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14章 火烧太子府
    第十四章火烧太子府

    看着桌子上面的饭菜,李慎低声叹息了一声,真得是难以下咽,宫中的饭菜感觉还是不错,没有想到这民间的饭菜,味道区别会这么大,这苦不拉几的日子可该怎么办啊!

    将手中的碗筷放在了下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平头,感觉真是不错,现在人的手艺也还算是可以,站了起来,瘸着腿向窗户边走了过去,推开窗户,看着漆黑的黑夜,向长安城看了过去,嘿嘿了几声,看来今夜长安城是个不眠夜。

    走到床榻边上,坐了下来,伸手拍了拍床榻,嘀咕道:“乃乃的,原来棒子国和小RB的榻榻米是老子祖宗传下来的,艹,还以为是他们的东西。”

    打开装着衣服的包裹,拿出一件长衫出来,倒在床榻上面,盖在身上,等明天找个裁缝店,设计两套衣服出来,这样也好和现在的人区别开来。

    紧张几天的心情,就连睡眠都跟着不好,悠悠地晚风吹着,感觉有些寒冷,躺在床榻上面的李慎,弓起了身子,丝丝地吵闹声音,开始越来越大,惊醒了刚刚沉睡没有多久的他。

    李慎睁开模糊的双眸,抬起头向窗外看了过去,要不要人睡觉了?

    李慎突然楞了一下,连忙从床榻上面爬了起来,向窗户边走了过去,窗户口刚好面对着的是长安城的方向,看着城中火光,照亮了黑夜的黑幕,浓浓地黑夜,直达天际,砸了砸舌头,“也就十多罐子的煤油,可别将整个皇宫都给烧着了。”

    “真是罪过罪过,可千万别烧死了,要不然这罪孽真是大了。”

    李慎低声叹息了一声,向床榻走了过去,躺了下来,反正和他也没有丝毫的关系。

    “碰”的一声。

    宣政殿的后殿李二陛下房间的大门被撞了开来,杨公公衣衫不整,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步伐有些不稳,整个人看起来都颓废了很多,泪水早已不满了脸颊,看着不远处躺在床榻上面,惊醒过来坐起来的李二陛下,跪倒在地上,哭着喊道:“陛下,太子府失火了。”

    李二陛下浑身一颤,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乾儿呢?”

    看着痛哭流涕地杨公公,李二陛下一只手按在床榻上面,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下来,大声吼道:“朕问你乾儿呢?”

    “殿下…殿下他…殿下他走了。”

    “父皇…呜呜呜”

    李治小脸通红,看来是火光烤成的,浑身被湿透了,布满了炭木的灰尘,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跪倒在地上,向李二陛下爬了过去,哭着喊道:“父皇…父皇,太子哥哥…”

    李二陛下掀开身上盖着的被子,站了起来,赤着脚向外边跑了过去,向东宫的方向看了过去,看着满天的火光,浑身一颤,伸手扶着门槛,大声吼道:“稚奴,你大哥呢?烧着的是什么地方?”

    “父皇,烧着的是太子哥哥的寝宫。”李治哭着回道。

    “乾…儿的寝宫?你大哥他人呢?”李二陛下浑身颤抖着问道。

    “太子哥哥,不知道。”

    “都还愣住干什么?快去救火,找找乾儿……”李二陛下吼完整个跌倒在地上昏了过去,虽然这段时间没有安排人监视李慎,可是他还是知道李慎这段时间大门不出,整天都关在屋子里面,这么大的火,而且还是这个时候,想都不用去想,李慎他肯定是在寝宫之中沉睡。

    “父皇…”李治大声喊道,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向李二陛下跑了过去,对着大门外边站着的太监吼道:“快去传太医,快啊~~~”

    “张太医,父皇他怎么样了?”李治看着站了起来的太医问道。

    张太医行了一礼,对着李治道:“回晋王,陛下只是悲伤过度,没有大碍。”

    李治点了点头,转过头来,看着闭幕之中满脸悲伤的李二陛下叹息了一声,心中想到:“父皇,对不起,儿臣也是想要保佑太子哥哥的性命,要不是您不肯放过他,儿臣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晋王。”杨公公低声说道。

    李治应了一声,道:“你在这里照顾父皇,本王去处理一下太子哥哥的后事。”

    日头破晓,阳光透过敞开的窗户,躺在床榻上面的李二陛下缓缓地清醒了过来,伸手揉了揉脑袋,看着身边玩着身子,站着的杨公公,低声问道:“朕到底是怎么了?”微微楞了一下,想要从床榻爬起来。

    “陛下…”杨公公满脸悲伤的伸手,将李二陛下搀扶着坐了起来。

    “乾儿呢?”

    看着低着脑袋沉默不语的杨公公,满脸悲痛的怒声吼道:“朕问你乾儿呢?”

    “陛下,殿下他走了。”

    人多办事快,天才刚亮,整个太子府都挂起了白色的帆布,府中的太监宫女都换上了白色的孝服,低声哭泣的声音,隐隐约约向外边传递了过去。

    众人抬着的龙辇停放在太子府的门口,李二陛下满脸悲伤地抬起头,看着大门上面挂着的白色帆布,泪水布满了眼眶,在杨公公的搀扶下,浑身颤抖的走了下来。

    “叩见陛下。”守卫在大门口的将士们说道。

    “父皇…”李治看着走了进来的李二陛下,连忙走了过去,小脸布满了泪水,哭泣着喊了一声。

    李二陛下双眸之中的泪水,早已流淌了下来,看着灵堂前面放着的棺木,挥手阻止李治伸过来的手,颤抖着走了过去,伸手颤抖的手抚摸着棺材,喃喃的道:“乾儿,你怎么这么狠心,让父皇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父皇,太子哥哥走了,您…”

    李二陛下伸手挥了挥,看着走了过来,双眼红肿的李象,伸出双手将他紧紧地拥入怀中。

    “皇爷爷,爹爹…他为什么要…”

    “好孩子,别哭,你爹爹走了,你还有皇爷爷。”

    李象微微点了点头,紧紧地抱着李二陛下的脖子,哽咽着问道:“皇爷爷,是不是象儿以后再也见不到爹爹了?”

    李二陛下听着李象这么说,心里很不是滋味,低声叹息了一声,瞥了一眼身边的棺材,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真于乾儿所说,这一切都是朕做错了?朕错了吗?丝丝地泪水慢慢地从眼眶之中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