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13章 出来了
    第十三章出来了

    “后来,后来你因病去世了,武媚娘这个女人登上了皇位,将大唐改名为武周,定都洛阳,年号为神龙。”李慎表情沉重地说道。

    “呜呜呜,太子哥哥,你这么说咱们李氏江山就这么没了?”李治哭着难以置信的说道,那些大臣们呢?难道就这样心甘情愿地在让一个女人登基为帝。

    再说女人能当皇帝吗?此时的一切完全超乎了李治的想象,本来以为还是他为了这个女人,将江山给葬送给了别人,没想到将江山葬送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李治微微抬起头瞥了一下李慎,说得都是真的吗?看着李慎的表情,心中想到:“太子哥哥不会骗我的,他也没有那个必要欺骗于我,现在他都要走了,用这个欺骗于我,也没有那个必要,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了,我怎么就这么混呢?让一个女人将我拿捏在手中玩弄。武媚娘,你这个蛇蝎的女人,原来你接近本王有着这样的目的,本王还真是没有看出来……”

    “好在上天怜惜我李氏,武则天…这个是她的尊号,后来她改名字为武曌,她病笃,当朝的宰相发动了兵变,江山才又再一次的回到你儿子的手中。也就这个时候,我才心底才嘘了一口气,睁开双眼的时候,没有想到回到了监牢之中。”

    “稚奴,你知道大哥这么多年下来有多无助吗?眼睁睁地看着咱们李家的江山,被这个女人给掌控,咱们的兄弟姐妹杀的杀,流放的流放,尤其是咱们的姐妹还有你的女儿,任由他人糟蹋,大哥当时……”说着李慎的眼泪跟着流淌了下来,浑身都充满无尽地悲伤。

    “太子哥哥…呜呜呜,稚奴也不知道自己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呜呜呜,稚奴对不起父皇,对不起你……”李治哭泣着说道,可想而知他的太子哥哥,当时看到这样的情景,却无力阻止,是什么样的心情,他此刻真得难以去想象。

    李慎伸手摸了摸脸上的泪水,我擦,就我这演技估计都能够拿到奥斯卡影帝了,奥斯卡影帝估计也没有我这么牛的演技吧,跟着伸手帮李治的小脸擦了擦,将他搀扶到座位上面,语重心长地道:“稚奴,这个女人要是你对她有感情的话,留她一条性命,就将她送得远远的,送到庙宇之中,让她一个人去忏悔她犯下的罪孽吧。”

    李治咬牙切齿地道:“这也太便宜这个蛇蝎心肠地女人,真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李慎呵呵了几声,道:“随便你吧,好在大哥现在回来了。”接着道:“稚奴,大哥今天和你说的,你可不能对他人说起,毕竟这些都是天机,虽然目前还未曾改变,可是后面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大哥这次活了过来,就到现在大哥我自己都难以相信。”

    李治点了点头,道:“太子哥哥,你放心了,稚奴绝对不会和任何人提起。”跟着抬起泪眼姗姗地双眸看着李慎,有些哀求地语气道:“太子哥哥,你能不能不要走,以后你来当大唐的陛下,稚奴当个快快乐乐地王爷。”

    李慎笑着伸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道:“傻小子,这皇位不是你说能够登上就登上的,这些都是上天早已注定下来的,大哥……”

    李治底下了脑袋,低声道:“太子哥哥,那你以后还会回来吗?”

    “当然会,我还有看着我们家稚奴成亲生子,登基为帝王,开创一番伟业。”

    “王爷,殿下,已经到了城门口。”马车停了一下来,传来一声低声地叫换声音。

    “太子哥哥…”李治看着李慎掀开车帘,连忙喊了一声,拿起身边放着的一个包裹递给他,哽咽着道:“太子哥哥,这个是小弟的一番心意,还望太子哥哥能够收下,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能够一见,稚奴只希望太子哥哥要是找到歇脚的地方,能够书信一封,也好让稚奴能够安心。”

    “太子哥哥,让小李子送你出去吧,这里离城外还有不少的路程,而且眼看着马上就要宵禁了。”

    李慎点了点,退了进来,伸手接过包裹,微微掂量了一下,还算是不错,估计有不少好东西,看着李治,臭小子还挺会做人的,本来还担心出去过去这段生活费该怎么办。

    李慎伸手摸了摸李治脸上的泪水,道:“稚奴,谢谢你,大哥以后不在了,就拜托你好好的孝敬父皇,你下去,省得被人看见,到时候连累到你。”

    一个时辰不到,李慎站在长安城的城墙外边,看着转身离去的马车,抬起头看着高高的城墙,低声叹息了一声,难道真得就这样离去了?他还没有好好看一看长安城呢?真得有些不甘心啊!也没有想到一切就这么顺利,本以为会有一番挫折。

    将手中的包裹放在肩膀上面,看着远处点点烛光,走了过去,今天夜里先到客栈落脚再说,等明天看看情况,要是能不离开,还是最好,怎么说现在长安城也是国都,世界上面最繁华的地方,总比在那些穷嘎啦地方要很多。

    “这位客官,是住宿还是打尖?”一位小二哥看着李慎走了进来,连忙玩着腰,满脸笑容地问道。

    “人号房一间,在送一些饭菜上来。”李慎淡淡地说道,跟着道:“小二哥,认不认识剃头匠?”

    李慎用的是现代南京的方言,说出来的话语和如今这个年代的话,有着很大很大的区别,对于这个时代的话语,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能说也能听懂,估计也是身体本来的原因,看着小二愣在原地,用长安话接着道:“抱歉,忘记你听不懂番外的话。人字号房一间,送一些吃的,再找一位剃头匠过来,我国男子不留长发。”

    小二哥点了点头,不留长发的男子长安城也有不少,都是番邦的之人,看来这位公子是番邦之人,啧啧~~~还真是没有看出来,这位公子将俺们大唐的话说得这么地道,道:“公子,请跟小人过来,剃头匠小人马上给你找过来。”

    “真是没有看出来,公子你将俺们大唐的话说得这么好。”

    李慎笑着跟在小二哥的身边,淡淡地道:“家母是汉人,所以从小跟着学习。”

    “哦,原来如此,公子老夫人是长安人士吧?”

    “嗯。”

    “公子,小人还是感觉公子的头发留着好,而且公子的样子看起来也不像是番邦之人……”

    “用不着了,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风俗,虽然看起来我像是汉人,可毕竟还是番邦之人,就像小哥你,要是将你的头发剪掉,你可愿意?”

    “那个不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头发不能剪掉。”小二哥连忙摇了摇头说道,跟着道:“这是大不孝,可是公子你的头发都这么长了,没有那个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