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19章 金屋换鸟屋 下
    第十九章金屋换鸟屋下

    说出来一个谎言,就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将这个谎言给填满,说得越多,露馅的机会也越多,好在这幅身体是实实在在的李承乾,这个是改变不了事实。

    李慎有些小聪明,说得难听的就是小市民,大智慧是没有,转弯抹角想点小门道自己一个人偷着乐呵,真正遇到大事上面立马就显了真容,而且有时候说话还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嘴巴。

    李丽质转过头来看着竖在原地的李慎,对着守卫在大门口的侍卫喊道:“阿大,阿二,去扶李公子。”

    出了饭店的大门,坐上了马车,一路上面三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李慎一直垂着脑袋,脑海之中幻想着各种即将面临的场景,如何才能够化解为宜。

    要是按照历史上面李二陛下对于子女的宠爱来说,他可以肯定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只要李二陛下宣布了李承乾的死讯,到时候他再出现,最多也就被杖泽几下,变成平民的身份。

    对于身份李慎他是无所谓,就算变成了平民,身为帝子的这个身份永远都不会改变,不存在有不长眼的过来欺负他。

    何况现在是封建社会,有钱就是大爷,想要过什么样的日子就过什么样的日子,谁胆敢来管他。

    唯一担忧的是李二陛下处于暴怒当中,这样下来后果他还真是无法去想象。

    兜兜转转,大概半个小时左右,马车停了下来,车外传来也不知道是阿大阿二的喊叫声,李慎微微抽动了一下嘴角,这取名字还真是够随便的。

    “大哥慢点。”李丽质伸出手对着李慎说道。

    “不用,我还没有残废到下个马车要人搀扶的地步。”李慎淡淡地说道。

    看着面前的一座破败小院落,也不知道有着多少年的岁月,李慎有些无语,真是金屋换成了鸟屋,早知道还不跑出来就好了,费了那么的劲,害得李治这小子眼泪流了一两碗,出门就撞见了鬼。

    李慎低声叹息了一声,怎么就这么蠢呢?李二陛下都让自己回东宫了,也没有限制自己的自由,怎么就不知道过去给他请请安,怕怕马匹呢?得,活人被屎给涨死了,估计说得就是我。

    “扣扣”

    “吱吱”大门打开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手里拿着一根拐杖,微微颤颤的走了出来,看着大门口看着的李丽质等人,楞了一下,对着长孙冲连忙行了一礼,道:“老奴见过少爷,见过长公主殿下。”

    看着站在一旁的李慎,微微楞了一下,这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长孙冲面带笑容地点了点头,道:“力伯,进去吧。”

    二进去的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看起来还是算是一般,就是外表有些破落了点,装饰还真是没有什么,现在的装饰物品还没有宋朝事情的繁花似锦,基本上都延续了秦汉时期的风格。

    “你暂且在这里住着,等下安排几个奴仆过来,要有什么事情直接找力伯。”李丽质淡淡地对着李慎说道。

    李慎微微点了点头,能说什么呢?现在已经落入到别人的手中,他也没有丝毫的办法,就是现在想要逃跑,估计也难了,低声叹息了一声,道:“丽质,麻烦你先别告诉父皇,等过一天再说吧。”

    李丽质看了一眼李慎,点了点头,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她也不可能看着李慎就这样死去,道:“别想其他的,一切都有我们在,怎么说也要护住你的安全。”

    李慎微微撇了一下嘴角,都这番田地了,他还不知道怎么去做,用得着你来警告,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李承乾啊!你个坑爹的货,自己挂了,干什么还要拉一起,艹!!!

    “大哥,你先安心住在这里吧,等回去我和父亲说一下,看他怎么说,再去一趟房相家中,看看他的意见。”长孙冲说道。

    “舅舅就先别告诉了他,去找房相商量看一下。”李慎对着长孙冲淡淡地说道,长孙无忌,这个老狐狸,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对于他,李慎还真是一点都不相信,两面三刀的人,看到李承乾没有丝毫的利用价值,立马就转头到李治小子身边,活该被武则天给弄死。

    长孙冲微微楞了一下,面色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他还是能够知道,对于扶持谁上位,他也没有丝毫的进行隐瞒。

    “大哥,我和冲哥先走了。”

    看着李慎点了点头,李丽质微微叹息了一声。

    力伯送走了长孙冲和李丽质,走到屋子看着客厅里面盘膝坐着的李承乾,微微打量着他,行了一礼,道:“殿下,需要什么您尽管吩咐老奴。”

    “送些吃的过来吧。”

    李慎看着面前桌子上面的放着的饭菜,低声叹息了一,肚子饿,可是一点的胃口都没有,将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屋子外边的天空,他该到底怎么办是好?

    一辆马车载着长孙冲和李丽质直接向皇城驾驶了过去,到了太子府,夫妻二人从马车上面走了下来。

    李丽质看着挂满白色帆布的大门,低声叹息了一声,为何会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这一切到底是谁的对错?

    “见过长公主殿下。”

    长孙冲看着李丽质的双眸之中暗淡的神色,低声劝慰道:“丽质,大哥不是还没事吗,用不着担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走吧,进去看看。”

    “嘤嘤”的哭泣声音不绝入耳,得知消息的文武百官们,已经抵达在太子府邸,看着披麻戴孝的众人,李丽质有些心情突然好了起来,有些无语,心中恨得李慎有些咬咬牙,这下胡闹的结果有些大了,也不知道父皇知道他还没有死的消息,会发多大的怒火。

    李丽质在长孙冲的搀扶下,走进灵堂之中,看着灵堂之中的摆设,李二陛下满脸悲伤坐在地上,怀中抱着李象,微微吐了一口气,这可如何是好,她到底是拜还是不拜呢?