边站着差不多都长成一坨的人形,一双眼睛眯成一条缝隙,满脸嘲讽地盯着他,脑海之中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别的,而是他终于知道李泰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原因因年早逝的,完全就是吃撑着,变出了猪,胖死了。

        李慎露出一个笑脸,道:“原来是四弟,啧啧,孤还真是没有想到,你这样子还能站起来,真是让孤不得不佩服三弟的体力。”

        李泰原本脸色有些诧异,李慎可是很多年都没有喊他四弟,接着听闻下面的话,脸色顿时黑了,满脸不屑地看着李慎,道:“能不能站起来就用不着太子殿下担忧,现在你应该考虑一下你自己的处境吧,这样的日子,估计你也是能多过一天是一天,好好的珍惜吧,我的太子殿下,我的好大哥。”

        李慎笑了,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这头猪,难怪李承乾这家伙要谋反,也太可恨了,这种人也深得李二陛下的宠爱,难道他是瞎子不成,淡淡地道:“那也用不着四弟来操心,四弟还是好好的操心一下自己吧。”

        “本王用得着操心自己吗?”

        “不用吗?”李慎追问道。

        “李承乾,你是不是这些日子待在囚牢里面脑袋也…”

        “四弟,问你一个问题。”李慎打断了李泰的话问道。

        “不知道打断别人的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李泰黑着脸,一身的肥肉忍不住都是开始颤抖着说道。

        李慎看着他想要摆出一副很威严的样子,微微咳嗽了几声,也太逗了点吧,真实无法来形容他的样子,小丑给人的感觉都要比他来好,道:“礼貌?你还能够懂得礼貌二字吗?”

        李泰哼了一声,冰冷地目光目视着李慎,淡淡地道:“说。”

        李慎皱了一下眉头,他很不喜欢他看他的那种目光,让人说不出来的厌恶,有种冲上去对着他的大饼脸狂扇地冲动,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算你狠,为了能够顺利出去,小爷暂时放过你,脸上露出丝丝地笑容,上下打量着李泰,道:“四弟,别人都说你聪慧绝顶,大哥有一事一直都想不明白,希望四弟能够帮大哥解答一下。”

        “快点,真当本王跟你一样,整天毫无事事,父皇还等着本王去处理朝务。”

        “好吧,既然你这么急着要走,那孤也就说,有一次本王碰见两个太监再唠嗑,其中一个太监问另外一个太监,他问道猪有两种死法,你知道吗?孤想了好久好久,可是一直都想不明白,猪有两种死法?到底是那两种?生老病死,这些孤也都问过那名小太监,可是小太监都说了不是,他也不知道是那两种死法?四弟可知道猪的两种死法到底是那两种?”

        李泰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生老病死都不是,到底是什么呢?猪,猪是什么东西?冷哼一声道:“幼稚之际,这种问题也好意思过来问本王。”

        看着转身离去的李泰,李慎发出了哈哈大笑声,对着李泰喊道:“四弟要是不知道可以去问一下其他人,其他一定会知道这个谜题,孤也是看到四弟才知道答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