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18章 金屋换鸟屋 中
    第十八章金屋换鸟屋中

    有些事情还是摊开来说比较好,一个人就算是失忆了,有些细微的习惯还是保存下来,就那写毛笔字来说,这一项就是超级的漏洞,何况言语方面,这个漏洞更加的大。

    反正李慎也是能混过去就混过去,不行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说他不是李承乾,可是他身上任何一点的特征都表明他就是。

    他也没有丝毫的办法,谁让他穿越到李承乾的身上呢,这个是现在根本无法改变的事实,唯一现在的愿望就是能够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生,李二陛下能放过他。

    当然也想要轰轰烈烈的活着,关键就看李二陛下能够容忍得了他,要是让他活在深山野林之中,估计他也会疯了,人是群居的动物,不可能远离人群。

    李丽质皱着眉头,盯着李慎的双眸,想要从他的双眸之中发现端倪,看着他眼中躲闪的眼神,浑身高贵无比的气质一发,冷冷地道:“说,你到底是谁?”

    李慎微微一愣,感觉额头上面的汗水,跟着溢出来,微微瞥了一眼李丽质,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这就是上位者的气息?靠!一个女人气息就这么强大,要是换成李二还不得压死他。

    李慎“呵呵”了两声,想要缓解一下心中的压力,道:“丽质,你…”

    “你到底是谁?我哥他人呢?”李丽质满脸威胁着说道。

    “我是李慎,又或者是李承乾,现在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李慎低下脑袋低声说道,微微撇了一下嘴,这娘们看来十分的难缠。

    “本宫不管你是谁,说我哥李承乾人去哪里了?”

    看着低着脑袋沉默不语的李慎,李丽质冷笑一声,威胁道:“你信不信现在本宫就带你去面见父皇,后果你自己是知道。”

    “这位公子,只要你说出来,我们不会为难于你。”长孙冲跟着说道。

    李慎微微翻了一下白眼,坦白从宽闹低坐穿,骗小孩子呢,可是要是不说的话,今天看来难以善了啊!真是够坑的,都跑出去了,还要回来,找罪受,那个王八蛋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李慎抬起头看着李丽质,双眸之中立马充满了哀求地神色,用亲情来试一试看看,悲凉着道:“丽质,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我都答应你和你走了,你还想要怎样?我是谁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我失忆了,也就是大夫说的失魂症。”

    李慎跟着低下脑袋,一只手狠狠地掐了一下大腿,低声哭诉着道:“丽质,看在母后的份上,很多事情就请你不要再问了,大哥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出此下册,才从宫中跑出来。我只能告诉你,大哥我其实以及死了,一旦泄露了天机,大哥恐怕不能善终,大哥现在只想要平平淡淡的活着。”

    跟着又道:“这个失魂症不能说是失魂,就是失去了这二十来年的记忆。”

    李丽质皱了一下眉头,根本无法理解他话中的意思,上下打量着李慎,心中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他哥没有错,可是为何给她的感觉如此的怪异,冷冷地道:“脱下你的衣服。”

    李慎抬起头看着李丽质,微微有些尴尬,脱衣服其实无所谓,可是现在的社会和现代不同啊!道:“这有些不太好吧,虽然咱们是姐弟,可是……”

    “脱。”

    李慎看着李丽质,有些无语,伸手将伸手的扣字解开,将衣服丢在地上,准备解开腰带。

    “可以了,转过身来。”李丽质面色有些羞红的说道。

    李丽质看着李慎转过身来,看着他后背上面的一颗痣,还有一道伤口,伸手在痣上面摸了一下,用手在伤口上面轻轻一划,皱起了眉头,真的,对着身边的长孙冲,低声问道:“冲哥,你看这伤口有多少年?”

    李慎无语的抽动了一下嘴角,伤口还能够看得出来多少年,真是服了。

    “十多年的时间是有了,伤口已经很淡了。”长孙冲淡淡地回道。

    李慎弯下腰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穿在身上,看着李丽质,淡淡地道:“丽质,虽然大哥失去了记忆,有些事情我现在真不能说,你可以去向稚奴问一下,我和他说过,他会对你稍微吐露一些,是关于天机,问多了,咱们李家将来都会面临天大的灾难。”

    李丽质看着李慎,双眸之中有些微红,问道:“大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李慎淡淡地说道。

    跟着道:“我也不知道,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有关于李承乾任何记忆都消失不见,可是我又能明显的知道,我就是李承乾,又可以说我是李慎,事情太过于复杂,我现在脑袋里面一团浆。所有也只能用庄周梦蝶来形容,就是李慎的记忆占据了大部分,其他的都是有关于天机。”

    长孙冲上下打量着李慎,对着李丽质,低声道:“丽质,你说他会不会孤魂野鬼,上了大哥的身?”

    李丽质闻言又一次上下打量着李慎,眉头紧锁。

    李慎微微摇了摇头,低声叹息了一声,道:“我要真是孤魂野鬼,我还跟你们说,你当我跟你一样傻。”

    长孙冲俊脸一红,感觉李慎说得也有道理,道:“失言了,失言了。”

    李丽质看着李慎,道:“我也不管你是谁,可是我能确定你现在的身体是我哥,事情还未查明之前,你暂时就小住在我这里。”

    “行,不过现在你可不能告诉父皇,等两天过后你再和父皇说,到时候大家都知道我死了,再出现也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李慎淡淡地说道。

    “你的算盘打的是好,早知…算了。”李丽质微微笑着说道,对着长孙冲道:“冲哥,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