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17章 金屋换鸟笼 上
    第十七章金屋换鸟笼上

    李丽质端起桌子上面放着的茶壶,对着三人面前的小杯子里面注满了浑浊的茶水,丝丝地油渍飘在茶杯里面,散发出一股怪异的味道。

    “大哥,喝茶。”

    李慎低着脑袋瞥了一眼李丽质,到底该如何是好呢?真是愁死我了,端起茶杯嗅了一下,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将茶杯放在桌子上面,要是鸟朝上,不死万万年,看着妮子想要干什么。

    “直接说吧。”

    李丽质看着满脸憋屈的李慎,双眼一红,曾经那个翩翩少年,自信,谦谦有礼…现在却变成这样,要是母后还在世的话……低声叹息了一声,道:“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何在宫中出来?”

    “不出来难道等死。”李慎淡淡地说道。

    “呵!难道你不知道现在你这样跑出来的后果更加严重?”

    李慎心中低估道:“要不是碰见,谁能认识我,真是倒霉倒到家了,走路都能碰…”

    “你在嘀咕什么呢?”李丽质怪异地打量着李慎,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想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他大哥,为何面对他感觉如此的陌生?还真是奇怪。

    “没。”李慎连忙说道。

    “说说怎么从宫中出来的吧?”李丽质看着有些慌张地李慎,笑着说道,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有这一面。

    听着李慎慢慢地道来,李丽质低声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道:“就你这种假死的把戏,也好意思拿出来在父皇面前上演,现在父皇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等一两天后呢?”

    李慎嘘了一口气,道:“事情也就这样,你看着办吧。”

    李丽质微微摇了摇头,道:“你是我亲哥,我能把你怎样?遇到了事情躲避也不是办法,总要去想办法解决。”

    “呵呵”李慎笑着抬起脑袋,看着李丽质,不削地道:“听你的口气感觉事情很轻松,那我真是想要看看你怎么解决?”

    “你这是赌气。”李丽质无奈地说道。

    “赌气?你感觉我有必要赌气吗?”李慎笑着说道。

    “大哥,小弟我说一句不该说的话,你……”

    “用不着你在……”

    “冲哥,你别说话。”李丽质对着长孙冲说道。

    李慎瞥了一眼像是乖宝宝一样低着脑袋,脸上布满红晕的长孙冲,看来也是一个妻管严,历史都是用来欺骗后人的,淡淡地问道李丽质:“到底想要怎样?直接说。”

    “大哥,到现在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吗?”李丽质无奈地低声叹息了一声说道。

    “明白,怎么能不明白呢,你就不想要让我送死吗,你说你整那些废话又有何作用?”李慎淡淡地说道。

    嘤嘤的声音在不算太大的包厢里面哭泣了起来,李慎看着李丽质双眼之中包含的泪水,滚滚的落下,凄美的模样,让人看起来要多心疼有多心疼。

    李慎暗骂了一声,真是找罪受,心都感觉纠结了起来,尤其是看到漂亮的女人哭,低声叹息了一声,道:“要不你给想个办法吧。”

    “回去和父皇道歉认错。”

    “你还是现在那把刀子将我捅死吧。”李慎无语的说道。

    李丽质看着李慎无奈的样子,伸出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有些哭笑不得看着他,道:“问我,我哪里知道现在怎么办?前些日子你被关押在牢房里面,我也去找过父皇,问了一下父皇的意思,父皇的意思反正你也谋…,大概的意思就说削掉你的太子储君的位置,然后封一个郡王,现在好了,我也没有任何办法。”

    李慎楞了一下,偏离历史了,或者是说这是李二陛下的意思,中间肯定经过了一些变化,最后没有办成,被贬到黔州。

    低声叹息了一声,李慎看着李丽质,道:“丽质,要不这样吧,反正现在事情也发生了,估计现在朝廷上面人都知道了。等一些日子,你带我去宫中,我去给父皇负荆请罪,你看行吗?要是现在大哥去面见父皇,估计父皇立马用刀子捅了我。”

    “丽质,要不就按照大哥说的办吧。”长孙冲说道。

    李丽质看着李慎,低声叹息了一声,点了点头,对着李慎道:“大哥,估计也不用了两天的时间,到时候父皇肯定会反应过来,弄得不好现在就在安排人彻查此事。你还是跟小妹走吧,刚好城中有座房屋,你暂且先小住两日。我去探一探父皇的口风,到时候在做决定。”

    “唉!能不能不要去?”李慎无奈的说道,这到时候要是李二发起怒来,他逃跑也方便点啊!唉~~~一个囚笼换到另外一个囚笼了。

    李慎看着李丽质,要不要道出事实呢?为什么李承乾做得事情要他来承担?也太坑了吧!别人穿越都是顺风顺水,大小老婆一大群,踩完这个踩那个,换成是他怎么感觉好像到现在一直都被人在踩呢?

    “你说呢?”李丽质娇嗔着瞪了一眼说道。

    “唉~~~”李慎长叹一声,淡淡地道:“走吧,还带着这里干什么呢?早点过去也能早点吃饭,一早到现在米粒未尽呢。”

    李丽质看着李慎站了起来,用慵懒的语气说出这样话,有些哭笑不得,道:“大哥,怎么感觉你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跟着在长孙冲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事情经历多了,想要换一个活法而已,再说,现在我能记得住以前的事情也很少了,除了个别几个人,其他一个都不认识。”李慎淡淡地说道。

    李丽质和长孙冲都愣在原地,上下打量着李慎,有些不太明白他话中意思。

    “大哥,此话何意?”李丽质皱着眉头问道。

    “呵呵”李岩笑了两声,面带微笑地看着李丽质,道:“我不认识你,这下能听明白了吗?”

    “大哥,你不认识丽质?”长孙冲瞥了一眼身边的李丽质,问道李慎,看着他皱起了眉头,对着李丽质用了两个眼神,心中也感觉很奇怪,这个人看着明明和李承乾一样,可是给人的感觉和李承乾有很大的区别,难道真是假冒的?不可能,要是假冒的话,不可能骗过丽质的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